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点了,不过内容多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机场贵宾室简单举行过会见仪式后,在两位市长亲切陪同下,焦急地美国环保局局长兰斯洛特,第一站先参观了位于工业园区的污水处理厂。

    经过连夜施工,此时的污水处理厂,已经整洁一新。工厂周围没了那些无害,但味道非常重的有机沉淀物。

    工厂内,能够擦拭的地方也都擦拭了一遍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常年生活在衣香鬓影里头的兰斯洛特局长,还是被这里的味道,熏地直捂鼻子,连口热茶都喝不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等兰斯洛特局长,看见了折磨他整整一星期,位于巨大工业废水池中心的强电离污水处理设备后,他觉得这一切都值了。

    视频哪怕看过无数次,也没有站在这台,代表了最高工业水平的污水处理设备面前,来的震撼。

    兰斯洛特局长一行眼睁睁看着,那一池堪称剧毒的粉红色工业废水,在那台神奇设备的处理下,一点一点恢复到清澈。

    那些从工业废水中提纯的固体污染物,散发着强烈刺鼻的异味。

    可此时的兰斯洛特局长,一点也不觉得难闻。

    想一想政府每年在工业污水污染上,要投入多少亿美元去治理。

    多少人因为水资源被污染,而造成身体上的影响。短短半天,白宫官网就破纪录地收集到十份签名??杉拦嗣?,对工业污水污染有多么的深恶痛觉?

    想到这儿,兰斯洛特局长更加坚定了,要将这种设备引入美国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局长先生,我想我们白宫远远低估了这套设备所代表的深远意义?!卑坠旃砜ㄆ章?,悄悄在兰斯洛特耳边说道:“总统先生刚刚上任不久,如果您能将这种设备引入美国,我想总统先生的支持率,一定会大幅度提高?!?br />
    “而局长您……”

    助理卡普伦露出个你明白的眼神,后者点点头,心照不宣。

    整整一个上午,兰斯洛特就泡在了污水处理工厂。这让夏明雨和邬顺云两位市长,既高兴,又在内心不停骂人。

    高兴地是另外几个参观项目,根本没准备充分,兰斯洛特局长把时间都耗在这里,不去别的地方参观那是最好了。骂人是因为兰斯洛特局长,一直赖在这里不走,他们也要陪着闻污水处理厂里的怪异味道。

    最终磨蹭到了中午,兰斯洛特局长一行,才恋恋不舍离开污水处理工厂。

    午宴在市政府的会客大厅举行,菜肴美味,可兰斯洛特局长明显有些心不在焉,不停翻看手表上的时间。等好不容易挨到了两点多,他马上提出要参观下一个项目的请求。

    “两位市长,上午辛苦你们了。你们政务繁忙,接下来行程我们自己过去就行?!崩妓孤逄鼐殖の竦亟ㄒ?,两位市长不要跟随,因为他去巨兽重工不仅仅是参观,还有非常重要的谈话。

    两位市长也是心知肚明,可如此重要的客人前来访问,他们不陪同又实在有点不符合接待流程。

    那就把排场摆大一点儿,让兰斯洛特局长感受到中云政府的诚意吧。

    两辆梅赛德奔驰打头,数十辆奥迪A6L垫后。骑警开道,路上红绿灯信号管制,确保全线畅通。

    “嘟嘟~呜呕~呜呕~”

    在前面开道的骑警摩托,发出清脆的警笛。这样一条行车队伍,从市政府驶出地一瞬间,就吸引了路人全部注意力。

    有眼尖的人,还发现在车队中,有一辆黑色的NBC新闻采访车,车窗降下,一名老外摄影师在举着相机不停拍摄。

    NBC是美国最大最著名的电视台之一,和华夏官方电视台一样,他们在全球各地都有外派记者。这次NBC记者从燕京跟到中云,主要是兰斯洛特局长,想把他访问中云市的过程全部拍摄下来。

    强电离污水处理设备在美国那边,舆论热度非常高。把此次访问行程,以新闻方式记录下来,是想让美国民众们知道。他们选举出地这个总统,是位做事效率极高的领导人。不像上一届总统,上台前承诺的那些事情,拖拖拉拉到下台后也没搞完。

