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让夏洪更直观地体验这款电池的威力,技术员抛弃了传统通过对电池放电,记录下电流强度的枯燥方式。

    他们把剩余百分之六十三电能的电池???,直接连到了一台像是大号油桶的机械设备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台第一代测试电池载荷的设备,当时电子测试仪器数据偶尔会不准,我们就自己建了一台机械式,它的缺点就是体积大噪音高,但测出的数据很准?!?br />
    张师傅解释完,技术员就把电流推杆推到了200瓦时/公里的表盘上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这个看起来相当沉重的大圆筒机械设备,就灵活地转动起来,三秒后它加速到最大,发出嗡嗡地低沉声音。

    200瓦时/公里,相当于一台普通纯电轿车,在公路上正常行驶的每公里耗能。通过线路检测,仪器也很快测出了疾雷电池??榈淖钫媸档绯厥S嗬锍?。

    ——1244公里!

    也就是说,疾雷汽车在电量还剩余百分之六十三的情况下,还可以正常行使超过1200公里……

    这个数据不是汽车的仪表测出,那个根本不准。甚至有些汽车公司会故意降低实际能耗,或者虚标行使里程,来糊弄消费者。

    在这台设备面前,只有看破一切伪装,误差不超过五公里的最真实答案。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这个测试,是摒除了正常汽车等红绿灯,和刹车情况下的数据。如果拿燃油轿车来比,就是两者在高速路上,一直不停行驶的数据??山纬德妥刺?,能驶七百公里就已经算是节能车。疾雷汽车,不是意味着满电状态下,接近三倍于普通燃油轿车的里程?

    夏洪被这个数字吓到了,一项文雅的他,都忍不住在心里爆粗口。

    这是他娘的要震惊全世界,吊打全世界移动能源界的节奏。

    工程师们和副处长夏洪,不可能等上一天让电池跑光电量。所以技术员又把推杆移动到了1000瓦时/公里上,相当于五辆轿车的动力输出。

    “嗡嗡~”

    沉重的大圆筒瞬间变成了飞机涡扇,在急速轰鸣旋转,夏洪一行人赶紧猛掏耳朵,这声势太震撼了,震撼到让人无法相信,这是一套只有行李箱大小的汽车电池所释放出地能量。

    “还能不能再高了?”夏洪心情澎湃地大喊。噪音虽大,可在他听来却无比美妙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高了!”张师傅大声回应:“电池输出是有上限的,再高可能会引发电池过热短路?!?br />
    “张师傅,电池的温度目前还很稳定,我觉得可以试一试推到最大输出上?!币幻诩喽降绯刈刺募际踉被赜?。

    张师傅点点头,既然温度稳定那就可以试一试。技术员接到命令,无比兴奋地将推杆推到最大位置,他还从来没有试过极限输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极限输出是2000瓦时/公里,如果换成特斯拉的电池???,不到800估计就得上灭火器?;涣思怖椎绯卦谡舛?,几乎瞬间引爆了测试机器。

    沉重的圆筒装置转成了一道白光,这下何止是震耳欲聋的机械噪音,整个实验室都跟着震颤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捂住了耳朵,用难以置信的眼神,在电池??楹筒馐曰瞪弦评匆迫?。技术员更是眼睛都不敢眨地盯着电池数据,一旦出现电池高温警报,他就要瞬间断开电源。

    实验室内忽然腾起一团白烟,并带有刺鼻的焦糊味道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电池数据为什么没报警?”张师傅慌忙大声道:“快给电池降温?!?br />
    “张师傅,不…不好了,是我们测试设备过载了?!绷硪幻际踉?,指着白烟越来越浓的测试设备,既震撼又惊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等了一上午,也没等来汽车质量检测中心的明确回复,这让叶青既疑惑又不解。

    在公司食堂用晚餐,叶青又顺带乘坐高速电梯,到巨兽工业大厦的几个楼层之间绕了一圈。

    在不计成本的投资下,大厦内从一层到九十九层,已经全部装修完毕。现在施工人员正在进行最后的设备安装扫尾工作,在大厦外面,几百位园林绿化工人,也在加紧种植草地和绿化。

