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时候,展示真正的技术了。

    临时会议结束,叶青直接前往秘密实验室,让电晶这一次准备充分技术,务必要一举攻破交通部门的审核。

    可能怪昨晚叶青拿了它的小海豚缘故,这会儿电晶看见叶青老不停揪嘴。

    对此,叶青只能摸摸它的小脑袋表示安慰,“加油干,这次审核关乎到我们公司的荣耀?!?br />
    “哦?!钡缇г俅尉玖司咀?。

    等到叶青返回办公室时,桌子上积压的文件已经堆了半人高。

    这些文件不处理还都不行,每一份文件的背后,都代表了一项牵动千万以上级别的项目,或者合作方案。

    说句不夸张的话,如果巨兽工业是一条巨鲸,那它尾巴随便掀动几个浪花,都能让周围一圈,跟着这条巨鲸混饭吃的小鱼小虾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反了天?!?br />
    堆积如山的文件,让叶青忽然想起昨天打了电话给云诗,到现在,这家伙竟一直没有回音。

    欣赏云诗的工作能力是一回事,但随着公司逐渐步入正轨。执掌着整个公司的叶青,不可能任由着这种欣赏,变成持宠而娇,由员工按着性子胡来。

    否则仅仅因为云诗经常往总裁办公室跑,就能一请请十天半个月假,假期到了也不回公司报道,甚至连电话都不接不回。

    这传出去,不是让其他那些兢兢业业,主动为公司加班的员工们心寒么?

    必须开除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青先打了个电话给宣传部,问清楚云诗整个请假的具体细节。就算要开除,也得先把细节弄清楚。

    万一这里面,再有他不知道的什么隐情呢?

    毕竟员工请假这种小事儿,根本不可能汇报到叶青这里。

    如果要没有什么隐情,那就别怪叶青通知人事部,立刻炒云诗的鱿鱼,并公布到员工告示栏,给大家敲响规章制度的警钟。

    就是这细心一问,还真让叶青问出了隐情出来。

    宣传部那边说云诗十二天前请假,当时是请了三天,用地是自己平时节省下来的假期。这三天名正言顺,后来假期快到了,云诗打电话来,说家里发生了些事情,需要再请五天的假。

    巨兽工业在员工福利这块做的一直很好,员工们除了法定节假日外,每个月还有两天假期。正常双休日上班,按两倍加班费来算。如果员工遇到脱不开的事情要请假,只要说明理由,基本都会批假。

    云诗当时说父亲生病住院,她要在家多陪几天。

    这个理由很充分,别说五天,如果情况紧急,一个月假期也不是不可以。但三天休假,加五天请假到现在,云诗已经脱岗了四天,这四天也没打电话来跟公司说明情况,或者延长假期。

    不给上司打电话说明情况就算了,连自己这个总BOSS都不放在眼里,打电话不接不回。

    叶青训斥宣传部的部门主管,说云诗离岗四天,为何不处理一下。结果这位主管支支吾吾说,我还以为云诗,跟老板您一起出差去了。

    好吧……

    叶青确实带云诗出过差,正好云诗离岗时间,和叶青前往尼加亚出差的时间吻合。这位部门主管还没有参加高层会议的资格,叶青出差带了哪些人的细节,他自然不了解。加上叶青老让云诗过来帮忙,他自然更不会多此一举,去问云诗的情况了。

    叶青决定再打一个过去,看看云诗还接不接电话。

    拨通号码,等待提示音再次响起。这说明云诗的电话还保持畅通,可叶青等了感觉都快一分钟,电话依旧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叶青正准备挂断电话,让人事部那边查找云诗档案资料,按照她亲属联系电话打过去时。

    电话,在最后一刻被接通了。

    叶青心里忽然舒一口气,电话能接通就好。

    正准备训斥一顿,电话那头却传来了中年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喂…喂?”

    “请问您是……”叶青一楞,“我找云诗,这是她的号码没错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没错~”电话那端的声音似乎也很意外,“我是她爸,请问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见我女儿,在手机上给你备注的名字是【剥削者】?!?br />
    咳咳……

    叶青剧烈咳嗽及几声,有些尴尬道:“我叫叶青,是她老板,事情是这样的。云诗上次请假到现在,假期已经过了四天,但她一直没有来公司,或者打电话延长假期,所以我想问问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“云叔,云诗在您旁边么?”

    “离岗四天?”云诗的父亲惊讶道:“这丫头五天前,就已经离开家了呀?!?br />
    “???”叶青思绪被这通电话弄得有些乱,“那云诗的电话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说她要出国出差,走得比较匆忙。电话去国外也不能打,就先丢在了家里。说等回国后再请一星期假,来陪陪我这个老骨头?!?br />
    听到公司老板亲自打电话来问女儿情况,云诗父亲的语气立刻变得焦急了,“叶先生,我女儿在您的公司上班。之前也出国出差过,那次她还特意回家来拿户口本去办护照。怎么……这次不是您这边的命令?”

    “不是?!币肚嘌纤嗟溃骸霸剖?,我昨天就打电话过来,想询问云诗的情况。我可以负责任告诉您,我们没有安排云诗出国的任务?!?br />
    “昨天那通电话我看到了,丫头临走前让我手机别关机,有电话打进来也别接。我问她那干嘛不关机,她说她可能会拿国外电话打回来?!?br />
    云诗父亲的声音,越发焦急起来,甚至变了腔调,“对了,她说出差去美国。因为之前她去过一次,我也就没太多问?!?br />
    “叶先生,您第二次打来,我心想【剥削者】这个备注很奇怪,就没忍住接了一下,问您有什么事?!?br />
    “云叔,事情有些不对劲了?!?br />
    叶青深吸一口气,心脏扑通扑通跳动,“云叔,您先冷静一下,我跟您核对一下信息?!?br />
    “云诗是十二天前休的假,那天是四号。然后三天假期结束,她又打电话回公司,说您住院了,要请五天假期,公司这边也批复了?!?br />
    “没错?!痹剖盖壮沟茁伊朔酱?,失声道:“我住院到不是生病,可能那天我倒霉。丫头回来第三天,我一大早,上街去买她爱吃的草虾,结果走到巷子口,竟然碰到了两个无赖,我就蹭到他们一下。他们骂骂咧咧就上来动手打我,这不,把我打到了医院?!?br />
    “报了警,不过警察没抓到人。丫头就请假在医院照顾我,问题也不大,住到三天就出了院。然后第四天,她就说接到公司命令,要马上去美国出差?!?br />
    “叶先生,我昨天就应该接您电话啊?!痹剖盖走煅实溃骸耙断壬?,我要打电话报警了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