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着夜幕掩护,领主战舰在海面吹起长长浪峰,朝着无边大海冲去。

    一百五十节的航速,在陆地上已经接近三百码,而坐在驾驶舱内,叶青只能察觉轻微颠簸,和海浪被气流吹开的轰轰声音。

    待到白天,领主战舰已经驶出东海,在茫茫无际的太平洋上飞驰。

    这一路都是自动巡航,怪兽负责望风。

    至于会不会有人看见一艘大型游艇在水面疾驰,那就不是叶青去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白天透过网路办公,夜晚休息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领主战舰已经绕过澳大利亚,到达南极外海。

    驾驶舱内温度二十四度,室外气温零下十六度。

    此时,海面中已经有大片冰山漂浮。领主战舰不时从海面暗冰上驰骋而过,爆发出巨大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下午,冰山消失海面不见。

    取代地,是一望无际的美丽白色冰陆画面,领主战舰骑在了冰面上,依靠四部喷流推进器,喷射压缩空气前进。

    这里安静地仿佛另外一颗星球,海面被冻结,喷流推进器吹起冰面上浅浅的雪花,就像一道白色狂龙在冰面起舞。

    此时的气温已经零下二十度,叶青放起了激昂的音乐,按照电子地图上标注出地各国科考站位置,选择一条最隐蔽的路线登陆。

    不知走了多久,前方白茫茫寂静的世界,隐约出现了起伏的轮廓。

    冰层不可能有起伏轮廓,有点话这说明南极大陆到了。

    叶青精神一振,距离陆地还有数千米时,一个大幅度摆尾,让领主战舰漂移似地在冰面上划出一个巨大的圆弧??翱巴T诹艘豢橥蛊鸬木奘媲?,在电子地图上做好这儿的信标,随后切换操作设备。

    从外面看,这艘诡异地在冰面飞驰的大游艇,突然像是成了精一样,从船底爬出一个钢铁巨兽,伸出锋利的前足。

    那是两根装了锋利凿子的机械臂,在叶青控制下,这两根机械臂“咄咄咄~”啄木鸟一样,把周围所有的冰面凿碎开来。

    冰面破碎,自然领主战舰也掉入了冰窟中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把伪装外壳藏起来的领主战舰从新爬出近两米厚的冰窟中,再利用四根钢铁巨足,朝陆地攀爬。

    这里是古迪纳夫角,由一位踏入南极的探险家名字命名。

    当然,这位伟大的探险家的南极之旅并不美妙,数百年前因为缺乏防寒设备,穿着羊毛毡靴的他被冻坏了两根脚趾和一根手指,而他的另外一位同伴,则永远长眠在了南极。

    一切托科技的福,叶青现在又可以品着烈酒,穿着单衣欣赏起窗外景色。

    猩红色的外壳暴露在洁白的世界中异常显眼,所以等攀上陆地后。叶青跟怪兽们一起往身上穿戴厚重的防寒服,随后开启舱门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靠……??!”

    舱门打开的瞬间,巨大的温差,让叶青有种坠入零下几百度液氢池中的错觉。舱内温暖的空气瞬间被狂风吹散,原本安静的环境,也被恐怖的大风呼啸声替代。

    残酷的大自然狠狠给叶青上了一课,原本呆在温暖安静的驾驶舱中,看着窗外夹杂着雪花的大风卷过,让叶青有种南极也不过如此的错觉。

    可舱门一打开,叶青马上就冻的感觉血液凝固,呼吸被冻结。

    室外气温零下三十四度,可这风速足有八级。

    “砰~”地一声,舱门被叶青关上了。当然他人也没下去,两位青面獠牙的巨力苦工踏进狂风中,从货舱中拖拽出纯白色伪装网。

    他们似乎视狂风和极寒如无物,硬是顶着大风将伪装网蒙在领主战舰上。顿时猩红色的炫酷外壳消失,领主战舰与纯白色大地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继续前进,按照电子地图点出的可燃冰位置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南极科考队员传来资料,谁又能想象到在不毛之地的极寒南极,竟然储藏了世界最丰富的可燃冰资源呢?

    那片埋藏在地表的可燃冰矿,距离这里有一百多公里远。

    同样这里距离华夏驻守南极的科学考察站中山站,也有一百多公里远。三年前的暖季,中山站考察员,在测绘地形时无意中发现了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一路上,遇见起伏的山岭,领主战舰要么绕道要么攀爬,遇见平地,就打开推进器在雪地上滑行。

    太阳歇歇挂在半空,已经凌晨一点,这里依旧是有些暗淡的白天。到达了地图区域,叶青发现这里竟是一片望不见尽头的冰雪平原。利用机械臂扫开平原上的积雪,叶青赫然发现冰原下方是另外一幅透明的冰冻世界。

    带了一点点浅蓝色,无数气泡被永恒的冻结在了里面?;褂心遣恢呛卧蛐纬傻牟ɡ宋坡?,似乎在无声诉说只属于它们的美丽。

    这些全是可燃冰,相比起埋藏在几百米深的永冻土层和海底的可燃冰,这里简直唾手可得。当然,恶劣的自然环境隔绝了所有人的脚步。

    现在叶青带着领主战舰来了,寻找一处边缘位置,领主战舰再次探出机械臂,启动大功率激光切割机,圆规划圆一样,倾斜着在冰层上切开一个圆锥体。

    随着炙热的激光走过,冰层被整齐切开,不过在另一台机械臂举起巨大的冰锥时,下面的可燃冰轰地一下蹿起蓝色火苗。

    叶青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,可燃冰与空气接触后只会缓慢挥发,所以燃烧并不剧烈,激光点燃了它,把盖子重新盖一下就能捂灭。

    弄灭火苗,机械臂架换成了轮片切割机,高速旋转地轮片按照一立方米的尺寸,工整地从里面切割出一块块可燃冰。

    氤氲透明地可燃气体慢慢从临时矿坑中挥发,每切割完一块,机械臂就会夹着它送入领主战舰的货仓中。

    一立方米的水是一吨,可燃冰重量也差不多,所以叶青最少得切割出一千块。不知不觉中,舷窗外怒吼的狂风渐渐停了。就在叶青以为遇到了个好天气时,一片鹅毛般的雪花打着旋涡,落在了叶青的眼前。

    一片,两片,无数片,雪越下越大。在叶青切割到了第两百块时候,鹅毛大雪变成了巴掌大,消失的狂风重新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都白了,即使隔着舷窗不倒十米的距离,叶青已经完全看不清机械臂的样子,更别提切割可燃冰。室外气温也陡降到了三十九度,雪花中还带了刀片样的冰碴,打在舷窗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这种极端恶劣天气,如果被徒步行走的科考队员遇到,恐怕结局只有全军覆一途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来南极,叶青估计再活三百年,也别想见到如此震撼的自然景象。

    好吧~

    既然切割不成,弄点可燃冰,一边烧烤一边赏雪去。穿着单衣的叶青起身,朝生活舱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