    快到六月的初夏,正是植物们茂盛生长的季节。为了体现巨兽工业大厦的不凡,周围绿化里除了装有极具科技工业气息的金属树路灯外,还从全国各地的景观园中,搜罗了一大批适合这里气候生长的昂贵风景树。

    大厦周边的施工围墙也已经全部拆除,旗舰店早就摘掉了笨重的防护通道,还原它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大厦九十九层,现在公司员工和工人们加在一起有五千多人。各部门的搬迁工作,也已经有条不紊的进行中。每一位忙碌的员工脸上,都挂着满足与自豪的笑容。

    当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处的副处长夏洪,急匆匆赶到中云时候,叶青正在三楼的科技中心,审视疾雷汽车发布会现场的最后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没有等来质量监督检测中心的答复,反而等来了一位能源部门的副处长,这让叶青着实意外。

    夏洪更意外。

    当走进高耸入云的巨兽工业大厦时候,竟有些稍稍失神,产生一种走进了发达国家最顶级科技公司总部的错觉。不止夏洪一个人,与他随行的几人脸上都挂着这种想象不到的惊讶。

    这座大厦更应该耸立在曼哈顿、在华尔街,在法兰克福。在中云,它美丽的简直与周围建筑格格不入,就像一颗闪闪发光的蔚蓝宝石,遗落在了石群中。

    找到叶青,这种惊讶更浓,因为他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“叶总,还请原谅,在疾雷汽车的检测过程中,我们违背了商业公正公平原则,给了电池不合格的评测?!毕暮槲兆∫肚嗟乃忠恢辈豢戏潘?,他从这位年轻人的身上,看见了华夏科技崛起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叶总,能去您的办公室聊一聊么?”

    叶青疑惑的点点头,看来电池测试这块有内情。他就说嘛,没道理那帮负责检测的工程师们都是瞎子,看不明白电浆电池所代表的科技含量。

    叶青把夏洪一行邀请到了隔壁小型会客厅,谢绝了外人打扰后,夏洪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,看得出来他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“叶总……您能不能,先不把这种电浆电池推出市???”

    似乎是怕叶青误解,夏洪顿了一下,赶紧补充:“我的意思是,电浆电池的性能实在太过优秀。您一下把这么好的技术拿出来,不管利益最大化方面,还是后续升级产品的推出方面,都会吃亏很大?!?br />
    “您完全可以推出性能比这低一半的产品,目前的完整版电池,可以单独当成一种产品投入市场?!?br />
    “我想在其它领域,这种能量密度三倍,拥有极速充放电性能的电池,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。电动汽车这块,您完全可以降一个档,用一点五倍的来替代,然后慢慢升级?!?br />
    “您没必要,刚进入市场就把最好的拿出来。而且……而且这个电动车,投入国外市场以后,他们就能直接拆电池,挪动到其它领域?!?br />
    可能因为激动的缘故,夏洪解释的有些凌乱。不过叶青还是很轻易地,就弄懂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能源方面的突破,绝对比任何电子科技方面的突破,都要意义重大。

    比如应用到军事领域,完全可以让一大堆的军用电子产品的体积更小,工作效率更高。夏洪他们担心,电浆电池投入市场后,国外就能直接购买疾雷汽车,拆电池应用到军事领域。

    最好降一个档,完全版电浆电池单独拿出来,只在国内出售。这样就能拉开与其他国家,在军用移动电子产品上面的技术差距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同一种技术的单兵电子系统,华夏这边因为有体积更小,能量更多的电池,会占有多大优势?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我懂了,不过电浆电池无法降档?!币肚嘈α诵?。

    “啊~为什么?”夏洪变得更紧张了,能源这块华夏苦了那么多年,现在终于有机会与国外发达国家拉开差距……

    难道这个梦想要再次破灭么?

    “因为疾雷汽车上的,已经是最最最低端版本,降到了不能再降的地步?!?br />
    叶青连用了三个最,来强调疾雷汽车电池的版本落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