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让人难忘的一夜。

    静谧环境中,两人相拥在一起。

    作为一名“经验丰富”的年轻男人,当理念与实践结合在一起时候,叶青发现,两人都陷入了紧张境地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夜还很漫长,察觉到了兜兜的紧张。叶青让兜兜枕在自己胳膊上,轻轻拍了拍她那如绸缎般柔滑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呼~先休息一会儿?!?br />
    兜兜乖巧地嗯了一声,昏暗的灯光,加上又躲在被子中,这让她之前紧张的心情放松不少。

    叶青暂时没有下一步动作,只是搂着软香温玉,聊着一些生活工作上的事情。兜兜先是倾听,后来轻声轻语地说自己上学时候,都有哪些男生追过自己。她的追求者,几乎涵盖了各种职业家庭的男生。那时候也有看着顺眼的男生,不过她一直在做那款【舌尖上的斗鱼】直播。当初满脑子思想都是把节目弄的热热闹闹,以至于把谈恋爱都给耽误了。现在随着工作越来越忙,直播节目也不得不忍痛给停掉。

    慢慢的,兜兜变得放松起来,第一次的紧张消失不见。蜷缩在叶青温暖的怀抱中,让她有种很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正想说着工作上发生的趣事,旁边本来很老实的叶青,忽然用嘴,堵住了兜兜接下来要说的话。

    既然休息完毕,那就让事情继续吧,这个时候任何的话都是多余。

    “呜~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当清晨第一缕阳光,透过紫色纯绒窗帘,射进卧室时候。卧室中,依然有着若有若无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阳光一直爬到了正上方,别墅前方的沙滩上,已经来了不少游客,在沙滩上嬉闹游玩时候。叶青才掀开被子,打着哈气前往卫生间洗漱。

    虽然疲惫,但是叶青嘴角一直挂着笑意。

    当看见肩头那个清晰的咬痕,笑意更明显了。

    兜兜睁开眼睛时候,叶青已经让服务生端来午餐。重新换了套衣服的叶青,正坐在办公桌上,用铅笔随手在稿纸上面画着机械草图。

    “在画什么呢?”兜兜披了件外套,从后面亲昵搂住叶青的脖子。

    草图上,是天书般的三角型机械结构,别说兜兜看不懂,机械工程院里的教授来了也会抓瞎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叶青根据能源塔为核心,自己尝试设计的一款,拥有垂直起降功能的飞行器动力系统草图。当然现在它还只是一个概念,叶青先根据自己心目中期待的外形,设计出较为合理的机械动力布局,再慢慢和怪兽们一起研究改进。

    “随手画画,饿了吧,餐桌上有午餐,我们先吃东西?!?br />
    叶青有些苦笑地摇摇头,把铅笔搁在稿纸上。道理是这个道理,可自己画出的东西,连自己都感觉复杂到头大。算了算了,先吃东西再说。

    午餐基本以海鲜为主,叶青故意点了一些生蚝,象拔蚌刺身,来给自己补一补。

    虽然叶青对自己昨晚上的表现很满意,不过男人在这方面的追求是没有尽头的,能补一分是一分。吃东西时,兜兜老偷偷用眼神瞄叶青,被叶青发现了,她就会颇为不好意思地转过头。

    “吃完我们就去开游艇玩,我叫客房服务把房间打扫一遍?!?br />
    “不要?!倍刀邓⒌匾幌潞炝肆?,更不敢看叶青了:“房间不…不脏的,床单柜子里有新的,我…我自己换一下就行?!?br />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跟你一起换?!币肚嗟愕阃?。

    吃完东西,换了床单,叶青和兜兜一人顶了一顶遮阳帽,乘坐小型游艇,打算去海里钓鱼,顺便再绕道看看著名景点石老人。

    当两人更进一步的亲密过后,兜兜终于敢当着外人面儿,搀住叶青的胳膊,或是让叶青搂着肩膀。在石老人那边游客扎堆的景点晃荡时,叶青感觉不少牲口投掷过来的羡慕妒忌眼神,差点把自己给掀入大海。

    这也让叶青哈哈大笑,被人羡慕,当然会有一种很爽的感觉啦。

    这一玩,玩到了傍晚六点,叶青早早让金属专家把游艇给开了回来。游艇甲板上的小型保鲜冷库中,还养了几条叶青和兜兜一起钓上来的红绸和石斑。

    叶青打个响指,让服务生把“战利品”送到厨房给炖了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主卧,叶青嘿嘿露出了坏笑,拦腰抱起了窈窕轻盈的兜兜。后者把脸埋在了叶青的胸膛,白皙的脸颊上满是娇羞。

    然而穿过房门,经过办公桌,叶青坏笑的表情忽然凝固了,站立在原地看住办公桌上的几页稿纸。

    那上面,画着的是他今天中午突发奇想,随手画出的凌乱机械草图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兜兜疑惑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哦~没什么,看见这草图,忽然来了灵感?!币肚嘟刀捣畔?,另一只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轻轻地捏了捏,笑道:“你先去洗澡,我来把这个草图改几下?!?br />
    等兜兜走进卫生间关了门,叶青表情变得严肃了。坐在办公桌上,看着那几页稿纸。

    它被人动过!

    不是叶青拥有超凡记忆力,可以记住稿纸的详细摆放细节。而是叶青一直都有个习惯,画完图就会把作图铅笔压在稿纸上,并且笔尖对着自己。

    几乎每个人都有类似的生活上小习惯,这种经过漫长日子养成的无意中习惯,根本不可能在无意的状态下,被改变。

    现在,作图铅笔的笔尖对着墙壁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叶青也已经告诉过服务人员,让他们不要打扫客房。像这种潜岛市顶级的度假别墅酒店,自然不可能出现违背客人命令,去主动打扫客房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青敢肯定,有人动过了这几页稿纸,虽然他已经按照顺序还原了几张稿纸,但那根碍事的铅笔,被他给忽略了?;蛐砻蝗嘶崛衔?,随手压在上面的铅笔,就是某个人多年养成的固定习惯。

    检查一番,贵重物品叶青不确定有没有被人翻查过,但东西都还在??觳阶叩揭宦タ吞?,叶青让大堂经理立刻过来。

    严肃的语气,和客人至上的使命感,让这位经理不到两分钟就匆匆赶来??醇袂檠纤嗟囊肚?,大堂经理连忙弯腰问好,说尊敬的叶先生,您遇到了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走之后,有没有服务人员进过我的房间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您不是不让打扫房间嘛?”大堂经理估摸着哪里出了问题,“叶先生您是不是丢了东西?我立刻帮您调取监控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记得我好像说让你们打扫房间,结果我一进门,看见房间没有打扫?!币肚嗪鋈幌氲搅耸裁?,挥挥手示意大堂经理没事儿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,您说的是不让打扫,没关系的叶先生,您可以再随时通知我们?!贝筇镁戆蛋邓闪丝谄?,只要不是发生了他想的那种事情就好。

    撵走大堂经理,叶青决定自己探查这件事情,以免有人跟酒店串通,从而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如果……

    贵重物品分文不动,可那几页稿纸,却被人动过。如果真是自己想的那样,叶青猛一拍大腿,觉得困扰了叶青半个月的难题,现在终于有了惊天动地的解决方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