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溙国合作建立污水处理工厂半真不假,项目自然是有的。

    只是环境考察、项目论证、选址建设这些程序走下来,不知猴年马月能走完罢了。

    巴素察来中云,主要也不是为了这个。

    否则他随便派几位员工过来就行,他为了漂亮地,完成叶青交代的任务悄悄而来。

    探头探脑地闪进办公室,已经混熟络了的巴素察,直接喊叶青老板。

    “老板,您交代的事儿差不多办成了,现在就等警方那边布局完毕,咱们的这次捉鼠计划,就能圆满完成?!苯趴诤?,难得换上一身深蓝色西装的巴素察,从爱马仕皮包里掏出一份中文版报告书,递到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报告书完全手写,字迹一板一眼,个头老大,和小学生字体似的。

    根据报告上看,巴素察的那几位品行不正的下属,已经成功和这伙人牵搭上线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这伙人的头脑,简直好用的到可以去当侦探。他们虽然没有任何接触过黑色道路的经验,可和这伙人打交道时候,提出的各种交易方案,让巴素察这边都叹服不已。

    既然选择了第二种不合法的交易方式,那这伙人就有了充足理由,来隐藏自己行踪。

    比如他们很有技术性地提出,无人交易方案。

    这个无人,是他们无人。

    四十公斤的金属铑,并不需要太大面积。金属铑密度大,四十公斤只需要一个小小手提箱就能装下。双方确认好预定交易地点,他们事先把金属铑连同保险装置,隐藏在附近,再用电话通知他们验货。

    验货完毕,就直接把货款转账到一个海外账户上。

    为了杜绝他们拿了货就跑,他们会在别处秘密监视金属铑的箱子。一旦发生这种情况,保险装置就会被启动。

    根据他们能配比出恐怖的铝热剂来看,这个保险装置,绝不会只有“哔哔~哔哔~”大声报警那么简单温柔。

    杀头卖买有人干,赔本生意无人做。

    按照正常思路,在双方没有恩怨下,任何一方撕毁交易只会血本无归。哪怕这伙大盗们出尔反尔,收到货款后,发神经再启动保险装置,坐镇溙国??刂富拥穆蚍?,也能匿名向华夏警方报警,提供线索。

    抓到抓不到人另说,海外账户肯定会被国际刑警冻结了。

    巴素察哪敢答应如此高科技的交易方式,之前几通电话,华夏这边都没追踪出头绪,再按照他们方法来,保证连个鬼影子都抓不到。

    将这伙人引出来,再绳之以法,才是巴素察目地。

    所以巴素察一口回绝了他们,说这种交易方式,他的手下安全没有保证。如果你们不能亲自带着金属铑交易,那这个生意就不要继续谈下去。

    他巴黑虎,没空跟一帮藏头露尾的胆小鬼,玩电影里的高科技把戏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商量,巴素察直言了当告诉他们,不能接受这点,就不要再打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这一等,就是足足等了一星期。

    这一等,也等的中云市和整个江南省警方心里直发毛。巴素察那边,才终于等来这伙人妥协的电话。

    亏得巴素察经验丰富,料定了这伙人必会妥协。

    等叶青看完全篇手写报告,巴素察才扬起脖子,有些邀功地道:“老板,您猜一猜,交易地点我们定在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这我哪里知道,报告中又没写?!币肚嗝×讼掳?,从椅子上端坐起来,这家伙肯定是故意卖弄的。

    “藏西省和彩云之南的边界,同时也是与印度接壤的国境线?!?br />
    “翻过山就是印度阿萨姆邦,这伙人一定打着交易后,就越境出国的主意。毕竟他们手中可不仅有金属铑,还有第一次作案窃取的黄金珠宝?!?br />
    巴素察啧啧有声:“现在印度经济,被货币改革弄得一塌糊涂,好多邦都陷入了以物易物的穷困局面,黄金在那里,比美金还好使。他们越境之后,靠着这些黄金保证过的比地主还舒坦,全世界任意遨游?!?br />
    “原本我想把地点放在内陆,可他们死活不同意。你们江南省警方,也不敢再让我逼他们妥协了,就定于三天后,在那里交易?!?br />
    “你派人,还是警方派人乔装?”叶青忽然想到上一次,章之潼带来的那截镜面无缝管。

    这伙大盗绝对给自己准备了充足的武器防身,凭这伙人的智商,会不会在交易时看破端倪,然后选择拼个鱼死网破?

    “我这边必须派人,他们找的是溙国人做买卖,总不能去俩华夏人吧?”

    “我派一位,你们警方也派一位,冒充我们这边找的向导?!?br />
    “老板,你放心,心理专家已经分析过这伙人的性格。对方是高技术型人才,性格非常冷静,求财才是他们目地。之前两起作案,连小猫小狗都没伤一个,何况交易时候呢?”

    “交易时候我们带两把手枪防身就行了,等我们一走,特警突击队立刻追上去抓人?!?br />
    叶青耸了耸肩膀,觉得这事儿应该不用太担心。现在整个江南省警方高度重视这件案子,那么多刑侦专家,再办不好一个抓捕行动,干脆回家带孩子得了。

    “咄咄~”

    这时候,办公室门被人轻轻扣起。

    叶青喊了声进来,只见门被推开,一位带着黑色遮阳帽,身穿黑色皮衣,双手插在兜里的酷酷女生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章之潼?”叶青乐了,刚想到她,他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叶青~”酷酷地章之潼抬头微笑打招呼,再随手关上门:“我来找巴素察先生,三天后就是行动的日子,我们需要沟通一下行动细节?!?br />
    叶青笑着点头,用办公桌上内线电话,通知外面暂时不要来找自己处理事务。

    这是章之潼与巴素察第一次见面,互相问好后,他们坐在了一侧沙发上,并不刻意回避地,聊着即将收网的“捉鼠行动”。

    叶青有些无所事事,翘着二郎腿,一边翻看电晶手机地销量。一边用余光欣赏起章之潼侧坐着的靓丽风景。

    从叶青这个位置看过去,她那玲珑婀娜的腰肢曲线,有着磁石一样吸引男人目光的魔力。

    把成为警察奉为最大理想的章之潼,从小就磕头拜师学习武艺??梢圆豢湔潘?,她地身手有多好,身材就有多好。

    当然~叶青觉得自己就是很单纯的欣赏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~”

    “叮铃铃~”

    美好时刻,被一阵清脆铃声打破。

    铃声来自巴素察随身带着的卫星电话,告罪一声,巴素察拿起电话一看,结果立马冲章之潼和叶青,做出嘘声动作。

    “是那帮大盗打来的?!?br />
    停了两秒,巴素察按下免提,拿出随身带着的录音笔,再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“黑虎先生,昨晚我想了一夜,觉得我们这次交易,似乎有些不太安全?!?br />
    “谢特~比兔子还胆小的家伙。不放心那就别交易,我巴黑虎没空陪你们玩游戏?!?br />
    “不要误会黑虎先生,我很有成诚意?!钡缁澳嵌说纳舴浅F骄?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给我们之间的交易,增加一道安全的保险?!?br />
    “交易地点我们不变,但为了防止意外。我特意购买了几架??嘏恼瘴奕嘶?,到时候提前放飞一组无人机,监控我们交易地点方圆数十里范围的动静?!?br />
    “这也给您增加了保障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了它,你和我,就不用担心有警察埋伏在四周?!?br />
    “法克!”

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“我日……”

    叶青,巴素察,章之潼。

    三人狮头金鱼眼神一样,你看我,我看你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样一伙人,他们为什么要去当罪犯,明明可以凭本事在社会上混地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