比如叶青现在看的这个,就是守护者机器人搞笑视频。

    它用故事性叙述手法,表现了一台守护者机器人,在家庭中出尽洋相的“精彩”镜头。

    洗碗把碗给砸了,拖地把吸水拖把弄断,遛狗把狗拖的直走,做菜用锅铲把锅给捣了个窟窿,最后主人一怒之下,把它给砸了。

    视频上传不到半天,点击量竟然已经超过了五十万,下面评论更是刷了几千条。

    “666,土豪任性到爆炸,十几万的东西说砸就砸?!?br />
    “这是巨兽重工生产的机器人么,看起来好笨拙?!?br />
    “不会吧,早就听说巨兽重工有机器人,只是这东西只有土豪买得起,离我们这些穷鬼太远,没想到这么不实用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楼主不是在黑人吧?!?br />
    往下拉几页,叶青又找到了一个视频。

    也是类似的手法,只是最后这台机器人从楼梯上滚下来自己摔坏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些视频所表达的意思只有一点,巨兽重工这款机器人产品不可靠!

    守望者机器人因为高昂的价格,注定与普通消费者无缘,这也造成了大家对它不太了解。不像幻晶手机和电离净化器,想黑大家一看就知道是假的。

    如果任由这些潜移默化的小宣传继续下去,无意会对机器人产品的口碑打击相当大。

    毕竟好与不好,普通群众是分不清楚的,大家似乎更容易相信那些敢于一怒之下砸机器人的土豪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叶青甚至都不愿去调查。这熟悉的手法,熟悉的味道,一定出自天野重工。

    似乎巨兽重工对天野重工不闻不问的态度,让他们越发觉得巨兽重工好欺负起来,不停利用媒体和网络,去捏造对巨兽重工不利的新闻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殊不知,巨兽重工的不闻不问,其实是在憋大招。

    距离叶青定下,一个月弄死他们的日期,只有二十天了。叶青决定一击必杀,彻底的打翻他们,不给他们喘息空间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叶青也在思考该用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只是还未想出太好的点子,如果再过十天还想不到,那叶青就准备礼尚往来,用暴利手段去弄翻他们。当然叶青还是期望有更好的办法,暴利手段对付像天野重工这样体量的公司,很容易引发外界怀疑。

    第二天,公司那边也发现了流传于网上的视频。杨百合问叶青如何处理,用不用联系公关公司进行反击。

    叶青摆摆手说不用,对方既然稀奇古怪地想出这些收效甚微的招数,恰好说明他们在技术上的短缺和不自信。

    技术上比拼不过巨兽重工,一切都只是徒劳挣扎罢了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消耗了叶青近二十亿成本,市场经济价值无可估量的电浆电池转化器,终于建设完毕。

    这是一台有些像四角海星的庞大无比设备。

    或许用X这个符号来形同,更贴切一些。四台核心升压装置布置在轴线上,组成X形。中间是用超高强度金属陶瓷制成的电流轰击室。轰击室的两边还安装了可见玻璃,用于观察内部情况。

    站在这台转化器面前,叶青宛如一位站在外星机器面前的渺小人类。

    因为叶青只有它五分之一的高度,哪怕是四台升压装置上连接着的缆线,也比叶青胳膊粗。

    十二根缆线连接在了能源塔上,此时的能源塔,就像一只开了金属花的大蘑菇。

    “三百万!”

    “整整三百万的制造业积分!”看着怪兽工厂手机上,猛然向前窜了一大截的制造业指数。要不是目前一台就够了,加上制造起来极端繁琐,叶青真想再多建几台转化器。

    在转化器的左边五十米处,两头看上去杀伤力比霸王龙还强大的怪兽,正竖起锋利的巨爪,切割豆腐一样不停切割着坚硬岩石。

    它们要开采出一座新的庞大空间,留安置电浆电池储能材料的生产设备。

    这一夜,叶青轻微有些失眠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电浆电池马上就能进入实验性生产,另一方面,明天就能和兜兜一起去美丽的浅岛市共度那个啥。

    兜兜比自己小了一岁,叶青从认识她开始,就不停从她身上,发现现代女孩越来越少具备的优点。

    叶青还清楚记得半个月前,在小吃店内,兜兜答应自己要求时候的害羞模样。那个时候的她,虽然脸蛋红成了柿子,可眼神中流露出的那种愿意让叶青拥有她的神情,每每想起来,叶青就会嘴角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打个电话,让两位飞行员准备好明天飞往浅岛的准备事宜后,叶青靠在床上,见时间还不是太晚,顺手给兜兜发了条信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主持人的工作非常忙,尤其是像兜兜这种刚入行不久的年轻姑娘。

    现在兜兜身兼两档节目,一档密室逃脱,一档早间新闻节目。

    看似时间不长,可是每天幕后准备工作非?;ㄊ奔?。尤其是那款大型冒险类综艺节目,遇到骄里娇气的明星们,拖到夜里一两点都是正常事。

    虽然会很累,这星期又因为她要请假两天,必须提前忙完手上任务。但这会儿,兜兜缩在被窝里,同样困意不浓。

    一想到那些花样美男子,兜兜就忍不住想捂嘴偷笑。

    自从认识了叶大哥后,她觉得自己对娘娘腔这个词的理解更深刻了。

    只是明天……

    再想到那天在小吃店里的那一刻,兜兜就会觉得脸颊发烧,心跳砰砰变快,似乎连呼吸都变得紊乱。原来没有这么紧张,兜兜甚至敢主动亲过去,可自从答应他那个以后,不知为何变得好紧张。

    听到手机响起,看见叶青发来信息。兜兜更紧张了。

    紧张到不敢说些什么,兜兜只好先回了个笑脸。

    可她随即想起一个很关键的问题,自己现在都紧张成这个样子。那等到了浅岛市,和叶大哥在一起时候,岂不是会更紧张?

    怎么办,紧张的话,会不会破坏气氛?

    兜兜心里小鹿乱撞。

    这一夜,兜兜也不知道自己几点迷迷糊糊睡着的。

    反正等到叶青打来电话,问她起床没有,她才恍然发觉天亮了。

    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睡眼,花上二十分钟洗漱完毕,背着自己的双肩包,穿了套浅蓝色连衣裙,和简单的白色帆布鞋,兜兜蹑手蹑脚地走出门。

    下了楼,一辆熟悉的银白色炫酷座驾,刚好停在了单元楼门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