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离叶青发现云诗失踪,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。

    距离巨兽工业发出声明,邀请美国商业部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消息,已经过去了四个半小时。

    这四个半小时,外界闹得沸沸扬扬,连不少电视台都在午间新闻里开了专题,请上一两个挂着什么研究员,博士之类头衔的专家来讲话。

    最热门的话题只有两个!

    ——美国商业部会不会派代表来?

    ——次日新闻发布会,巨兽工业是否会为了欧美市场妥协?

    两个话题中,又以美国商业部会不会派代表来最热。

    从八十年代开放以来,国门一开,落后地华夏,与强大的欧美形成了剧烈反差。

    这几十年,华夏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,但一些上了年纪的人,对欧美依旧有些不自信,抱着我们仍然是发展中国家,与西方,特别是美国相比,还有很大差距的想法。

    凡是美国做的事都是对的,这种“美国情结”依旧存在。这一点不难从各大媒体的报道中,和各大网站论坛的内容中,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专家们在电视上侃侃而谈。

    有专家说美国商业部现在即使同意派出代表,时间上也来不及了,也有专家说美国不屑于前来参加这种发布会。

    外界沸沸扬扬,本次事件的主角叶青,却丝毫不关心这些。

    吴城那边查到线索后,就立刻把视频资料发了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叶青,正和章之潼一起在中云市公安局里,观看视频资料。

    云诗家住吴城老城区,父辈传下来的三层小楼,典型白墙青瓦。离家两里外,就是吴城最具特色的“三纵三横一环”小桥流水的古城风景区。

    根据她父亲云宁回忆,云诗是下午三点到四点这样,收拾行李离家的。其实也没什么行李,一台笔记本电脑,和两套换洗衣服。

    第一个监控画面位于巷口,监控主人是巷口一家开了十几年的老字号酒店。都是街坊邻居,她父亲云宁只花了十几分钟,就在视频回放中找到了女儿的身影。

    视频的内容,却让大家既疑惑又惊心。

    巷口是必经之路,云诗背着个大双肩包刚刚走到马路边,一辆黑色的大众朗逸就停到了云诗身旁。

    副驾驶车门打开,一位比云诗还高了半个头,身穿咖啡色紧身衣,带着医用口罩和遮阳帽的女人,走到云诗跟前。

    视频没有录下声音,但可以通过肢体动作,看见她对云诗说了什么,后者有些害怕,还往后退了几步。结果带着口罩的女人抓住云诗手腕,半拉半推地,将云诗推进了朗逸的后座,接着汽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这个戴口罩帽子的女人,极可能和云诗认识?!绷咽悠祷胤帕思副?,章之潼笃定地对叶青道:“你注意她扣住云诗手腕时,云诗挣脱的并不剧烈。如果是陌生人,这种情况云诗一定会大声尖叫,那路上行人不可能听不见?!?br />
    “但监控里显示,路上行人表现正常。没有停下来,犹豫要不要打电话,或是一直把目光放在这辆汽车上的行为?!?br />
    “这么清楚的车牌,连瞎子都能看见了?!币肚嗟阃啡贤飧鏊捣?,接着赶紧催促:“不管云诗和她认不认识,让吴城警方查这个车牌,既然已经以公司名义报过案,那就当案子来查。云诗我熟悉,你看她害怕的样子,我到觉得被威胁的可能性比较大?!?br />
    章之潼点点头,立刻让其他警员联络吴城警方。

    凭着职业的敏感性,章之潼觉得这个戴口罩和帽子的女人,明显是不想在监控里暴露自己的面容。

    但把面容遮掩那么严实,却将车牌大咧咧露出来,这根本不符合常理。

    最有可能,车牌是假的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无论真车牌还是假车牌。在天网监控,和无处不在的商家摄像头面前,这辆车的行车轨迹,都会被挖出来。

    看见视频里,云诗被吓的不停往后退。叶青心里,似乎跟着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攥住,疼的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相处半年,善良活泼的云诗,让叶青有时候哭笑不得的同时,也逐渐把云诗当成小妹妹一样看待。虽然老吼着要开除她开除她,可一位宣传部的小员工,能三番五次气到执掌公司地叶青想开除她,却又没有开除。

    这本身就说明她在叶青心里的地位,否则偌大一个公司,几千位员工,怎么不见叶青上心,去盯着别人?

    现在每每回想起,云诗被自己呼来唤去,端茶递水,跟小保姆一样伺候在旁边,叶青这种心疼就更强了。

    十分后,吴城警方那边传来的消息,打断了叶青回忆。

    章之潼猜测的没错,这辆朗逸确实是一辆套牌车。被套牌地那位倒霉车主,车辆管理所登记信息也是一辆朗逸。但它案发时,他的车一直停在公司停车场,这点多个监控可以证明。

    不用中云这边打招呼,吴城警方立刻调取当时附近路口监控,进行套牌车的轨迹跟踪。

    然而让吴城警方彻底傻眼的是,他们从交通部门调取监控后,只跟踪了两个街区,就再也找不到这辆套牌朗逸的任何踪迹。

    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在吴城警方眼皮子底下发生了。

    吴城怎么说也是华夏历史文化名城,和著名风景旅游城市。市区内道路监控早就做到了全面覆盖。就算有几个发生故障,他们还有治安监控,联网商家监控可以调取。一辆汽车再怎么藏,也不可能躲避所有监控。

    就算停到了停车场,那也要能躲掉停车场监控才行。

    惊呼日了鬼的吴城警方,马上加大排查力度,将排查时间从案发后的两小时,一直延长到了五小时。甚至连案发前,这辆朗逸从哪个路线行驶到云诗家附近,也仔细排查了一遍?;谷迷诟浇辞诘木?,去停车场和小区里转悠。

    交通监控大厅几十号人查监控,从下午五点半,一直查到了晚上八点。最终只能骇然宣布,这辆朗逸消失了。

    人能消失,但汽车不可能凭空消失,章之潼提供了另一种可能的假设。

    既然这辆车是套牌,那最合理的解释,就是它套了不止一个车牌。

    假设车内藏有五张套牌,或者带了一堆车牌贴纸,那只需找个没有监控的地方,更换几次车牌,就能让警方们陷入查无可查的困境。

    因为朗逸是国内最火的车型之一,一个路口,半天能过去几十辆。一旦更换车牌,警方就必须对附近所有出现在道路上的朗逸车型,进行仔细核对甄别。再换一次车牌,就要排查更大面积的区域。

    唯一一条线索断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,这条线索排查难度太大,大到希望渺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