尼加亚,恩苏卡地区西南部,索图雨林边上。

    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造就了气候独特地索图雨林。

    这个坐落在荒凉草原上的绿色之洲内,拥有数不尽各种植物,也有连当地最老的居民,也认不全的生物物种。

    当地土生土长的居民,有一个共识——夜晚的索图雨林,是人类的禁地。

    上星期刚过完二十岁生日地曼皮亚,就是从小出生在附近村落的一名幸运土著。

    能够加入莫普将军的卫队,就是他们最大幸运。

    所以在巴兹钦点地五百人探索队伍中,出生于当地的曼皮亚,有幸被任命为一个临时队长,带领九名下属前往山脉,寻找那种神奇矿物。

    索图雨林的外围山脉,在曼皮亚心中有个大概轮廓。所以他选择奔赴最远的索图雨林另一面,去寻找矿物。

    因为在他想法中,如果附近山脉里,真存在那种像宝石拥簇在一起的矿物,肯定逃不过世代居住在这里的居民眼睛。曼皮亚既然从小就没听说过有这种东西,那其他寻找队伍,把附近山脉翻一遍,也要空手而归。

    索图雨林另一面没有任何人烟,那里山势险峻,再往北走就是寸草不生的凶险荒漠,似乎这片土地的全部养分,都被索图雨林汲取了,连当地人都不会涉足。所以那里,才是最有可能发现矿物的地点。

    九名队员一听曼皮亚的家乡就在附近,都没怎么经过动员,就开着皮卡朝那边险峻山脉狂奔。

    富贵险中求,连冒险搏命的胆量都没有,还谈什么出人头地?

    这一路惊险无比,人迹罕至的索图雨林,孕育了众多在雨林周边安家的狂野动物们。

    一只猎豹蛰伏在岩石后头,在曼皮亚他们经过时,发起了闪电一样的冲击。

    曼皮亚他们被吓了一大跳,要不是他们还带了两杆突击步枪傍身,要不是他们站在皮卡上,与猎豹稍稍拉开了两秒的距离,这种非洲大草原养育出地致命猎手,只需一个照面就能轻松咬断他们的喉咙。

    赤手空拳的人类,在猎豹面前堆再多也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最终皮卡停在了山脚,曼皮亚和他的同伴小心翼翼地朝山腰爬行,遇到细小碎石,就赶紧用匕首挑进入翻捡。

    头顶烈日如火,曼皮亚一行人从下午翻找到傍晚,从酷热翻找到了天空乌云密布。

    五颜六色的矿石,被他们找到一大堆,可就是没有巴兹长官形容的那种。

    几小时之前的热情,早已被无情现实,和精疲力尽的身体给摧残殆尽,他们开始骂骂咧咧,不管碰见什么野生动物,总是乱石丢过去,或是补上一枪,将它们驱赶地惊慌逃窜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想要放弃,下山乘坐皮卡返回营地时候,一只皮毛棕灰,头顶弯曲犄角的壮硕野山羊出现在了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曼皮亚下意识砸了一块石头过去,等到野山羊“咩~”地一声怪叫逃窜,他才反应过来,如果实在找不到长官形容的那种矿石,那这只肥美壮硕的野山羊,也许是个不错“收获?!?br />
    “给它一枪!”曼皮亚激动的大喊。

    突击步枪应声而响,可惜敏捷的山羊早就跳到了别处,随后一个闪身,竟然在一棵矮树后头消失不见了……

    曼皮亚一行人狠狠揉眼,他们难道撞见鬼了不成?

    明明那里只有一棵孤零零的矮树,山羊根本无处可藏,怎么会消失不见?

