黑暗的天空中,有五色斑斓灯光在不停闪烁移动。

    轰鸣声越发振耳,不久之后,一架伊尔—76,从天际俯冲而下。

    二十分后,另一架伊尔—76也对着跑到俯冲而来。叶青心情畅怀,带着将军审阅“士兵”般心情,率领公司的管理层们,朝机场跑道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这两架改进型的伊尔—76,体形达到了惊人的五十三米长,五十米翼展宽度。

    翼下悬挂四台喷气发动机,等它们停稳熄火,叶青绕着机身走过来时,发现自己甚至都够不到航发的边缘。

    当然叶青只是比划了一下,并没有好奇到跳起来伸手去触摸。

    法务部和随行而来的乌克兰航空公司人员,进行飞机文件手续交割。叶青则登上飞机内舱,审视眼前这架大名鼎鼎的伊尔—76。

    第一眼就是大,庞大的货舱内空无一物,两边的照明灯将货仓照得通透。

    这也让叶青可以完整领略到伊尔—76的庞大货仓,打个比方,如果按叶青这个身材,那这架飞机一共能运起八百个叶青。

    当然,得沙丁鱼罐头一样挤在一起。

    从南到北,货仓大到叶青有种俯瞰视野远方的错觉。

    第二眼就是彻底的金属机械味道。

    货仓下面铺设的是格栅状不锈钢快拆甲板,两边是一根根加强肋裸在外面。毫无装饰的铝合金舱壁上,各种管线同样裸露在外,每隔一米用U型槽托住。再往上看,就是一片片泛黄的隔热防火棉贴合起来的仓顶。

    尾舱液压开合设备裸在外,通风换气管道裸在外,甚至连照明灯也这样。

    这种货仓风格,让习惯了各种精致装饰的叶青很不习惯。不过叶青明白,全世界的货机机舱大抵都一个德行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装饰,除了节约飞机重量外,还非常方便设备维护更换,如果在天空出现故障,也更容易排查检修。

    这个装饰风格叶青不会变,但内容需要变一下。

    机械有机械的美感,现在机舱内毫无美感可言,那是因为各种管线布置的较为凌乱,漆面斑驳,就连那几排照明的灯光也并不整齐。

    灯光线路能换就换,机械进行深度养护。

    “这种货机能载人么,我觉得加上椅子可以做几百人?!鄙狭朔苫?,公司几位经理跟上了宇宙飞船一样,好奇的目光已经不知往那里瞄,同时露出骄傲自豪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可以载人,货舱有加压系统。注意舱壁两边的小方格了没?”叶青指着前方,“那里原先是安装折叠座椅的地方,可能这些飞机只负责货运,就把座椅拆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先到处转转,我去驾驶舱看一下?!庇萌嗷樟思刚耪掌?,叶青随后打开货仓前端的舱门。

    内舱分上下两层,驾驶舱在上层,下层是军用版伊尔—76安装光瞄侦察设备的地方。民用版自然没有这些东西,但主体设计同出一辙。

    下层空间现在被改成了驾驶员和随机人员的卧室,两边小隔间一个是卫生间,一个是厨房。

    这些自然也要重新更换先进舒适的生活设备,顺着扶梯走向二楼,打开并未上锁的舱门,眼前的机械风格更浓了。

    大面积机械仪表盘,黑色的手动遮阳帘,甲板上连防火地毯都不铺,涂装还是绿色,简直土到了一种境界。

    飞行员估计触景生情,这会儿也早早跑了。

    总体还算满意的叶青,摇了摇头,前往另一架飞机。

    当晚,两架易主了的伊尔—76,被拖车托运进巨兽工业租凭的大型?;锬?。

    这里早有数十位,开着云车,和手持气动扳手的怪兽工人们蠢蠢欲动。等到两架伊尔—76一进场,这帮怪兽立刻跟云车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突突~突突突~”

    伴随着不绝声响,两架货机上也飞快地翘起一颗颗螺丝或是蒙皮铆钉。身强力壮的怪兽工人们,甚至可以单人扛着机舱甲板到处跑。

    原先白机身灰肚皮的涂装也要改,虽然这样土起来有战斗力,不过叶青又不派他们上战场。

    全部涂成亚光黑色,与游隼号一起组成巨兽重工的私有航空飞机编队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忙碌了一天,叶青从机场回来后,又绕道前往中云电视台。

    现在龙溪滩工厂里的金属镝彻底消耗完了,这东西一完,最头疼的还是公司那边,叶青这儿反而比较清闲。

    并且闲置下来的怪兽工人们,正好被叶青派往机场改进那两架伊尔—76。

    接了云诗,叶青带她去新开的一家淮扬菜馆里,把特色菜都尝个遍。待到夜深,叶青又撩拨云诗跟家里说晚上加班,把脸颊羞红的她拐进工业大厦顶层。

    洗完澡钻进热乎乎被窝,叶青斟酌着,把昨天发生的那件惊心动魄事情,大致讲述一遍给兜兜听。

    云诗现在还在尚海那边做笔录,下午时候叶青和那边警方通过电话,明天她就能和章之潼一起回来。讲述给兜兜听,除了分享一下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外,叶青更多是想打消兜兜的疑虑。

    因为等云诗回来后,叶青会找她谈谈,从宣传部调出来,担任更高的职位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她是真实之眼,那说一万个样,叶青也要把她调到网络部任职。网络部的经理是计可,叶青不打算让计可退位让贤,顶级技术人才,不一定代表她是一位优秀的管理层。

    至少叶青没在云诗身上,发现她擅长管理人员的亮点。

    助理的亮点到发现不少,所以请她来秘书办公室,当总裁秘书的计划不变。

    这样也更便于?;ぴ剖陌踩?,这次黑客的计划被巨兽工业挫败了,万一再发生类似情况呢?

    “那她同意担任总裁秘书职位了么?”云诗听得很认真,心里有些小不安,但更多还是甜丝丝的。让一位年轻靓丽的女孩,去担任男朋友的秘书,这换了谁都不可能没有担忧。

    叶青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自己,说明叶青即使在工作中,也会充分考虑到云诗的感受。

    这是在乎她。

    躲在被窝里,云诗有些偷笑。她想起来今天有些新闻媒体,把叶青说成一位年轻孤傲的总裁,跟美国政府硬呛,跟世界著名媒体硬呛。

    但谁能想到,在生活中,这位赫赫有名的总裁,其实是位贴心的大哥哥呢?

    “只要云诗同意,我这边没意见?!痹剖铝送虑纹ど嗤?,“但不许生活方面也让她管,可以找个男助理专门负责?!?br />
    叶青轻轻刮了下兜兜秀美挺翘的小鼻梁,笑道:“知道了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~叶大哥,你还记得送给我那条会飞的小海豚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