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叶青知道发生在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内的一幕,叶青肯定会上去安慰地拍拍他们肩膀,并告诉他们别费力气了。

    叶青会告诉他们,现在发现的问题,只是冰山一角。

    随着他们对电离污水处理设备的研究深入,会发现一个又一个无法解决的技术难题,在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光一个线圈,就不仅仅是绕线结构问题。它对材料同样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苛刻要求。而材料学,又是最难突破的一种。

    驱动程序方面的问题就更大了,大到连叶青都没办法。

    因为强电离污水处理系统的驱动程序,直接由怪兽工厂通过科学无法解释的手段封装进去。缺乏正确的驱动程序,就像没有操作系统的电脑,永远无法正常工作。

    在这点,叶青只能说他们千万别较劲,更不要抱有希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疾雷汽车发布会,只有两天时间。

    还没上市,疾雷汽车就已经俘获了所有有幸接触过它的人。

    今天一早,汽车质量监督检测中心重新发布审核结果,不仅电浆电池过审,还拿到了最高评分。

    现在疾雷汽车万事俱备,只待两天后举行发布会。

    同时副处长夏洪,也给叶青展现了一把什么叫高效的办事效率。他回去之后第二天,地质矿产部就派了两位主任过来,和叶青商讨金属镝的供应问题。

    电浆电池需要的材料有很多,但只有金属镝属于战略物资,各国都抓的很紧,产量也相当稀少。

    1886年,法国科学家波依斯,成功地将钬分离成两个元素,一个仍称为钬,而另一个非常难以获得。这位科技家就用字面意思,取了个直白的名字。

    ——镝(法语中难以获得的意思)。

    随着电子与核工业的技术进步,镝的应用越来越多的被开发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目前金属镝,大多只作为添加剂使用,而且集中在先进电子工业和核工业上,全球市场每年需求的镝在百吨左右。

    “夏处长昨天紧急联络了我们,跟我们汇报了一下叶总您这边的情况?!?br />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叶总,之前巨兽重工打的报告我们收到了,只是我们没有想到金属镝,对这种革命性的电浆电池那么重要?!?br />
    矿产部工业原料处的唐源主任,有些不好意地解释道:“叶总,您知道的,像金属镝这种限制出口工业物资,从分配份额,到扩大提炼产能,需要经过诸多工业部门的联合合作?!?br />
    “没关系唐主任,您能亲自过来,已经是我的荣幸?!卑旃夷?,叶青招呼云诗给几人泡茶。

    泡完茶叶青挥挥手示意云诗出去,结果云诗银灰色秀发一甩,顺便让叶青挨了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每次接待客人,泡茶的活儿必然是云诗。泡完茶自己就被无情地撵了出去。一来二去,云诗一看见叶青挥手,就牙根痒痒,想咬这位霸道总裁一口。

    唐主任先是赞了一口好茶,接着继续道:“叶总,既然金属镝有关新能源这块,那我们自然要全力配合,拉开我们与国外能源产业的差距?!?br />
    “只是稀土金属矿物里,但金属镝只有独居石里才能提炼出来,并且只占独居石矿物的百分之三?!?br />
    “独居集中在石矿蒙古矿区,现在我们每年能提炼出五十吨的金属镝,这里面有三十吨用于出**换物资,其余供应国内市场。叶总,我们矿产部计划用三个月时间,扩大独居石百分之二十的开采规模。给巨兽重工的份额,也由每月一吨上调至三吨,并保证价格不变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唐主任,夏处长有跟您说过,巨兽重工每年需要多少吨金属镝嘛?”听到每月三吨的份额,叶青觉得茶水变苦了。虽然预料到了金属镝的份额会很困难,但没想到困难成这样。

    叶青对疾雷汽车的销量很有信心,哪怕不跟大众别克丰田比,就跟国产汽车里的哈弗比销量,光疾雷汽车这块,每年就要消耗掉两百吨的金属镝。

    这还是低级版的电浆电池,中级、高级,完全版消耗的金属镝更惊人。

    “叶总,最大的困难,还是金属镝储量,只占独居石矿的百分之三。我们开采出独居石,主要提炼里面的其它稀土金属元素。如果为了金属镝,去大量开采独居石,那多出来的铈、镨、钕、钷、钐,这些稀土金属,就会打破原有稳定的金属市场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华夏得以幸运地拥有世界大部分稀土金属矿,这些不仅仅是战略物资,也是我们与欧美发达国家,争夺国际话语权的重要砝码?!?br />
    “陡然多开采出来大量的稀土金属,我们真的很难处理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打官腔,也没有像某些官员一样乱下保证。唐主任用一种略带忧虑的口吻,详细给叶青叙述了这里面的难处。

    叶青表示理解,从一开始,他就有了无法获得大量金属镝的心里准备。

    每月三吨份额,换成某些科技公司,恐怕一辈子都用不完。巨兽重工陡然一下变成了年需求量几百吨的巨兽,要是换到美国,恐怕矿产部门恨不得把这张巨兽的嘴巴给缝上。

    因为世界大部分的稀土金属资源都在华夏,对这方面的金属需求越多,就越要有求于华夏。

    叶青思索半天,决定先答应这个分配份额。

    继续争取,就算争取到更多,也是每月多半吨到一吨的份额,和需要的总量比起来,还是杯水车薪。

    目前先疾雷汽车的销量还没打出去,先凑活着用吧。等到疾雷汽车销量上去,矿物部应该会把份额再提一提。

    送走唐主任,叶青捧着一杯香茶,静静地走到宽大的落地窗面前。

    后天,就是巨兽工业大厦举行启用仪式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叶青不准备学那些好大喜功的老板一样,大厦启用恨不能放一千响礼炮,恨不能把烟花从早放到晚,请来无数社会名流政要,开掉几百瓶洋酒香槟。

    叶青只准备搞个很简单的开幕仪式,同时宣布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少搞一些花俏,多做一些实在的事情,是叶青一直秉承的信念。

    望着高耸入云的大厦,这一刻,叶青内心升起从未有过的满足感。

    傍晚,叶青返回龙溪滩工厂。

    工厂内,一座尺寸和集装箱有一拼的巨兽工业大厦铭牌,正被巨神X型,缓缓吊装到一辆平板拖车上。

    这块巨大的金属铭牌,已经用鲜艳的红绸盖了起来,叶青准备把它安放在大厦正门的前面当做“风水文化石”用。无论是华夏还是国外,只要是公司大厦,总喜欢用一块有特色的铭牌建筑,摆在门口附近。

    绝大部分公司都用石头,叶青用了有些别出心裁的一体化金属,当然它不是实心的,否则得有好几百吨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