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队负责用车载无线电报信的那人叫西朗,他听到山洞里传来枪响,反而咧嘴一笑,认为晚上有羊肉吃了。

    收到消息的巴兹,立刻大喜过望地把这个消息通知给金属专家,后者也第一时间联系叶青,说他们立刻前往那座洞穴,进行取样化验。

    洞**,曼皮亚和剩余几人跌跌撞撞的往外爬。

    他们似乎闻见了这世间最难闻的气味,亦或者无意中捅开了魔鬼巢穴,外泄出地气息,让他们面色发紫,不停呕吐。

    万幸这条洞穴并不深,爬出洞外的曼皮亚,鼻涕眼泪止不住往外流,拼命呼吸空气的频率,恨不能把周围的氧气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另外七个同伴也爬出来了,拼命呼吸同时,眼神里全是恐怖。

    他们无法理解,为何子弹击中了那些矿物后,绿色矿物会蒸发出让人窒息的味道?

    好在……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巴兹带着数十人,乘坐两辆皮卡匆忙赶到了那座山脉脚下。

    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!

    山脉那头是草原,这里淌过一片乱石后,就是一望无际的荒漠,可偏偏一转头,山脉上绿树葱葱,花草遍地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看见皮卡停在乱石边上,巴兹跳下车拍打车门,正躲在里面偷懒地西朗,吓得赶紧坐起来:“长官,就在山上的一处隐蔽洞穴里,我带您去?!?br />
    一行人匆忙上山,结果发现洞**的树下,倚靠了七个面色苍白,眼神全是后怕的寻矿小队。

    “长官,那个…那个山洞里有毒?!甭ぱ怯衅蘖Φ刂缸叛冶谏?,不起眼的洞穴入口,“里面还有一条叫不上名字的毒蛇,好在它被我们杀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?”

    巴兹照着曼皮亚的大腿踢了一脚,吼道:“说清楚,你们为何变成了这个鬼样子?”

    在曼皮亚断断续续的解释下,巴兹弄清楚了他们在山洞中经历的全过程。

    浑身碧绿,眼睛更绿的巨大毒蛇?

    可以散发出有毒气体的绿色宝石矿?

    巴兹的心脏瞬间忐忑起来,他倒不是怕这伙人被毒死。在尼加亚,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,何况这伙人看起来都不像有生命危险地样子。

    巴兹担心山洞里面,并不是叶总极为重视的独居石矿。因为昨天在中云市,叶总并未提到这种矿物有毒,他相信这不是叶总的疏忽。那山洞里,会散发出毒气的矿石,可能不是他们要找的目标。

    不过巴兹真是长见识了,活那么大,他还是第一次听说矿石能释放毒气,它们不应该都是冰冷的石头嘛?

    “里…面,很可能住着魔鬼……”曼皮亚最后疑神疑鬼的道。

    “金…金先生,您看?”巴兹不听手下胡扯,心惊胆战地望了一眼身旁的金属专家,依旧冷酷的外表,让他摸不出准这位“魔王”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没有魔鬼,矿物含毒的种类很多,他们只是凑巧撞见了。金属专家嘴角咧开一道,根本算不上笑容的微笑:“但是毒性如此强烈的矿石,却非常非常罕有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等着,我进去看看看?!?br />
    “啊~不能进……”躺在树下的几人连忙出声劝阻,可是金属专家身影,已经消失在了洞口处。

    巴兹正犹豫着要不要组织敢死队进去救援,可还没等他在心中罗列好人选,金属专家的身影再次出现了。

    一条手腕粗的无头翠绿毒蛇被他拿在了手上,一块巴掌大,通体翠绿,宛如一颗颗完美菱形翡翠拥簇在一起的矿物,也被他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大风一吹,包括巴兹在内的所有人都连连捂鼻。

    “我闻见了‘镝’的味道?!?br />
    这一次,金属专家的脸上,终于露出完整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…那它是独居石么?”巴兹捂住口鼻,闷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但不是纯粹的独居石,正常独居石没有毒性,它里面混入了一些奇怪东西?!苯鹗糇揖倨鹗种械穆躺笪?,用力嗅了一口,露出陶醉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块矿石中,应该还孕有一种有毒矿物质,它与独居石中的其它稀土元素,组成了有毒化合物。这里面还有强放射性矿物,你看这些呈正方形的深绿宝石,就是可以提炼出金属铀的铜铀云母?!?br />
    有毒化合物、放射性、铀,这三个关键词,让巴兹吓到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神灵在上,他们到底发现了什么矿物,还是组合剧毒型号?

    不错,这世界没有魔鬼。但这些宝石一样碧绿的矿物,比魔鬼还可怕。

    巴兹想跑,他想远离这个胆敢把放射物和有毒气体,往鼻子里吸的不要命恐怖家伙。

    “别怕?!苯鹗糇以俅位指戳死淇岜砬?,“自然界的铀矿,和有毒化合物剂量通常较低,并不会立刻致人死地。独居石是稀土金属矿物,它里面本来就包含了自然界多种稀有元素,越毒说明它的纯度越高?!?br />
    “这条以洞穴为家的漂亮毒蛇,就是最好的证明?!苯鹗糇叶读硕妒种械奈尥匪郎?,一缕极不正常的绿红色血液,从断口出缓缓留出。

    这些血液落在地上,在快要天黑的环境中,竟然散发着类似夜光珠般绿色荧光。

    “就像毒·品,这条蛇就是‘瘾君子’?!卑妥仍谛睦锊钩湟痪?,但脚下步伐一点没变,迅速远离金属专家八丈远。

    管他混入了什么东西,找到独居石矿就好。下面保命要紧,你看那条蛇都变异成什么鬼模样,人跟这种矿石接触长了能有好?

    一小块绿色矿物,被金属专家敲了下来。这时他身边十丈远内,已经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矿物被碾碎,丢进玻璃试剂中。

    清澈的试剂瞬间沸腾了,滚滚能让人窒息地白烟从试管中冒出,原本清澈液体,也快速变成密不透光黑色。

    颜色越深,说明矿物中蕴含金属镝比重越高。

    这是极品独居石矿,旁边还伴生了品位非常高的铜铀云母。

    高品位铜铀云母,一直是矿石收藏家可遇不可求的顶级藏品。往往一小块,都能卖出比宝石还贵的价格。这种纯度越高,外观越翠绿的强放射性矿物,必须装在厚厚的含铅玻璃密封罐中,才能欣赏把玩。

    试剂检测完成,金属专家立刻拿起卫星电话,打给叶青。

    “嘟~”

    电话响起一声,就被迅速接通,可见叶青一直电话不离手的在等待他消息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们可以开矿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~你说什么?喂,信号好像不太好?!币肚嗄潜叩缁袄?,杂音非常重。

    “是辐射影响了信号,等我把矿石丢掉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