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到艘游艇离开了视野,那位装作伸懒腰的男人,迅速转身叫住自己的女伴,将消息向上汇报。

    “发现目标,目标正慢速往工青森林公园方向前进,目视甲板上有一男一女?!?br />
    “岸上收到,我们会立刻进行跟踪?!?br />
    很快,黄浦江岸边有警方伪装成拍摄江岸夜景的摄影师,用专业摄像设备,搭配长焦镜头,对那艘游艇进行跟踪拍照。

    当照片传回,中云警方参与了案子的警察,在辨别出甲板上那位女孩,正是他们苦苦追寻的目标人物后,一个个大喊大叫,击掌相庆。

    完美!

    从中云到吴城,再从吴城到尚海。虽然只用了一天时间,但干警们连吃饭都顾不得,神经一个个紧绷。

    现在目标人物不仅被找到了,还确定了她暂时很安全。

    解救计划,立刻被提上议程。

    根据照片来看,站在云诗旁边的男人,虽然因为黑人皮肤和夜色关系,在照片里连五官都辨别不出来,都是一团黑炭样??烧獠⒉环涟删?,从他惊人的身高,和魁梧强壮的体格中,分析出这是一位极难制服的对手。

    当二十多分钟后,云诗放风时间到了,另一位黑人看守上来让她回“工作室”时,中云和尚海警方更疑惑了。

    那帮黑客……

    不应该都是手无缚鸡之力,整天就知道躲在屋子里接触电脑,他们随便一个训练有素干警,都能单挑五六个那种么?

    两位异常壮硕的黑人大汉,让干警们有些头大。

    同时,根据拍摄出的船体细节照片,干警们还在游艇的多个角落,发现了一颗颗闪发着红光的监控摄像头。

    如果在陆地还好,可这是在茫茫江面上……

    章之潼决定亲自带队,连夜驱车赶往尚海,与当地警方一起商讨解救计划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们一起去?!蓖吹搅苏掌囊肚?,不禁有些默然。没错,从照片上来看,云诗暂时还处于安全阶段。而自己,最好早些休息,养足精神去面对明天上午的新闻发布会。

    可谁又能知道,云诗看似安全的背后,正在遭受什么样的待遇呢?

    当真实之眼的身份,与陪伴了自己半年的小员工云诗重叠起来时。叶青轻轻叹了口气,心里很是伤痛担忧。这样一位善良的姑娘,却因为心中正义感,而被一伙黑客威胁劫持,这太不公平。

    “今夜很可能暂不执行解救任务,叶青,你还是别去了吧?!闭轮赡馨疽构吡?,这会儿任然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叶青反问。

    “夜间我们不好实行侦察,要是在陆地还好。现在他们飘荡在江面,任何船只想要靠近,他们都能早早发现?!闭轮×艘⊥?,“我们必须搞清楚游艇内的情况,才好下手抓人?!?br />
    “最合适的时机,应该是等那伙人下船,或是有人下船时,我们再行动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更要去了?!币肚嗖挥煞炙?,打电话让公司那边安排游隼号,进行起飞工作准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尚海警方高度重视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巨兽工业这座大山在上面压着,另一方面,根据情报显示,这伙藏在游艇内的人,很可能都是一位位,在国际上呼风唤雨的大黑客。

    这种人物,平日里都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说中人物。

    别说他们这些跟群众打交道的警察们,就算国安和FBI,也不见得一年能抓上几个。

    现在,游艇里很可能有一群……

    这何止大鱼,简直遇到了鲸鱼群。尚海警方连夜赶来了位副局长负责案件总指挥,同时还从特警、水警中,抽调两组精英力量二十小时待命。

    游隼号直飞尚海,落地后立刻有警方专车接送叶青一行,前往外滩警务中心。

    那里已经成了这次案件的临时指挥中心。

    外滩是尚海最核心经济中心,每年在这里举办的大大小小活动,都会引来几万名游客参与。这里的警务中心,自然比一般县城的交通指挥中心还要大,也更先进。

    叶青走在最前面,刚走进指挥中心,几十双眼睛就唰地一下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名金属专家一左一右的跟在身后,从中云赶来的警察,很自然跟在了后头。

