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,好像几个月,又好像一瞬间。

    当张羽天的思绪重新回归身体,能察觉到模糊的外界声音时候,他费力睁开眼睛。首先映入眼睛的是雪白天花板,思维依旧混沌,只能听到有人大喊,似乎喊还是英语。

    “醒了!”

    “GOOD,终于抢救回来了一个!”

    等到张羽天费力的摆脱脑海中眩晕,让自己可以看清楚周围环境时候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躺在了一间布满各种仪器的病房中,手上,脚上,胸口连接了多根管线,脑袋上似乎还带了个“头盔”,旁边有心跳监护仪在“哔哔~”地响着。

    这里……

    是重症监护室?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一名带着口罩的男医生,满脸激动走到病床前,“你先别动,我要对你进行的全身神经系统检查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我…我嚪蝦?了?”张羽天想问医生,结果话从嘴里出来,变成了连他自己都听不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先别急着说话,你的中枢神经受到了损伤,能清醒过来,已经是最好的结果?!?br />
    这位医生不以为然地挥挥手:“来,先动动眼睛?!?br />
    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测试,在经历了辨别识图卡,活动全身肌肉关节,品尝酸甜苦辣,闻各种味道的测试后。主治医生激动的宣布,这位病人除了语言功能有些受损外,其余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张羽天迷茫的照着镜子,镜子中,他稍微长出了点胡茬,脸色苍白,双眼遍布血丝,红的和灯笼有一拼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嘴巴歪了,无论张羽天如何努力,也正不过来。医生说恢复好的话,一两年后有可能恢复。当然语言能力恢复的会更快一些,只要勤加锻炼。

    昏迷时间到不长,只有三十五小时。

    只是自己为什么会这样,当初在仓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张羽天完全没有记忆,等到他被两位政府官员“请”进了环保局的时候,才弄清楚了当初到底发什么了什么。

    监控画面显示,那位技术员,在连接上污水处理系统的电源时候。搁置在仓库中间的三角形设备,忽然炸出一片火花,接着一道紫色光晕瞬间横扫仓库。

    后面就是定格的画面,因为监控设备也被光晕损坏,能看到录像还是因为远程储存的原因。

    监控中,张羽天站着的距离较远,这也是他能侥幸恢复意识的原因。其余几位技术员就没那么幸运了,医生已经遗憾告知张羽天,那几位技术员,和之前的州长先生一样,永远无法恢复意识。

    “张羽天,你知道,在你昏迷的三十五个小时里,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”兰斯洛特局长通红的双眼,和张羽天有的一拼。

    “我若下台,你的日子也别想好过?!鼻罢卟淮卮?,就恶狠狠威胁道。

    张羽天迷茫的摇摇头,他现在只能含糊不清的说中文,英语一个发音都吐不出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界反应极其强烈,愤怒的美国人民,恨不能生吞活剥了天野重工。

    最先发现情况不对的,是那些环保爱好者们。

    他们关注的污水处理系统,在没有任何通知说明的情况下,竟然全部停止了运行,并被锁入仓库中。

    人们一开始还认为和安大略湖的鱼群大面积死亡事件有关,后来隐隐有小道消息流传,蒙大拿州的州长先生,和数十位议员在参观污水处理系统时,发生了极为惨烈的意外事故。

    ——州长先生,和几位议员们据说永远也醒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小道消息,开始人人都觉得太过无厘头,甚至嘲笑传谣的人没有智商。参观污水处理厂,难不成州长和议员们集体栽进了污水池,集体磕坏了脑袋?

    最先发现不对劲的,是海伦娜市公立医院。当天几乎所有消息,都是从这里出来。直到有人拍到了州长先生和议员们,躺在重症监护室的视频,人们才惊骇发觉事情严重了。

    一州之长和维持政府运行的政要议员们,不可能长时间玩集体消失,加上都有视频曝光出来,也要对外有个说法。

    所以政府不得不召开新闻记者发布会,宣布了这一事实。

    消息一出,震惊世界!

    天野重工生产的污水处理系统,竟然出现意外,将美国一位州长和议员们齐齐撂倒。更让人恐惧地,是天野重工总裁紧急带领技术员去查找原因时候,也发生了同样意外。

    再结合安大略湖鱼群神秘死亡事件,美国人民立刻从之前的万分期待,变成十万分恐惧。

    所有的电视新闻全部炸窝,网络上所有的论坛,包括政府官方网站都在充斥着污水处理的话题。民众们疯了一样,要政府给个说法,要为承受无妄之灾的鱼儿,和州长议员们讨回公道。

    “这种设备一定和伽马射线样,对人体有巨大危害,环保局吃屎了么,会引进这种设备到美国?!?br />
    “环保局局长必须下台,给民众一个交代?!?br />
    “天野重工是个骗子、奸商,一定要对他们重重处罚!”

    “这种为了利益,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公司,必须依法取缔?!?br />
    一时间,原本热门的天野重工人人喊打。

    而只有通讯自由的张羽天,此时,差点被疯狂打入的电话,差点刺激到重新昏迷。他失魂落魄地坐在椅子上,刚刚秘书打来电话告诉他,天野重工的股票成功地在收盘之前跌停。

    那些参与了污水处理系统生产的工程师们,几乎全递交了辞呈。他们宁愿不要工资奖金,也要马上办理离职手续。

    张羽天话说不清,但脑袋又没坏。这些工程师们急迫想要离职,自然是怕受到牵连。因为美国一旦问责,参与了这件产品研发的他们,就得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小工程师,黑锅当然要管理层来背。

    第二天股市开盘,天野重工毫无例外瞬间跌停,资产疯狂缩水的同时,全球霸主的美帝,也即将愤怒地,对天野重工举起屠刀。

    白宫椭圆办公室内总统先生气到,直接把哥伦比亚总统不久前赠送地手工帆船工艺品,给砸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“骗子!”

    “白痴!”

    “兰斯洛特,你不是告诉我天野重工的污水处理设备,已经测试过,没有任何问题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你告诉我为什么?”

    总统先生此时就像一头愤怒的雄狮,用冰冷的眼神盯住办公桌对面,正在瑟瑟发抖的环保局兰斯洛特局长。

    “说,你让我如何向我们的市民们交代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