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一帮外国记者来公司门口,会有什么效果?

    作为掌握了舆论权的记者,当他们同心协力时候,完全可以起到颠倒黑白的效果。

    尤其是像这种针对私人企业,而且是一家华夏企业,简直黑白任他们评说。

    他们说巨兽重工践踏人权,扣押了一名记者同行。就算巨兽重工这边拿出证据,证明这人是一名入侵工厂的商业间谍又怎样?

    这帮记者又不指望在华夏这边搞新闻,他们要把新闻传回国内,让国内那些用户们观看。

    巨兽重工哪怕把这个假记者揭了个底朝天,只要他们不报到,国外用户们照样不知道。他们只会在内心,留下巨兽重工是一家野蛮的公司,是一家践踏人权的独裁公司形象。

    这很影响巨兽重工在欧美的潜在客户群,恰好现在巨兽重工的多款产品,都被欧美国家禁售,更任由这帮外国记者信口开河。

    动动手指,动动嘴皮子,记者们就能有一大笔外快创收,这种毁人清白的好事,再来一百单他们也照接不误。

    而作为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瞭望镜情报组织,已经把电话打到了巨兽重工。

    电话是亚洲区情报负责人劳雷塔打的,先是转到了前台,再转到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数十声才被接通,劳雷塔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我向您抱歉。为了营救我的同伴,我们不得已采取了一些让您不愉快的小手段?!?br />
    “当然,您只要释放我们的同伴。贵公司楼下的那些记者们,自然会马上离开。而那些报道,也不会登陆任何新闻渠道?!?br />
    “你就是劳雷塔?”叶青翘着二郎腿,用一种很耐人寻味地眼光,去看着楼下那帮国外记者。

    这会儿,楼底已经吸引了不少路过群众。保安队长吴粤翔,正带着一帮保安们在楼底维持秩序。而那些记者们,一个个跟逮住了窃国大盗似地,围着保安们连珠炮样的发问。

    “是我,叶先生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您释放我们的同伴,不仅这些报道不会公开,我们还愿意支付一百万美元的赎金?!崩屠姿昧骼暮河锼档?。

    “那老子如果不放呢?”叶青眨了眨眼,语气很是轻松。

    “我劝您最好别这样做,不值得?!?br />
    劳雷塔语气也很轻松:“我承认您很有能力,但这些是国外的媒体记者,比任何敌人都难对付。如果您还想用同样的方式,去对待这帮记者。我想收了钱的他们,一定会不留余力地为您塑造一个新的残暴形象?!?br />
    “对了叶先生,能冒昧问一下。您为何不选择报警,或是将我们的人移交国安呢?”

    “大概因为你们长的像苍蝇吧?!?br />
    “人我是不会放的,你可以多叫一些媒体过来。才来三家,你是看不起我们巨兽重工?”

    “还有,帮我向张羽天带一句话,我要让他一个月内破产跑路?!?br />
    “如你所愿,叶先生?!崩屠姿笮?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蓝天大厦门口又多了两家国外媒体,一家德国一家西班牙。

    路人到是没聚太多,因为公司保安在外围负责维护秩序。经常从这路过的群众,也都熟悉了巨兽重工被媒体包围的情况。

    当然他们不知道,这一次媒体们是在捣乱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采访?”

    “我们记者有自由采访的权利,你们这是妨碍新闻自由?!?br />
    “巨兽重工太让我失望了,一家不尊重人权的公司,即使产品再优秀,也不值得消费者去关注?!?br />
    几位记者吐沫横飞,一边秀着普通话,一边想冲过保安们的阻拦。

    身强力壮的保安们完全处于劣势,因为在全程摄影机无死角拍摄下,他们只能非常非常被动地,用身体去阻挡这帮记者??啥苑饺疵挥姓庵止寺?,这碰一下那碰一下的小动作不断,看样子是想把保安们的脾气给挑上来。

    只要保安这边有人忍不住,哪怕推了记者一下。

    那在后期视频处理中,他们的职业剪辑师,都能把它剪成一段堪比动作片的劲爆新闻。

    原本新闻都快搞出来了,保安中已经有人用公牛一样愤怒的眼神,瞪着他们,手中电警棍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忽然~

    这帮保安们一个个用手指抵着无线耳麦,在集体沟通着什么。

    是要有大动作了么?

    记者们一个个瞪大眼,目露期待。

    一名身穿便装,身上散发着猎豹一样危险气息的男人,从大门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人手里拎着一个金属包,保安们齐齐回头,用目光注视这位男子。

    “金先生?!倍映の庠料枳叩浇鹗糇颐媲?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可以开始了?!苯鹗糇乙驳愕阃?。

    队长吴粤翔转过头,很诡异地,冲记者们一笑。

    这个笑容好危险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接受谁的采访?”吴粤翔一边笑,一边走向最近的一位记者。

    “我是NBC新闻电视台的记者布里奇曼,我们想采访你们公司的总裁?!闭馕患钦咄ζ鹆诵靥?,神情傲慢道:“我们有线索表明,你们公司无故扣押了我们的一位记者同行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大点声?!蔽庠料栌檬值沧《渥鎏沧?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线索表明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~”吴粤翔反手就是一巴掌,狠狠抽在了这位记者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老子叫你大点声,你他妈没听见?”

    五辆堵在门口附近的新闻采访车,阻碍了不相干人的视线,数十位记者齐齐发出惊掉下巴的呼声。

    他怎么敢打人?

    疯了,他竟然敢打一位外国记者,还是NBC电视台的记者?

    疯了一定是疯了,否则这位保安队长怎么会送出一个天大新闻给他们?

    哈哈~NBC记者的一个耳光,换来劲爆国际新闻,比什么都值了。记者们看着自家摄影师举着镜头的动作,心中全是惊喜。

    “好啊,凶残的面目终于露出来了?!狈ü实缡犹ǖ募钦?,用手指止住吴粤翔,“这下看你们怎么抵赖,我要报警,为我们的同行讨回公……”

    公道的道字还没说出来,吴粤翔又是反手一巴掌,打在了法国国际电视台记者的脸上,这一巴掌直接把他打闷了。

    “呱噪!”

    “还有谁要采访的,一个个给老子排队来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完了,刚刚视频已经被我们录下来了?!币幻钦咭а狼谐莸暮暗?。

    “哦~”

    吴粤翔跨出两步,又是一耳光甩过去。

    彻彻底底的震惊,他们内心掀起惊涛骇浪。这家公司绝对疯了,这已经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,他们的尊严被侮辱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把视频传到网上,摄影师,快把刚才视频剪辑出来?!?br />
    “坏……坏了……”摄像师惊慌地拍打着摄像机,“黑屏了,就刚刚那个男人走过来时候?!?br />
    “啊~我的也黑屏了?!?br />
    “等等~我的机器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手机,用手机?!庇屑钦叽颐δ贸鍪只?,结果手机死活开不了机。

    一个,两个,三个,很快所有人都发现手机黑屏。

    这时候新闻采访车内,也冲出了几位身穿马甲的外国员工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车里所有设备一下子黑屏了?!?br />
    “还有谁要来采访?”吴粤翔跨到这群急成热锅蚂蚁们的记者中间,大声询问:“还有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