    没有刻意营造气氛,走到哪里,叶青都是全场瞩目地焦点。指挥中心里几位女警察,原本哈气连天,这会儿眼都不眨一下盯着叶青。

    负责此案的唐安东副局长,赶紧走上前握手寒暄。

    “叶总,您放心,我们绝对完好无损地,帮您把这位员工解救出来?!碧瓢捕侠聪忍琢烁鼋?,在他的想法中,这位员工能被一伙神通广大黑客们,不惜暴露在阳光下,也要绑架来,何尝不是对这位员工的重要性一种肯定?

    寒暄后,叶青和章之潼坐了下来,听唐安东介绍最新的案情。

    人肯定要救,不过唐安东得先把他们救人的顾虑给讲出来,以免这位年轻总裁不高兴,影响到后面交通部门在识别软件上的合作。

    他的顾虑,和章之潼临行前说地差不多。

    既然这伙黑客已经到了尚海三天,还没把这位云诗小员工怎么样。

    那警方再等两天,摸清楚游艇内部人员也不迟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,黄浦江北边就是东海出???。万一他们在这个时间内,出海呢?”叶青能理解警方们的顾虑,但他也有他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叶总,如果现在贸然解救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贸然,你们不是想摸清船内情况么?我有办法?!币肚嗍疽饨鹗糇夜ぐ阉亩鞯莨?。

    这是一台手提电脑,唐安东满是疑惑地看住了电脑的屏幕。

    屏幕上,似乎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唐局长,麻烦你派人把我这位员工,送到那艘快艇位置的岸边?!?。

    “???”唐安东眼睛里全是不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那艘游艇已经到了工青森林公园,它的速度很慢,似乎里面客人正在参观沿途的尚海夜色。

    一名熟悉路段的交警,直接骑着警用摩托车,顺着江岸边给市民散步用的小道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到达森林公园,交警把摩托车藏在了一棵龙爪槐下,气喘吁吁的带着金属专家跑到江堤。这时候,黑白相间的游艇刚刚从他们眼前滑过。

    一只不会叫的麻雀,扑打着翅膀朝游艇飞去。

    指挥中心内,唐安东和一帮警察,满面惊骇地,看住叶青面前的手提电脑。

    屏幕俯拍的视频画面里,赫然就是那艘让他们抓耳挠腮却又接近不得的游艇。

    这是无人机。

    唐安东一下猜出了拍摄者的身份,他正想提醒叶总,哪怕是无人机,也不能接近这艘游艇搞侦察,以免被遍布着的监控视频发现时候。

    下一刻,屏幕的画面,让他心脏差点从嗓子里蹦出来。

    那架无人机,竟然一头扎向了游艇。不顾众多摄像头,大咧咧,顺着甲板通道飞了进去。

    甲板尽头,是一扇玻璃门。

    那两位门神样的黑人壮汉,正一左一右把在门口。

    灯光下,他们的面孔清晰可见,仿佛正与警方们面对面视频聊天。

    指挥中心内顿时惊叫声起伏,他们感觉天塌了,这下完蛋了。两名黑人壮汉,哪怕有五岁儿童以上的智商,也能发现他们被监视了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这两位黑人壮汉只是厌烦的冲镜头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咔嚓~咔嚓~”两声屏幕快照提示声,记录下来这两位壮汉的面部。接着画面移动,无人机竟拐了个弯,往驾驶室飞去。

    游艇驾驶室的舱门关上了,无人机绕了一圈,干脆绕到驾驶室舷窗上,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,盯着驾驶室里的两位洋人船长。

    自然,两位洋人船长也发现了无人机。

    他们竟然……竟然对着无人机咧嘴笑了一下,还挑了挑眉毛,似乎在逗无人机。

    “咔嚓~咔嚓~”

    又是屏幕快照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唐安东和一帮见惯了大市面的尚海警察,这一刻,大脑极度混乱。

    无人机再次起飞,这一次,它朝着船舱飞去。

    那里是黑客们的老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