能根据金属色泽,来分辨出金属矿石的大概产地。

    这显然超越了人们的理解极限。

    韩思捧着花三十万收来的碎片发呆,研究了十几年青铜器,他竟然也能被一件赝品上当受骗。

    “真不知…怎么感谢您,谢谢您伸出的援手?!辈斯莩ざ牟恢萌绾胃行?,“您快坐,我再去厨房给您弄几道菜?!?br />
    围观的客人,也不停竖起大拇指,连声夸赞叶青了不起。

    叶青倒也没谢绝他的好意,菜是他亲自端上来的,还拿了一瓶店里最好的藏酒。正好这会儿也过了饭点,没什么客人,叶青就陪他喝两杯。

    叶青有个疑惑,能在旅游区的古村里开菜馆,看着房屋格局也像是拿民房后改的,连房租也省了。按理说不至于大富大贵,但也不能节约到衣服几年不买,偏去买个守护者机器人来当服务员。

    这位手艺高超的厨师苦笑着闷掉一杯酒,给叶青讲述了他和妻子,为何节约到衣服都舍不得买的缘故。

    事情起因并不算太复杂,当客人三三两两离开,那位阿姨推着一辆轮椅出来时候,叶青心里就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两年前的一场车祸,让这位小姑娘失去了行走能力。为了能让这位叫杨益雨的小姑娘重新站起来,她的父母不惜花费巨资,前往美国做康复治疗。

    杨益雨的眉宇之间印着一丝与年龄不符的忧愁,眼角红红的,显然刚刚才哭过。

    看见叶青,她马上露出甜美笑容,“哥哥~谢谢你。要不是你帮忙,那两个坏人,肯定会让我们赔偿的?!?br />
    “你很勇敢,这事情一点儿也不怪你,是他们太坏。下次再遇到坏人,就用守护者机器人揍他?!币肚嗝嗣钜嬗甑男∧源?,小姑娘人长的非常漂亮。如果不是无法走路,她在学??隙ɑ嵊龅讲簧傩∧猩非蟀?。

    “坏人不常遇到的,我相信社会上好人多?!?br />
    叶青点点头,看来她内心还是很积极乐观的。

    继续闲聊中,叶青还得知杨益雨小姑娘,经过长期康复治疗,脊柱损伤已经有所好转,双腿也已经稍稍有了一点知觉。有三分之一的希望,以后可以重新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这个菜馆在,我们就有稳定收入。日子省一点不要紧,只要闺女能站起来,再苦再累都是值得?!蹦训煤攘说憔?,这位厨师脸上充满了美好憧憬。

    “祝她早日康复!”叶青点点头,跟他碰了一杯。

    临走时候,叶青主动加了杨益雨的微信。如果以后她的治疗费用不够,叶青可以帮一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出门,叶青有些哭笑不得地,看着依然蹲在路边,捧着碎裂成三半个青铜器,在持续发呆的韩思。

    韩思一抬头,也看见了叶青,马上跟狗皮膏药一样粘过来,哭丧着脸道:“大哥,大哥我求求你教我,怎么才能分辨出来青铜器的材料产地?!?br />
    “大哥您不知道,我当了十年专家,今天是被打脸最惨的一次。这狗屁炉鼎无论是做工细节,还是铜锈包浆,都是一顶一的造假手艺。我要学会了您的本事,以后青铜器这块谁也别想蒙骗我?!?br />
    “就你这德性,被人骗也是件好事?!币肚喽疾幌『蹦谜矍扑?。

    “大哥我一定改,以后保证见了谁都客客气气,大哥我求您了?!焙颊饣岫称ず癯闪顺乔?。

    “自己回去买点本土铜矿和进口铜矿,按照古法冶炼慢慢摸索,我教你你那智商也学不会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叶青使劲拨开这个“狗皮膏药”。

    出了羊蹄子古村,叶青和兜兜又去了太清殿,棋盘石、华楼,这几个著名景点游玩。

    棋盘石长在悬崖边上,倾斜着向悬崖里延伸,下面有大片悬空。

    如果下面是游泳池,这就是个天然跳台。很可惜下面是摔死人不偿命的大悬崖,连叶青站上去,都有些腿脚发软感觉??稍诟咴档奈恢?,竟有几个年轻人在那儿摆出各种危险刺激的动作来照相,真不怕把命给丢了。

    几个景区逛完,天色也暗淡了下来。等去市区挑了家土耳其烤肉馆,吃了几份味道还行的特色烤肉后,外面已经到了明月高悬,除了去酒吧,就没有什么可玩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气氛,变得有些奇妙,酒吧自然是不会去,好像只能……

    前往海边别墅的路上,恬静的车厢内,兜兜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,双颊浮上红晕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,让金师傅重新开一个房间好不好?”兜兜把脸埋进秀发中,声音小到几乎听不见。

    “好?!币肚嘤行┖粑种氐牡阃?。

    海景别墅一共三层,主卧在第二层,一楼有独立客房,原本打算让金属专家住一楼,不过经兜兜提醒,叶青也觉得两人单独住在别墅里更自然一些。

    抵达酒店后,金属专家一声不吭地跟接待姑娘,去标准间里住去了。叶青则牵着手心发烫的兜兜,推开属于他们的海景别墅大门。

    进了主卧房,兜兜脸上的红晕已经洇到了脖子上,似乎连路都不会走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需要主动一些。叶青将灯光调到略微昏暗的程度,将兜兜拦腰抱起,轻轻放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唔~我还没…没洗澡?!倍刀蛋蚜陈窠怂扇砣缭频恼硗防?,当起了鸵鸟。身体没力气,可心跳却跳的很厉害,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在里面蔓延。

    “嗯,待会儿再洗,先说说话?!币肚嘁哺盘上吕?,双手垫在枕头上。

    兜兜小猫样发出了嗯声,叶青觉得这时候她可爱极了,恶作剧样捏住了她的小鼻子??拷?,叶青还能闻见一股淡淡的幽香,似乎是洗发水残留的余香,又似乎来自她并未喷洒香水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原本打算说说话,调解一下气氛的叶青,发现其实根本不用再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兜兜的心思已经毫无保留的透露给他,叶青需要做的,就是让两人之间的关系,更亲密一分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叶青起身将通往游泳池的玻璃门窗帘,和窗户上的窗帘拉上,让房间陷入更静谧的二人世界中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体力远超普通人的叶青,怎么感觉自己有点气喘吁吁,内心紧张的感觉?

    不对,只是呼吸粗重,身体还是充满了力量。

    接下来……

    叶青掀开被子,从后面搂住了兜兜柔软的腰肢,轻轻朝着兜兜红成一片的优美颈脖上,亲吻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