    举着枪口,一群人靠在一起壮胆走过去,才发现原来在矮树后头的岩壁上,藏了一个不起眼的洞穴,洞穴刚好可以容纳一人钻进去,里面黑洞洞似乎很深,面积也很大。

    曼皮亚他们愣怔住了,他们记得出发前,巴兹长官交代过,断崖和山洞,是最好的勘探对象。

    还好他们带了手电,胆子最大的曼皮亚走在第一位。

    洞**很干燥,却有股所不出的腥臭味道,但突击步枪在手,里面有狮子,曼皮亚也不怕。

    “咩~咩~”

    走了几米远,洞穴朝旁边拐了一下,当灯光打过去时,曼皮亚看见了那只野山羊,

    它竟然在瑟瑟发抖,灯光下,它的眼睛呈灰白色,里面似乎写满了痛苦。

    洞**,接连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因为……

    在洞穴的尽头,不止这只山羊眼睛反光,山羊身后的石头上,竟然星星点点,长满了像钻石一样的小块黄色宝石。

    它们紧紧地拥簇在一起,灯光照耀下,让它们反射出梦幻迷离光泽。

    要不是头顶就是乱石,曼皮亚这伙人绝对能激动的一蹦三尺高。

    黄色、像钻石一样拥簇在一起,这不就是巴兹长官所说的那种神奇矿物么?

    “快~西朗,你去皮卡车上,用无线电通知巴兹长官,让他们立刻带人过来?!蓖蝗唤盗俚男以?,让曼皮亚直接忽略了那只瑟瑟发抖,露出痛苦神情的强壮山羊。

    队伍后头立刻有人应了一声,接着匆匆跑离山洞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就在报信的同伴跑出去后,那只山羊忽然“噗通~”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神灵,这只山羊竟然会下跪!”

    “求饶?还是这里是它的窝,它身后躲了几只幼崽?”心情甚好也甚惊奇的曼皮亚,并不介意放过这只,带给了他们好运的山羊。山上动物多得是,虽然没有山羊肉鲜美,但也能果腹不是?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发出善心,那只跪倒的山羊就四肢一蹬,在地上剧烈抽搐,双眼往上翻,发出凄厉叫声,眼见就要濒临死亡。

    曼皮亚一行人被吓的惊慌倒退,眼前这幕实在太诡异了。刚刚那枪明明打在了石头上,碎裂的石块,和腾起的火花都在证明这只山羊毫发未伤。

    “这…这里莫非有…有魔鬼?”一名比曼皮亚还年轻的士兵,躲在拐角处,被吓的双腿直打摆子。

    “就…就算…有魔鬼,它也得给我滚出去,这…这里属于我们?!甭ぱ窍诺纳舷旅叛乐贝蚣?。

    他们躲在拐角处后头,眼睁睁看着这只山羊抽搐一会儿后,嘴角溢出黑色的血沫,身子一动不动,连胸腔起伏都没了。

    有人壮着胆,砸了一块石头过去。

    山羊一点反应都没有,但他们耳边忽然听到一股丝丝声,接着一只浑身碧绿,扁三角形型头颅比鸡蛋还大的诡异巨蛇,从这只山羊身后探出脑袋。

    它的瞳孔,似乎比镶嵌在石头上的绿色宝石矿物还要绿,让人头皮发麻到瞬间炸裂,全身汗毛倒竖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曼皮亚大脑瞬间一片空白,无边的恐惧,下意识化作强有力扣动扳机的自救之举。

    枪口火舌喷薄而出的同时,这条恐怖巨蛇也瞬间窜了起来,朝曼皮亚的喉咙部位发起死亡攻击。

    “砰~”

    足有三米长,盘踞在绿色矿石堆中的巨蛇脑袋,不幸在半空中轰然炸裂??梢曰鞅写笙蟮?.62毫米子弹,轻松轰开它的脑袋同时,也击穿了后方石壁上的一簇绿色矿物。

    绿矿碎裂成粉末的同时,竟然有一部分化成了缥缈的白烟。

    绿蛇被幸运地杀死了,曼皮亚没来得及庆幸,忽然鼻子里闻见一股无法形容的古怪味道,紧接着肚子里产生强烈的作呕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