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青此时正在地底基地,和怪兽们一起商讨机械鹰无人机的量产方案。

    地底基地内,通过有线信号放大器,可以做到信号无死角覆盖。不过这里到处轰鸣着重型机床,与高精加工中心的机械噪音。

    叶青还是感觉到手机振动,才知道有人打电话进来。

    嗯,什么情况?

    似乎自己接电话的时间有些晚。

    “老板,刚刚德国的斯图加特汽车工会,出价三亿两千万。我们这边做不了主,打电话想请示您?!?br />
    “我刚刚好像听到那边,有人喊成交?”叶青现在躲到了一间精密零件储藏仓库,关上密封门才把噪音隔绝开来,这也让他听到吴经理另一部开着免提的电话里,传来拍卖会现场实况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的老板,我们迟了一步。我们用群聊语音说吧,正好也让现场的蒋小择,给您做个汇报?!?br />
    群聊很快创建好了,叶青也弄懂了事情原委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想到,那帮老外能这么不要命地去和巨兽工业抢一块地皮。让原本估价七千万的一号地,硬是翻了接近五倍。这在商业市场上几乎不能发生的疯狂事情,的确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德国人和美国人似乎联合了起来。最后两次出价时,他们在一起快速商量着什么,接着很快达成了一致?!苯≡裼行┌媚盏幕惚ǖ溃骸跋衷谒且丫腥巳ズ筇ò炖斫唤邮中?,谭家湾国际汽车城里的几块地皮都拍卖完了?!?br />
    “对不起,老板?!?br />
    “这事不怪你们?!币肚嗵玖丝谄骸叭诘纳舷奘俏叶ǖ?,我也没想到能超出这个价格?!?br />
    “既然结局无法更改,那就重新选择别的位置建立能源服务中心?!?br />
    叶青安慰道:“说起来,三亿二这个价格他们亏大了?!?br />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包括叶青在内,心里说不失望是假的。谭家湾国际汽车城这里,是能源服务中心最佳最佳的选址地。如果换一个地方,那因为国际汽车城所带来的档次感,就会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更何况一号地皮,位于汽车城的大门中轴线尽头,建好之后就是核心建筑。

    “行了,打起精神来?!币肚嗾急腹睦骄?,蒋小择那边忽然传来一阵狂妄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~”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大名鼎鼎的巨兽工业,也会因为一块微不足道的地皮,去开语音会议?!?br />
    “外界都传闻巨兽工业是华夏最赚钱的企业,怎么了,连区区几个亿的钱都舍不得掏?”

    拍卖会现场,以工会副会长布里根肖为首的一群外国人,和几位华夏面孔助理,得意洋洋地向蒋小择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三亿两千万,虽然买地皮亏大发了。但是他们已经完成了对巨兽工业的狙击,从今以后,谭家湾国际汽车城内再无任何一家华夏企业。

    千万别看这帮欧美人,一个个都把绅士精神挂在嘴边,实际他们那股人种优越感,已经深入到了骨头中,无论怎么洗都洗不掉。就比如现在,布里根肖带着胜利者姿态走上前,虽然一句话还没说。

    可他身边这些善于拍马屁的助理们,早就把他想要说的台词,给酣畅淋漓地说了出来,让布里根肖心里比吃了蜜一样还甜。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意思?”蒋小择站了起来,绷着脸道:“我们只是出于成本考虑,才没有继续跟拍而已。你们抢到了,有必要过来炫一下嘛?”

    “出于成本考虑?”

    “哈哈~”

    那位善于揣摩上司脾气的男助理,笑地更夸张了,“汽车城的一号地皮重要性,我想你们比谁都清楚。真要出于成本考虑,那肯定得不惜一切代价竞拍到手??!这里面隐藏的价值,但凡是想入住汽车城的公司,没有不知道的吧,我看你们是徒有其表,出不起钱吧?”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,跟你这个二鬼子有什么关系?”蒋小择毫不留情的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对方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各位不要因为这点小事去伤了情谊?!辈祭锔ぢ承槲毙θ荽丈锨?,“请问这位先生,你是在和巨兽工业总裁叶先生,开语音会议么?”

    “我能否有这个荣幸,和叶先生通几分钟的话?”

    他用英语问道,在场的人自然也都能听懂。蒋小择狐疑地看了看他,随后询问叶青。

    “把电话给他,我看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”叶青的语气有些不悦,刚才这伙人过来抖威风的话,一字不落都传到了这边。三亿二的价格是高,但远远没有高到叶青想放弃的地步。被他们抢了去,完全是信息沟通不足。

    副会长布里根肖道了声谢,拿着电话往旁边走了几步,笑道:“哈喽~叶先生。请允许我先做个自我介绍,我是德国斯图加特汽车工会,副会长布里根肖。很抱歉,我们以更高的价格,抢了你们能源服务中心的用地?!?br />
    “价高者得,丢了就丢了,我们这边另寻一处地方就是。听说斯图加特汽车工会,有计划在那里建一座德国汽车工业技术展示中心,我先提前表示恭喜?!币肚嘈α诵?,继续等待他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瞧见离开了不相干的人群,之前努力保持风度的布里根肖,放声大笑道:“在拍卖会开始之前,我们德国几家公司和美国那边,就已经商谈好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,要不惜代价将巨兽工业,从谭家湾国际汽车城中除名?!?br />
    “有惊无险,叶先生,我们终于做到了这点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叶青反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座国际汽车城内容不下一家华夏企业,这里面代表的是欧美一线汽车品牌。我们既然选择入驻这里,当然有义务维持这里的国际品牌概念?!?br />
    “不管你们巨兽工业,疾雷汽车制造的再优秀,也无法短时间内,改变消费者们对一线豪华汽车品牌的认知。让你们进来,我们的品牌价值就会无形中受到损失。更何况,叶先生瞄准的目标,还是整个汽车城内格局最好的一号地?!?br />
    想到一号地已经落入囊中,布里根肖笑的更放肆了:“叶先生,设想一下。我们会允许让一家华夏企业的建筑,成为国际汽车城内的标志性建筑嘛?”

    “哈哈~叶先生,您不是败在了我一个人手中。您败在了我们汽车城内,全体欧美公司的手中?!?br />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面对布里根肖的狂妄,叶青用沉着的话语回应,“布里根肖先生,既然如此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就让你们这些欧美汽车公司,看一看,我们巨兽工业真正的实力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实力?”

    “在你们认为是自己后花园的国际汽车城,建立一座,属于我们巨兽工业核心建筑的实力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~叶先生,所有的地已经拍卖完毕。您这个梦想,永远无法实现啦?!?br />
    “拭目以待,布里根肖先生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