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次去浅岛市,叶青只带了一名金属专家。

    从叶青一行做上游隼号,到降落在浅岛国际机场,时间只过去了半小时。

    这速度也就跟中云市上班族回家,遇到了点小拥堵的速度差不多,甚至还要快一些。

    四月中旬地浅岛市,气温在二十六度这样徘徊,算是最让人舒服得温度。一下飞机,叶青就摘掉了外套,只穿件黑色衬衫,带着可以变色的数据眼镜。兜兜一身浅蓝色连衣裙,带了顶白色遮阳帽。

    两人走在一起,从候机大厅出来时候,不停有人侧目。

    不过,最受人关注地还是那架游隼号。黝黑的机身有别于所有客机,漂亮流线的外形,让人一看就会往私人飞机上联想。

    出了机场,一辆奔驰G65停泊在了门口??档氖且幻鹗糇?,他凌晨时候提前出发,把车开到浅岛市。

    坐上车,叶青准备先去酒店把行李给丢下来。路上叶青和兜兜聊着中午去哪里吃东西,下午去哪里玩之类的话题。没到盛夏,去海边游泳有点冷,不过有摩托艇可以骑。风景区那边有几个景点,可以走水路过去。

    到了景区酒店,因为之前叶青在网上定过了房间,登记后,就有一位比较清秀的女接待,领着叶青和兜兜前往房间。

    叶青对这里环境还算满意,独栋别墅房位于小山坡上,前面走几步就是沙滩,主卧外面还有个恒温游泳池。楼下健身房书房一应俱全,同时还提供了一辆A6用于出行。

    这会儿沙滩上只有稀稀朗朗的几名游客,甩下行李,看兜兜有些没睡好的样子,就让她现在酒店里补一觉。

    正好叶青和金属专家,去天野重工的地盘上转一转。

    兜兜昨夜睡的有点迷糊,飞半小时就到了,自然也没工夫睡觉。这会儿困意也不算太浓,不过休息好了下午有精神去玩。

    现在是上午九点,叶青和金属专家驱车来到科技工业园。这里距离浅岛市国际港口很近,刚到园区主干道,一座三十来层,上面悬着天野重工集团铭牌的方形大厦,就显眼地摆在路边。

    奔驰G65并不停留,顺着主干道走了两个红绿灯,又拐了一下,来到他们工厂门口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占地超过三千亩,拥有多座现代化厂房的庞大工厂区。把车停在马路对面,叶青套了件普通西装,将数据眼镜调成了透明模式,冲金属专家点点头,一起走向工厂大门。

    “请问你们是?”厂房门口两位保安拦住了叶青。

    “哦~我们是外省来的经销商,我们对贵公司生产的智能健身房比较有兴趣,想来参观一下?!币肚嗤屏送蒲劬?,随手散了两根烟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以去公司呀,就在进园区的路口?!?br />
    “刚才来时候没太注意,那厂里不行嘛?”

    “也可以,你们去行政楼找前台接待,如果想参观生产区,可以跟他们说一下,我们也有专门对外开放参观的生产区?!绷轿槐0脖硐值暮苋惹?,这位年轻人很有气质,像是生意做的很大那种。

    顺利进入厂区,叶青认真打量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如果十天之内,还没有研究出能够一击致命的办法。那叶青就会采取“武力”解决方案,这肯定是最下策的方式,不过“武力”是解决一切争端的最原始有效方式。

    上到国家也是如此,当外交和制裁无法奏效,那么战争就成了最后的解决方式。

    叶青看着眼前这些蓝白相间的庞大厂房,它们在外人眼中或许都一个模样。不过在叶青眼中,很轻松就能通过外部细节,来判断出各个厂房对应的生产品种。

    比如最靠近大门的这座厂房,它拥有接近二十米的挑高,但窗户开在了上层,厂房顶端的彩钢瓦呈倒V字形。很明显这座厂房负责大型设备的吊装生产,开在两侧和城门一样雄伟的大门也是佐证,天野重工大型工业产品不多,里面多半是在生产他们的汽车冲压机器人。

    跨过这座厂房,另一座与它外形相似的厂房出现了。不过它没有数十米高的大门,彩光用玻璃连开三层。停车区停满了电动车,说明厂房里面工人很多,这里应该是小型电子设备的生产工厂。

    几辆满载着智能健身房产品的卡车从叶青身边经过,更远的的地方,还有平板重卡在吊装几台流水线上的汽车压合机。

    不同于巨兽重工那样完全由怪兽们组成的工厂,普通人禁止进入。外界的普通工厂,规模越是庞大,通常也越注重自身形象,和企业文化的宣传。

    像那些知名企业,本身还有提供给游客们参观的展区,天野重工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叶青走了一会儿,还遇见一队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,男男女女走在路上,刘姥姥大观园一样地参观着厂区。

    这些人应该是有意向来这里实习的大四学生,他们脸上挂着那种即将步入社会工作的憧憬,看惯了熟悉地校园,头一次看见到大规模工业工厂,显得很是高兴与新奇。

    叶青混入队伍里,扮作大学生和他们一起参观,听着工厂方面的接待员,眉飞色舞地讲解天野重工骄傲的历史。

    叶青跟在了后头,队伍后头跟了几位女生,或许是看叶青气宇不凡,或许是看叶青插进了队伍,不停频频回头望着叶青。

    “这位帅哥,你哪学校的,也想进来这里上班?”这位扎着马尾的女生,用滴溜溜眼睛看住叶青。

    “我随便看看,不过我劝你最好别选这里?!币肚嗨柿怂始绨?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女生眼里带上了疑惑。

    “因为,用不了一两个月,他们就会倒闭?!币肚辔⑽⒁恍?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野重工总裁办公室内,张羽天懒洋洋坐在机械工学椅上,在拿手机跟一位二线当红女星聊着天。

    这位女星早上坐飞机飞来浅岛,不出意外的话,今晚张羽天就能见到她,并且两人发生点成年人之间的愉快游戏。

    最近张羽天的小日子过地舒适极了,他一手策划的最新产品智能健身房,销路一路猛增,就连母公司安琦重工都颇为重视。

    再过两天,公司出资拍摄的产品广告就会在全国进行推广,计划推广费用五个亿。

    这位跟他聊天的女星,当然是这次广告拍摄的女主角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张羽天觉得浑身都是干劲。

    “哈哈~顺便还能欺负欺负巨兽重工!”张羽天对着屏幕乐呵呵笑起来,巨兽重工的公关能力太差了,自己都欺负了他们那么多次,他们到现在还没个动静。

    “张总,人家刚刚更新了朋友圈,您快去评论嘛?!闭馕慌欠⒗匆欢谓康蔚蔚挠镆?。

    张羽天开怀大笑,以自己的身份,给她评论,她肯定会感到很荣幸,很有面子吧。

    笑着点开她的朋友圈,结果张羽天很快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最完美的座驾!”

    她发了一个小视频动态,那是她下飞机时,顺手拍的一个小视频。

    视频里,是一架通体黑色,充满了工业美感的私人飞机。

    张羽天瞬间就认出了,这是叶青的座驾。当初在首都机场,他去接这架飞机时,张羽天也在。

    “他来浅岛干什么?”张羽天脑海中全是疑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