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呦吼~”拿黑色布袋包裹的男人,立马起身,准备上前来找叶青的岔,结果他对面那位男人还算懂点人情世故,马上叫停了同伴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阿强,坐下?!?br />
    小店里还坐了数十位外地游客,他们不约而同对那位咋咋呼呼的男子,露出厌恶的神情。对那位男子的印象没那么坏了,至少他从进门到现在,都表现的很安静,有点城府。

    能摸到这个古村游玩,大多都是喜欢清静的人。

    正在愉快的享用美食,谁会希望被人大嚷大叫的打扰?

    被同伴喝住,那人悻悻坐下。

    事情似乎告一段落,那位穿着朴素的阿姨,赶紧过来招呼那位略凶的客人。

    等叶青这边点完菜,守护者机器人也忙去厨房那边,帮忙传菜去了。

    叶青这边点了两道特色的山野炒绿蔬,一份当地特产河虾,一份石螺汤,总共三菜一汤菜加一份竹筒饭。

    守护者机器人上了第一道炒嫩笋时候,叶青就饿的忍不住动筷子,兜兜吐了吐舌头,也加入进去。等到竹筒饭上来,叶青一边吃着带有天然甘香的米饭,一边品尝碟子中,又细又长,可以一口一只的当地特色河虾。

    “好吃,味道看似清淡,但恰好发挥了食物本身的鲜香?!笔鼗ふ呋魅私萏蓝松侠词焙?,叶青含糊不清地夸赞道:“你爸爸做菜的手艺太棒了!”

    “那是~这些食物,都是我们当地村民,从山上和小溪里捞上来的,特别的新鲜?!毙」媚锉徽饷匆豢?,话音里全是满足。

    这边的菜肴上完,轮到了那桌。

    他们点的都是山味大荤,看样子也是不差钱的主儿。第一道荷叶雉鸡上来时,连叶青都能闻见清香。然而那位叫阿强的脾气暴躁食客,对守护者机器人的兴趣,明显大于美食。

    小姑娘操作守护者机器人上菜时,他一把抓住守护者机器人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哟~还真是机器人,不是人躲在里面装的?”他攥住和常人胳膊差不多粗地金属手臂,脸上全是好奇与惊讶,“厉害了,刚进门看见它跟真人一样?!?br />
    “啊强,立刻放手?!弊悦娴哪敲凶釉俅窝党?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啊你!”小姑娘操作的守护者机器人显得很害怕,赶紧一挥手,弹开了这人的虎抓。

    守护者机器人的力量,显然不是这位体格强壮地男子可以撼动,情急之下,机器人一个胳膊差点将他掀翻。

    这个叫阿强的男人,胳膊正好打到了他先前搁在了桌子上的黑色包裹。

    包裹毫无意外地跌落在地,这一刻,他对面那位男人的眼睛,就像被闪电击中一样。

    “哐当~”

    黑色包裹看样子很沉重,跌在青石地面时候,发出很大的声响,还伴有金属碎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啊~你个兔崽子?!卑⑶磕宽鲇?,当即起身,一脚把守护者机器人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这一下,如同捅了马蜂窝。原本就觉得这人非常讨厌的食客们,纷纷站起来指责这人没素质没道德,明明是自己抓着机器人不放手,才弄翻的东西。

    听到动静,和女儿的声音。大厨也从里面跑出来了,他同样衣着朴素,脸上皱纹中都带着迷茫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!”啊强把黑色包裹捧起来,三下五除二地解开布袋,露出里面碎裂的金属。

    客人们望过去,发现那竟是一尊裂成三半的小鼎。小鼎约莫瓷碗大小,上面布满了青灰色铜锈,还能隐约从上面看见古朴斑驳的纹路。

    单凭外观看,着尊小鼎应该历史不短了,具体价值不知道,可看这两人慌乱加愤怒的模样,也知道应该值不少钱。

    “我叫韩思,这是唐代青铜器,它是我从二十里外,一户村民手中,花了三十万收来的?!?br />
    阿强对面那位男人站了起来,他看起来大概三十岁,一身黑色运动衣服,脸上到不像阿强那样充满戾气,但此时铁青一片,“这尊炉鼎距今已有一千三百年,崂山自古就是道教圣地之一。这尊炉鼎,也是村民从山上无意间挖出来的,自然是有九宫八观七十二庵中,一处遗留的青铜文物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,你们把这尊炉鼎打破了?!?br />
    最后一句,这位叫韩思的男人,已经是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三十万?”小姑娘的父亲冲过来,拿着碎成三半的炉鼎左看又看,不置信道:“怎么可能,崂山是道教圣地不错,可你这是金属的东西,怎会一摔就碎?”

    “哼~”韩思咬牙道:“它是青铜器,一千多年氧化,自然也就不经摔?!?br />
    “爸,这不怪我,是那个男人先拽的我,我才甩开他的手?!碧稍诘厣系氖鼗ふ呋魅?,发出呜咽的哭声。这位操控机器人的小姑娘,明显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老头,弄什么不好,非得弄一个机器人?!卑⑶坑檬种缸耪馕怀?,气的浑身发抖,“你知道这尊炉鼎值多少钱么,我们花了三十万收,它的价值最少在五百万?!?br />
    “假的吧,我看你们想讹人,真要那么值钱,刚才你往桌子上放的时候,怎么那么随便?”

    “不管真假,你对人家机器人动粗,才导致的意外。这事儿你找法官说理,主要责任也在你,我们都可以作证?!?br />
    “对对对,你这人真没素质,有钱又怎么样?”有客人注意到,站起来自我介绍的那位男人,腰间还别了把奔驰车钥匙。

    议论纷纷中,倒也没人注意到,这位男人为何站了起来,先做一番自我介绍?

    又不是明星,谁认识他们呀。

    “韩……韩思?”

    游客中,有一位年龄偏大的男人,不确定道:“你是那个……那个【探索珍宝】栏目里,那位青铜器专家?”

    “正是?!焙己吡艘簧?。

    “下个月我们打算在浅岛做一期鉴宝栏目,阿强是我不争气的弟弟,但除了脾气不好,其他没别的大毛病,每次收东西我都会带着他。这次我们提前到崂山这边转一转,这里许多道观都历史悠久。从宋代起就是道家圣地之一,接近两千的时间,这里坳涧间不知诞生过多少小道庵,自然遗留下来的文物也就多?!?br />
    “店老板,这事你看着办,我花三十万收的,这点你可以去确认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你要觉得我是讹人的骗子,尽管报警?;蛐砭醯谜庾鹇κ谐⌒星椴恢滴灏偻?,也可以请专家鉴定一下?!?br />
    一屋子的游客,全都你看我,我看你。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这位看起来根本不老的男人,还是个大牛,都上【探索珍宝】节目里当专家?

    这节目名气可不小,游客们赶紧用手机上网搜索,甚至点开之前的节目,还真发现这位叫韩思的男人,坐在专家席上高谈阔论,与一大帮老头明显区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