暴雪足足下了五个小时,当暴雪停止的时候,领主战舰已经被埋了半个身子在雪地中。

    这种景观谁看过,一时间,叶青从舷窗外看过去,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轮廓,也要没有任何方向感和景物可言。

    叶青启动领主战舰的推进器,将周边几米厚的积雪全给吹开,再次露出埋藏在下面的可燃冰,接着继续作业。

    第六阶段的它,货仓容积刚好一千立方米,装载水源可以载重一千吨。

    从这里也能看出领主战舰的庞大,因为一千立方米如果换算成货柜,就要长宽高各十米的庞大体积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黑夜,专心致志工作的叶青也察觉不到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等到两台多功能机械臂,将可燃冰切割出一千立方,整齐码放在了货舱中。叶青掉头返回中云时候,已经过去了二十二小时。

    领主战舰在冰雪中,拉出了一条恍若巨龙行走的痕迹。

    不过不用担心,用不了两小时,狂暴的风雪就会将痕迹掩埋。

    等到领主战舰披上伪装的外壳,钻入大海中遨游时候,就没叶青什么事了,自动巡航即可。

    生活舱内,叶青躺在床上到没多大的困意。

    这会儿搁在外面的卫星信号接收器,信号断断续续,可能南极上空,没有网络卫星覆盖的原因。闲来无事,叶青用手提电脑,打开一份电子地图。

    这份地图是全球地图的平铺图,上面内容非常简单,就是七大洲的洲名,和海域名称,连个国家名字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上面多了一份普通地图没有的标识,那是八个核弹标识。分别位于美国的四周海域,还有地中海,大西洋,和太平洋。

    这八个标识,是美国从1956年起,第一架B47轰炸机,一头栽进地中海海域以来,一直到1980年期间,在茫茫大海上,因为飞机或潜艇失事,而遗失的核弹。

    根据叶青后来查询的美国官方解密资料,发现这20多年中,美国官方宣布的“断箭”事故共有32起,大部分都是载有核弹的轰炸机失事。当然大部分的核弹已经找到。

    现在地图上标识的八个海域,则因位置不确定,和水域太深原因,而无法打捞的核弹。

    时过境迁,这些遗落的核弹也早已被洋流带起的海底尘埃所淹没,美国也彻底放弃了寻找。

    从这点也能看出冷战时期美国的强大,竟有八枚核弹遗落在海里。要不是蔡教授告诉,叶青又查找到官方资料,打死叶青也不能相信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细致研究过这些资料后,叶青决定把目标放在1965年,一架A-4天鹰舰载攻击机,坠入太平洋时所携带的核弹。

    首先这里位于冲绳岛三百多公里外的深邃海底洼地中,是日本海从千岛海沟,经小笠原海沟,延伸到马里亚纳海沟的一系列洼地之一。失事位置水深接近五千米,地点范围较小,幽暗的海沟中,也能完美地隐藏领主战舰踪迹。

    当然领主战舰时潜不到这个深度的,第六阶段的它,最大潜深只有一千米。

    叶青必须打造一套可以承受超高压海水的深潜器,和科技程度极高的搜寻设备。

    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其实怪兽工厂早已给出了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两天后,领主战舰一路风平浪静地,返回龙溪滩工厂。那些被密封在货舱内的可燃冰,立刻转移进数十个冷库中密封储藏。

    现在可燃冰有了,剩余的材料叶青也让公司那边开始采购。那些高纯度金属采购不到,则工厂自己冶炼。

    只要有了武器级钚,能源塔就能竖立在工厂中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接近一个星期的与世隔绝,叶青觉得特想找人说说话,聊聊天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,在和精巧大师,与金属专家开了一晚上会,讨论深海潜航器的方案后,变得更加强烈。

    怪兽们虽然也能聊天,可聊的都是机械工业。

    比如为了能抵抗住五千到六千米深的海水压力,叶青和他们就在讨论把潜航器的外壳造成圆球形,为了更长时间的续航和实时监控,还要设计出一款能够承受巨大压力的线缆。

    每下潜一千米深,潜航器就要多承受住外壳上,每平方米一千吨的压力。哪怕是五千米深,这个压力也达到了五千吨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通俗地打个比方,一座五千吨级的锻压机,不停冲击一辆汽车。如果能拿出让汽车不变形的外壳材料,就有了制造这种深潜器的资格。

    在外人眼中,可能是很正常地总裁带着工程师,在一起讨论产品方案的会议??稍谝肚嘌壑?,隐藏在伪装者工作服之下,是头长犄角,仿佛从黑暗与蛮荒中走出的怪兽模样。

    看着很顺眼不假,但叶青是人类呀,连着一星期跟他们呆在一起,超寂寞的。

    所以等到华灯初上,皎洁的月亮悬挂在了天空时候。叶青换了身休闲夹克,将数据眼镜调整成浅色,开着奔驰G65上街浪荡去了。

    G65是一台大马力肌肉车,网上俗称大G,很受男性青年喜爱。

    当然叶青也不是漫无目的,顺着环海大道驶入市区,走了几条街后,将车停在了城西工行的家属楼附近。降下车窗,放着轻柔地音乐,叶青准备等兜兜一起去吃晚餐。

    炫酷的座驾,还有车内帅气男人,这两者组合到一起,非常能吸引异性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不,叶青停车不到一分钟,就有一位穿着有些艳丽,容貌大概能评个六分半的姑娘,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地走过来问路。

    “帅哥,请问一下这附近哪里有诊所,我心跳有些快,喘不过来气?!闭馕还媚锴崆岱鲎×舜驡的后视镜,摆出柔柔弱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太熟悉这里,你可以用手机在地图上找?!币肚嘧旖乔唐鹨桓霾灰撞炀醯牡靡庑θ?,眼前这位女孩,如果在大学里,怎么也能评个班花之类,属于众多男同胞争相献殷勤的对象。

    “我…我手机没电了,您可以帮我找一下诊所么?”

    “前面左拐,巷子里有一家诊所?!币晃簧泶┛Х壬∑ぜ锌?,有着柔美秀发,和让人心醉容颜地白皙女孩,面带笑意站在了车旁,“怎么了这位女士,您哪里不舒服么?”

    “没…没有……”搭讪的姑娘讪讪地退了两步,随后红着脸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她说她心跳快,喘不过来气?!币肚嗲咳套判σ?,或许是心有灵犀的缘故,今天兜兜穿的衣服和自己很搭,都是年轻的运动休闲风。

    “叶大哥,人家看见你,也心跳加速呢?!卑锥刀糇懦荡?,冲叶青俏皮地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“上车,哥带你吃大餐去?!币肚嗯牧伺某得?。

    上车关门,叶青也升起了车窗,正准备问兜兜有什么好吃地推荐,兜兜却做了个嘘声的手势,随后在轻柔音乐伴奏下,搂住了叶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