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叶青设想中,一座能源服务中心,不仅仅可以满足最多两百位疾雷车主,同时在专用充电区域内停车充电。

    还要肩负起疾雷汽车的维修保养工作,还要有足够的休闲放松设施,独一无二的引人之处。

    它不能像传统高速公路服务区那样,只为车主加油用餐,顺便洗个车加个水。

    那样毫无特色,也没有太多吸引力。

    叶青刚刚核算过巨兽工业目前的盈利,现金储备已经达到了千亿规模。能源服务区计划一旦正式启动开建,这些钱保证比去拉斯维加斯豪赌,淌的还快,甚至未来还要填入大量的后续利润,才能满足这个计划。

    如此惊人的投资,叶青当然不允许弄出一座,普通平庸的能源服务中心。

    叶青要让能源服务中心成为巨兽工业的名片,成为一道风景线。无论是谁看了,都要赞一声美。无论谁去了,都要惊叹流连。

    效果图打开,一座不规则菱形与不等边三角形银色建筑,出现在了梦幻显示器上。

    乍一看上去,它就像几颗不规则宝石随意地摆放现在那里。一根缩小版的巨兽工业大厦造型的铭牌长柱,表明了这堆建筑物的身份。

    建筑周围是三块长方形停车区域,上面覆有遮光顶棚,每个车位配备了大功率充电电桩,用户只要把车停进车位上,就能自己动手充电。

    充电费用,直接从智能小助手的钱包里扣除。

    “能源服务中心的建造方式,我打算使用??榛ㄔ旆桨??!币肚嗟懔说闶蟊?,显示器上的能源服务中心顿时飞散开来,变成了一片片规格相同的半透明玻璃,和几种规格的圆形方形钢材。

    “材料由工厂提供,同时工厂还会提供一台巨神I型负责建筑安装?!?br />
    “高速公路的能源服务中心暂且不谈,全国二十三省,半个月后,我要看到最少七十座能源服务中心动工?!?br />
    叶青给建设部经理吴晓帆下了命令,又看住了销售经理孔涛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疾雷汽车销售,只能依靠大型汽贸公司合作。等到能源服务中心建成,我打算将疾雷汽车的销售也放进去,这样才能提升疾雷的档次??拙?,你联系那些想要跟我们更深入一步合作的汽车经销商们,如果想成立疾雷汽车4S店,就要把店设立在服务中心,接受我们的监督?!?br />
    孔涛略微思考了几秒,接着非常赞同地点头,“老板,这个方案好。那些其它汽车生产厂家,在全国各地都有4S店。我们疾雷汽车刚刚起步,4S店自然一家都没有,只能和大型汽贸公司合作?!?br />
    “没有4S店,消费者就会老觉得售后没有保障。但传统模式的4S店建立太麻烦了,如果放在能源服务中心,我们不仅额外多出一笔收入,还能用最快速度,在全国各地拉起数量众多的4S店?!?br />
    “没问题的老板,现在有无数的汽车经销商,打破头想跟我们合作。就这开会的时间,我兜里电话都震了六次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开完早会,叶青单独把采购部总经理邱艺叫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早会他也在场,不过有些事情,并不太好当所有人面都讲出来。

    会议上,大家除了聊工作任务,就是在憧憬着疾雷汽车拳打奔驰,脚踹宝马??墒率瞪?,材料问题不解决,疾雷汽车想打败特斯拉没问题,想夺回华夏中高端汽车市场,没有任何可能。

    叶青舍得将全部利润拿出来投资能源服务中心,不就是为了这个目标么?

    材料问题,自然是金属镝的供应。

    现在金属镝每月供应,虽然从一吨涨到了三吨,可按照疾雷汽车的缩水版电浆电池需要的金属镝来算,每月最多只够生产三万辆。要是生产完整版电浆电池,金属镝的消耗更惊人。

    疾雷汽车搭载的电浆电池,已经缩水到了最低最低,只添加了十分之一的金属镝。一月三万辆,一年才三十六万辆。这点分量,只有大众这一家公司汽车年销量的十分之一还少。

    没有足够的数量,疾雷汽车,就别想拿下华夏市场的中高端汽车市场份额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邱艺站在叶青面前叹气了许久:“老板,您交代的事情我没办好,这几天我联系了日韩两国的多家电子原材料供应商。他们没有一家愿意出售金属镝,溢价百分之五十都不行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还反问我,国际市场中的金属镝主力供应商就是华夏,为何我们华夏企业,还要从国外市场购买?”

    “溢价五十都没人卖?”叶青有些疑惑,这些资本家们不是只认利益,不认国籍么?

    “可能跟华夏市场的金属镝波动有关?!鼻褚战馐偷溃骸翱蟛痔匾庀骷趿私鹗麸岬墓食隹诜荻?,来供给给我们。现在这帮国外电子原材料供应商们,一个个都捂着金属镝当宝,他们自己都不够用,怎么舍得卖呢?”

    叶青也跟着叹了口气,挥挥手示意邱艺先去忙工作。

    空有十万杆机枪,却凑不足子弹,大抵就是叶青现在的心情,

    坐在机械工学椅上,叶青转身有些忧虑地望着窗外。

    办公室在六十六层,从这里看下去,下面广场上的人群,不比蚂蚱大多少。然而广场上聚集了一大堆人,每当有崭新的疾雷汽车,被买主从地下车库开出来时候,总会有一大堆人围上去,让这位买主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这些买主,都是早早下手的幸运儿。

    汽车与一般商品不同,虽然旗舰店里的订单都排到了两个月后,可之前买到现货的买主们,还有三分之一没办完手续。

    不用想叶青也知道,那些围住幸运车主的人们,都是想高价收购疾雷汽车的土豪买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人,都能抵御的了转手就能赚取数十万,甚至几十万的诱惑。

    这帮愿意出高价收车的土豪买主里,起码有三分之一达成了愿望。

    很快~

    三分之一里,又多了一位。

    今年二十九岁,打算下月与女朋友结婚的程寒,就是刚刚把疾雷从地下车库里开出来的幸运买主。

    他能在疾雷上市头一天,就魄力十足地买下疾雷精英版,没有太多复杂的原因,主要是他父母都在电力部门上班,家里用电不要钱。

    花四十多万买辆电动汽车,程寒的女朋友到也没什么意见,现在网上到处都是跟疾雷汽车有关的段子视频,谁能开到疾雷汽车,反而比开奔驰还有面子。

    排队办手续排到了今天,程寒终于开到了疾雷。

    可谁想程寒刚出停车场,就有一帮操着天南海北口音,派头十足的老板们围了上来,愿意高价收购程寒的疾雷汽车。

    最高有人出六十五万的价格,这着实吓了程寒大跳。

    一直到这位满嘴中英文大杂烩,看样子很像在海外居住多年的海归,通过多次网银转账,把六十五万实打实转到程寒银行卡时候,程寒才恍若梦境般地反应过来,打算载着这家伙前往车管所过户。

    “我先打个电话?!闭馕恢形拿挥杏⑽氖煜さ暮9樾ψ鸥孀镆簧?,往旁边挪了两步。

    这通电话打往海外,等电话接通了的时候,这位海归用流利的英语说道:“劳德先生,一切顺利,今晚八点我会将疾雷汽车开往指定港口装船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