    这种可以刷声望地事情,兰斯洛特局长,自然要帮总统先生办的漂漂亮亮。

    怀揣着期待,兰斯洛特局长一行享受着无数羡慕妒忌的目光,来到巨兽重工公司大厦前。

    此时蓝天大厦门口,已经拉了一条长长条幅,铺了红地毯,那位意气飞扬的年轻总裁,正站在几位形象与气质皆佳的靓丽姑娘中间,欢迎兰斯洛特局长一行的到来。

    充当礼宾车的奔驰停稳,提前来到这里布置的NBC电视台摄影师,与华夏这边众多媒体一起,用镜头记录下这一刻。

    闪光灯狂闪,车门打开,兰斯洛特局长奔波了两天,终于见到了这位让总统先生头痛不已的年轻总裁。

    “兰斯洛特先生,欢迎你从美国远道而来?!币肚啻偶肝幻览龅慕哟?,和公司管理层上前迎接。

    “在美国,巨兽重工的知名度,可以与好莱坞巨星比肩。叶先生,总统先生让我带他向您问好?!本殖だ妓孤逄毓笮?,与之握手后,再依次和这帮管理层握手。

    还有那几位美丽的年轻姑娘,兰斯洛特当然不能忘记。

    美好的事物,总是让人心情愉悦。与这几位姑娘握手时,她们脸上带着羞涩,和略显激动的表情,让兰斯洛特的心情大为满足。

    不过在握到第四位姑娘时,兰斯洛特局长诧异地抬头,看住这位面若冰霜的年轻女孩。

    她的手好凉,兰斯洛特局长心里忍不住想,这位姑娘难道生病了,怎么手上一点儿的体温都感觉不到?

    管她呢,兰斯洛特局长准备抽出手,去握下一位。结果他猛地感觉到一股电流,从这位女孩的手上传来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兰斯洛特局长握住麻木的右手,在所有媒体和随行人员的疑惑下,像摸了电闸一样痛苦的不停甩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兰斯洛特先生?”叶青装作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费了好大力气,兰斯洛特才忍住痛苦,强颜欢笑道:“可…可能有静电?!?br />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荡荡走进公司,有NBC记者随行负责采访。这一路,兰斯洛特不停用狐疑目光,打量那位表情冰冷的女孩。

    简单参观过办公区,兰斯洛特悄悄在叶青耳边说道,“叶先生,能不能去办公室,单独谈一谈?!?br />
    “不要着急兰斯洛特先生,我们有一下午的时间?!币肚喑迮员吒涸鹋纳愕腘BC摄影师挑眉一笑:“兰斯洛特先生,为了欢迎您的到来,我们公司特意安排了一些擅长才艺表演的员工,给您准备了几个节目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吗,那是我的荣幸?!崩妓孤逄卦谛睦锖薏荒苡萌啡ピ乙肚?,表情却不得不装出欣喜。

    移步会议大厅,打算硬着头皮,看节目的兰斯洛特一行人,忽然愣住了。

    前面临时搭建起来的舞台上,赫然站着一群身穿花花绿绿服装,手拿扇子,年龄比兰斯洛特还要大一旬的老阿姨们。

    这些老阿姨高矮胖瘦全有,她们看向兰斯洛特,这位中年帅气老外的眼神,完全是在咀嚼与消化。

    “等等,叶先生,您说这是您公司的员工?”兰斯洛特强忍住掉头逃开的冲动,惊吓道:“您有没有弄错,这些人的年龄比我还大?!?br />
    “这是我们保洁部门的阿姨们呀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,兰斯洛特先生,您歧视这些人老心不老,放弃了享受天伦之乐,而依旧坚持在岗位上的阿姨们?”

    给兰斯洛特十万个胆子,他也不敢说看不起这些阿姨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兰斯洛特与白宫办公厅助理卡普伦对望一眼,都从对方眼神中,看见了忍一忍看完的无奈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,小啊小苹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震人耳朵的广场舞音乐声音响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兰斯洛特艰难发现,这首节目终于完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松一口气时,一位目光带着探寻,走路有些畏首畏尾的小老头,抱着一把有些年头了的二胡走上台。

    “这位也是我们公司食堂打杂的刘大爷,兰斯洛特先生,您别看他职业平凡,但他可有一颗对音乐不停追求的音乐家之心?!币肚嗯牧伺纳砼岳妓孤逄氐母觳?,示意他少安毋躁。

    “嘎吱~嗯啊~啦~”

    这位小老头拉动手上乐器的第一瞬间,兰斯洛特就有种耳膜被刀子刮过的痛苦感觉。

    简直是末日,常年生活在衣香鬓影里头的兰斯洛特,哪里遭过这种罪,他用一副重度便秘患者才有的眼神,呆呆看住了叶青。

    后者同样露出在忍受这种刀锯之音的表情,察觉到兰斯洛特的目光,这位年轻总裁转过头,挤出笑容:“兰斯洛特先生,好听嘛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