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滴滴~”

    “三号探测器检测到前方存在镍基合金?!?br />
    一千米深位置的领主战舰,正在沿着海沟一点一点的探索。

    货舱内,两名电子使者已经盯了三个小时的屏幕,看了天文数字般的回传数据,却依旧没有丝毫疲惫。

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,九号鱿鱼探测器,又传回检测到前方存在镍基合金的报告。

    这一次,电子使者顺手在另一台电脑上,标记了一下,因为这块镍基合金的残片轮廓略有可疑。

    随着搜索的继续,越来越多的报警提示声,在货舱内响起。

    电子使者也越来越多地,在电子地图上,标注出可疑残片的位置信息。

    当第十三块残片被标注后,电子地图上,已经呈现出一个半圆形的残片散布区域。

    如果有头脑灵活的人根据散布推算,多半会发出狂喜笑声,确认那架天鹰舰载攻击机,就在这个残片散布的中心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,在电子使者眼中没有引起任何波澜,只其中一位起身朝驾驶舱的通道走去,

    “老板,已经找到飞机残骸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叶青兀然回头,“我怎么没有听到确认残骸的警报声?”

    “鱿鱼号还没有发现,不过根据残骸散布位置,已经可以大概推算出坠机地点?!?br />
    看着电子使者标注的几个残片轮廓,叶青立刻调转领主战舰,将十二台鱿鱼号集中到那片散布区域。

    “滴滴~”

    “三号探测器检测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滴滴~”

    “十二号探测器检测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滴滴~”

    “二号探测器检测到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报告越来越多,叶青的肾上腺素也在一点一点的拔高。当整个领主战舰内,响起凄厉警报声,共有四台鱿鱼探测器,同时在残片散布位置,检测到镁合金、镍基合金,与核弹上外壳上的贫铀合金时候。

    叶青觉得自己的思绪彻底爆开了,心中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喜悦,“找到了,终于被我找到了?!?br />
    看似顺利,用时半天??稍谡獗澈?,是几十名怪兽花费半个多月时间,通力打造出的顶级搜索设备在扛起技术大梁。

    当然这也存在一点点运气因素,因为运气不好的话,搜索完这片海域,起码要两天时间。

    看着屏幕上,那个不停闪烁的红点,和呈包围趋势,围在红点旁边,代表了鱿鱼号探测器的绿色小点,叶青马上切入其中一号探测器的指挥权。

    一号探测器安装了特殊的摄影机和强光照明灯,叶青控制它打开设备,朝残骸地点潜去。这里水深五千米,水压恐怖,光线只能在水中传递出几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显示器传回的画面一片灰白,海底积了一层厚厚的火山灰。这里地形起伏,当鱿鱼号绕过一座低矮山丘时候,立刻发现了目标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更加低矮的山丘,从轮廓上看,依稀能辨别出是三角形。当叶青控制鱿鱼号,用尾部推进器轻轻吹掉一片尘埃后,露出了里面已经严重锈蚀,变成了和火山灰一个颜色的飞机残骸。

    警报器狂响,一枚呈椭圆形的贫铀合金物体被感应出来。只是面对这一大堆残骸,叶青实在分辨不出核弹藏在了哪里,看样子只能整体打捞。

    飞机残骸严重锈蚀,但核弹外壳丝毫不用担心。别说在海水里泡几十年,再泡一百年。由人类用最尖端冶金技术制造出的核弹外壳,也不用担心被海水腐蚀坏。

    巨神号还有一天才能到,叶青趁着这个时间,操作鱿鱼号一点一点吹去残骸上的尘埃。

    根据公开资料记录,这架战机坠海时,飞行员已经跳伞。最后飞行员死没死叶青不知道,反正不在飞机残骸里膈应人就行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八百公里外,一艘仿佛用整块金属锻造,无论从哪个角度观察,都会觉得充满钢铁力量的庞大船舶,正乘风破浪地,朝着领主战舰位置驶来。

    这是拥有世界第一起重能力的巨神号!

    它的船头呈钝锤样,上面镶嵌着一块城门似地巨兽重工合金LOGO。船身拥有储水配重舱和货仓,船的后部,则是斜拉铁索桥也似地高耸起重臂。

    从电机到起重揽,全部由怪兽打造。除了核心的起重臂,工程船上还安装了多种大型工程设备。

    驾驶舱内,一名金属专家面容冷酷地站在船舵前掌舵。而负责海图导航,和船舶参数的船员也都由怪兽们担任。整艘船只配备了九名怪兽,基本一名怪兽要干五个人的活。

    至于船员的资格证书……

    这种走后门弄来的资格证书,不提也罢。

    “呼叫巨神号,这里是宫之浦岳调度中心,请汇报您的位置。我们查询到,您的预定航线会经过我们西北部海域位置,那里正在发生强降雨和巨浪天气?!?br />
    “请务必改变航道,或先前往我们港口避风,待到天气转好后重新起航?!?br />
    巨神号的公共无线电频道内,传来略带焦急的英语呼叫声。

    电子使者是懂英语的,毕竟电子计算机这块全是英文,但们全当成了耳边风。

    “喂~巨神号,收到请回答?!?br />
    最后被叫烦了,电子使者回一句:“区区7.5级海浪,我们巨神号不放在眼里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调度台那边沉默了几秒,接着原本安静的公共频道内,一下炸了窝样的热闹。

    “我是塞丽娜号远洋油轮,兄弟。当初我抱着和你们一样的想法,现在我们已经顾不得动力系统的损耗,正朝着避风港口全速前进?!?br />
    “我是落日号散装货轮,兄弟听我们一句劝,要么绕道要么寻找避风港口,这片海域邪乎的狠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兄弟,你们是什么船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外星战舰?!钡缱邮拐卟焕洳蝗鹊鼗亓艘痪?。

    无线电里一片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“谁来救救我们,这里是蓝宝石号。我们失去了一套动力系统,现在已无法返航,我们现在已无法返航?!?br />
    伴着笑声,无线电里忽然传来急促的求助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蓝宝石号你们不是最早前往避风港口的么?”

    “啊~蓝宝石号?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调度中心,蓝宝石号请你立刻汇报位置和情况,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