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整个墨西哥边境,拥有地道的人十不存一。

    这缘于美国边境警方不留余地的打击,和美国增派越来越先进的探测设备。

    这里的地道,是指那种挖掘于地下几十米深,拥有几公里长度,和完备的照明通风系统。拥有正规民房或者仓库掩护,连接两国小镇,出入口都有心腹手下把守,并且拥有多道隐藏出口措施的高级地下通道。

    至于那种在隔离墙下面挖个十几米长坑洞,利用木板支撑和草丛掩护的简陋货,根本不能算是地道,洛佩斯更喜欢叫它“狗洞”。

    光是去年一年,美国边境警察就搜出二十多条狗洞。他们处理狗洞的方式很简单,直接拉两车混凝土,朝着狗洞里泵入混凝土,再刻上日期,留作纪念。

    洛佩斯那条地道修建于三十年前,是萨瓦罗城市最古老的地道之一。

    这要归功于洛佩斯那位具有国际视野,和超前意识的父亲。

    当年他父亲和五个兄弟一起在美国那边打黑工,后来瞧见许多人,千方百计地想从墨西哥边境偷渡到美国。

    等到赚了钱,这些人,又千方百计地想回墨西哥衣锦还乡。

    这让他父亲老洛佩斯,嗅到了巨大商机。当即带着兄弟五人返回墨西哥,不分昼夜地花了几年时间,掘出一条隐蔽地道,专门向这些人收取高昂地交通费。

    洛佩斯家族就是靠着这条地道起家,发展到了今天,这条地道的出口早已换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“美国那边用的什么探测设备?”办公室内,叶青很感兴趣地问着,这位不知为何有些拘谨地墨西哥大商人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震动传感器一类,自从三年前美国人在边境装了一些探测设备后,墨西哥这边再有人挖地道,大部分掘挖到一半就会被发现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,这些设备需要事先钻探出一个深孔,埋入地下?!?br />
    洛佩斯一边说话,眼睛一边不停盯着办公桌上,那座精美的大厦模型。

    这一刻他才恍然察觉,马路对面那座宏伟地摩天大厦,就出自这位年轻人之手。

    这得要多少钱啊??!

    “哦对了~那些被发现的,都是那些长距离地道,在隔离墙下面挖的狗洞,往往得靠警察巡逻才能发现。现在我的那条地道,直接在地上铺了地毯,走路时都我都要求他们不许出声?!?br />
    洛佩斯到不觉得说出这些有什么关系,这位年轻总裁的产品都被美国禁运了,他能对美国有好感?

    “那应该是针对某些固定震动频率的分析仪器,单纯震动传感器,会受到大型车辆的震动干扰?!?br />
    叶青点点头,“其实破解起来很简单?!?br />
    “侦测震动最简单的方式,自然是侦测机械震动?;涤胁豢上墓潭ù湎?,螺旋叶片旋进泥土也有固定的频率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如果采用手工挖掘,今天挖一下,明天挖一下,工具换着来,那仪器自然无法检测到?!?br />
    洛佩斯愣住了,这位年轻的总裁,莫非想教坏自己……

    随后他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但是手工挖掘搁现在肯定行不通。几年挖掘时间,这投资回报期限也太长了点,几十年前行,现在几年时间,变数太多太多。

    “至于机械挖掘嘛,那就更简单了?!币肚嗌衩氐男α诵?,很随意地敲着桌子,“机械震动不可消除,但是如果机械不依靠电机,或柴油机工作,自然也就没有震动?!?br />
    “你看我敲桌子,桌子会发生震动。如果我按压桌子,桌子受到同样的压力,但并不会发生震动?!?br />
    洛佩斯已经一头雾水了。

    “通俗点说,就是改变机械运动方式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公司过两天会推出一款新产品,只是这款产品不会有什么市场销路。所以洛佩斯先生,您要帮我们分担一下销量嘛?!?br />
    这句话,洛佩斯听懂了。从石化状态挣扎出来之后,他第一件事就是欣喜如狂地跑到办公桌前,握住叶青的手不停摇晃,“叶总您放心,这种产品我一定有多少帮您销多少?!?br />
    “不要激动,我们这款产品,只是针对越来越注重噪音污染的市区,给施工队伍在白天安静施工用的?!?br />
    洛佩斯一个劲保证,说自己来华夏后,见到日新月异的城市建筑感受颇深,正打算回去弄个施工队建小区楼盘呢,这种产品可算是帮了他的大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天后,巨兽重工低调上线了一款新产品。

    这款新产品压根就不对华夏销售,甚至连公司的销售部门都不知情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小型掘进机,它的造型很奇特,在旋挖机后面还有一个半圆形配重金属罩。一旦接通电源,这个配重金属罩就会缓慢进行不规则平面移动,来彻底转移旋挖机产生的震动。

    掘进机的掘进头也很奇特,不是传统的螺旋叶片。而是一排排钢刷,匀速地去刷泥土。

    叶青给它起名叫【超静音型掘进机】,还配了一本详细如何消除各种震动的施工手册。

    比如如果遭遇岩石之类坚硬障碍,可以通过最传统的火烧岩石,再浇冷水,来破坏岩石结构。遭遇硬质土层,可以先用水管淋湿。

    没有生产厂家,也没有联系电话。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地三无产品,但价格一百万一台,比市面上小型旋挖机贵了几十倍。

    看着着十台设备被洛佩斯联系的海运渠道运走,叶青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这种小型掘进机,如果去刷普通土壤,一天可以掘进上百米距离。就连刷下来的泥土,也会顺下面斗盘被传到设备后面。

    想用震动传感器,来检测到这种设备,完全是做梦。

    因为它产生的机械噪音,远远低于自然环境中的天然噪音。

    暂时能做的都做了,至于能往美国那边渗透多少,就看这些墨西哥商人的本事。他们本事越大,叶青赚取的三倍积分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心情愉快,自然也就想找点什么愉快的事情干。

    从公司回来后,叶青随手给兜兜发了条微信,问她能请到假么?

    如果请到,我带你去浅岛市玩两天。

    嗯……

    叶青真是目地不太好说,但兜兜自己也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过了会儿,回了个害羞表情。说刚刚去请了一下,主任答应放她两天假,不过得把节目提前录好。

    “嘿嘿?!币肚喔址⒘烁龌敌Φ谋砬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