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人机这东西虽然不算稀有产品,属于有钱就能买到,但不是喜欢摄影的,谁没事买这个玩?

    听这帮人的口气,似乎要用无人机组个队,将方圆十里的空域都监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航拍无人机,例如大疆公司最新产品??梢宰龅街涂瞻胄∈?,最大航速上百公里每小时,高空一个360度云镜头,监控数十里范围和玩的一样。

    更何况用几台一起监视?

    办公室内,气氛忽然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这可如何是好,别说数十里,几里外,隔壁翻过山就是印度阿萨姆邦。这伙人藏着黄金不卖,多半也是在印度那边联络了买家。

    就冲印度那边,军人伙食都能扣一大半,掺动物饲料进去的狠主。指望那边帮忙抓一伙身怀重金的人,还不如现在就劝说这伙人苦海无涯回头是岸,来的有效。

    不答应也不行。

    就像那家伙说的,用无人机监控起来,对他们的安全也是一种保障。

    拒绝了,委实让人怀疑。

    时间已不容让人考虑,章之潼凝重地对巴素察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一帮胆小如鼠的家伙,想折腾你就折腾去吧?!?br />
    等到电话挂掉,连叶青都在皱着眉头沉思。

    “原先计划调特警围捕,现在看来,必须重新制定计划?!闭轮酒鹄锤娲牵骸拔业孟然厝チ?,立刻向局里汇报这个消息?!?br />
    等到章之潼匆匆离开,叶青随口问道巴素察:“你们之前有确定了详细时间地点嘛,如果已经确定,或许还可以提前埋伏不动?!?br />
    “没有~连不识字的绑匪,都知道交易时候要临时变换好多地点?!卑退夭炜嘈α?,他是彻底服气了,这帮劫匪要是跑去溙国,恐怕连皇宫都能偷个三进三出。

    这手段,比美国大片都不遑多让,华夏这边导演又有新素材了。

    事情超越了巴素察可以帮忙的范畴,他只有等待江南省警方这边拿出主意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中云市公安局内,章之潼骑着一辆踏板摩托匆忙回局,立刻向戴梦盗窃大案的专案小组,汇报这一情况。

    因为案情重大,作案手法先进,社会影响巨大。高度重视的江南省公安部门,特地派遣数十位技术干警进驻中云市公安局,成立专案联合调查小组。

    小组组长是一位有着多年一线办案经验,靠着过硬本事一步步走到处长职位的刑侦骨干。

    他叫严江,身形偏瘦,额头上皱纹很多。

    距离捉鼠计划收网还有三天,现在整个专案小组神经紧绷,一条条命令,被飞快布置下去。

    从整个省内挑选特警精英与藏西省警方联合行动。联系包机,后天直飞藏西。

    结果,章之潼带来的消息,让全体小组成员当场惊愣在原地,一个个嘴巴张开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快,十万火急,大家赶紧开会讨论,”组长严江最先反应过来,召集全体同僚商量对策。

    封闭的会议室内,空气交换机开到最大,也挡不住里面呛人的烟气,这些人一根接一根,在那儿眉头紧皱,冥思苦想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问过中云电视台的摄影师,他告诉我们,现在的航拍无人机,功能已经强大到,可以直接投入战场使用的地步?!?br />
    担任专案小组协调员的章之潼,坐在靠近出风口位置,咬着嘴唇道:“他告诉我,现在高端的无人机,无线??鼐嗬肫吖?,无需网络就能画面实时传输,甚至还有提前规划飞行轨迹的功能?!?br />
    “还有动态识别跟踪功能,自主避开障碍,智能返航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靠~这他妈太先进了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申请军方提供干扰技术,那样就等于打草惊蛇?!庇惺√吕吹母删а狼谐?。

    “对方团伙人数四到五人,抓捕行动少于二十人,人员安全性就无法保证。预定交易区域,都是大片大片的荒山,连一颗树都找不到,咱们想悄悄渗入,一准会被天上的无人机给抓到?!?br />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都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伙人逃窜出境外?!弊槌ぱ辖抗獬林兀骸拔颐巧砩霞绺鹤胖厝?,抓不到这伙歹徒,那我们一日就不能睡安稳。因为我们都知道,放任这伙歹徒壮大,那下一次,就是给社会造成更剧大的财产损失?!?br />
    “实在没有办法,那就在附近的所有道路口悄悄设伏,碰运气看能不能提前堵到?!?br />
    “同时更换随行的伪装人员,换上省内最有战斗经验的人上。堵不到他们,就在交易时候选择抓捕。稍有异动,就地正法?!?br />
    随着组长的话音,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内,陷入了沉重与悲壮的氛围。

    兔子急了还咬认,一旦交易时,依靠假扮成不法商人的警员强行抓捕,那对方必然不会束手就擒,血战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还有最坏的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这时候,这帮劫匪已经越过边境,跑到了阿萨姆邦藏了起来呢?

    这伙劫匪,是一帮干警抓了几十年罪犯,也从未遇到过的顶级技术型罪犯。直到现在,警方还摸不到他们行踪,鬼知道这伙能去当教授的高智商罪犯们,还有哪些手段?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巴素察返回溙国,一位身穿西装的精瘦男人被他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人年约三十岁,典型的溙国人面孔。他的目光冷漠,偶尔流出一股只有在擂台上常年生死搏杀,才能养出的无畏凶狠。

    这是巴素察打算派过去的接头人,临走前,巴素察悄悄告诉叶青。他这位得力干将,从十几岁起就登台打黑拳,后来被一位背景不干净的老板请去当保镖,几年时间学的一手好枪法。

    再后来那个老板倒了,就被他招来在手底下混饭吃。

    这人格斗素质不用挑,不过文化水平太低是他的致命缺点。任何一门外语都不会,交易时候,只能看搭档的警员眼色行事。

    整个专案小组,看着这位虎口、胳膊、后颈出,露出各种奇怪纹身的莽夫,一时间头如斗大。

    这种人,抓起来丢监狱判个十年有期,才是他最好的归宿。

    让他去配合警方演戏……

    但这又有什么办法,原本巴素察那边准备了一位懂的英语的老滑头,警方这边准备了一位头脑灵活,获得过硕士学位的技术型干警,用来跟这帮高智商罪犯打交道。

    可现在眼瞅着有可能要打一场惨烈的正面战斗,对方能派出这种莽夫出马,已经给足了天大面子。

    “组长,要不派我去吧?!?br />
    会议室内,章之潼在一帮男干警惊讶的目光中站了起来:“我是女人,最能让他们放低戒备。而且我在警校,蝉联了两年的近身格斗第一名奖杯,也有过抓捕重犯的经验?!?br />
    “胡闹?!弊槌ぱ辖偷嘏淖雷?,训斥道:“如果要从这里面选一个人,那也是我去?!?br />
    “呜呜~呜呜~”

    章之潼刚想抗争,兜里的电话忽然无声的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她是小组的协调员,负责小组的对外协调联络,也是唯一一个电话要保持开机的组员。

    拿起电话,是叶青打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