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个陀螺?”

    国会大厦的某个房间内,叶青走后,总统满脸问好地,看住了水晶茶几上的那份礼物。

    成为总统以前,他是一名叱咤风云的大资本家,什么样的礼物没见过?

    宣誓就职总统后,万国来贺,礼物收的多到数不过来。

    从非洲国家赠送的珍贵宝石,到大国赠送的顶级手工艺品,就是没收到过陀螺这种别致的礼物。

    叶青委婉拒绝的态度,让他生气。连带着,这份礼物也让他看着很不顺眼。一个陀螺能值几个钱,虽然送的礼物贵了,有贿赂嫌疑??梢膊荒芩嬉獾剿鸵桓鐾婢吖窗??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马上澳大利亚的代表,要与您会见一面,时间十五分钟,然后与各国代表一起举行晚宴?!?br />
    助手薇兹安静的走过来,向总统汇报接下来的行程,然后拿起茶几上,那个镶嵌了巨兽重工LOGO的木盒。礼物收多了,眼界自然也就高了。能入总统眼的礼物少之又少,有些礼物,连成为他孙子孙女的玩具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就比如眼前这个陀螺,既然总统没有发话,那这个礼物唯一的用途,就是被她送到总统的专属库房中,可能到总统离任,都没有重建天日的资格。

    就在薇兹已经摸到了木盒时候,门外响起敲门声音,这是澳大利亚代表到了。

    作为老美的铁杆盟友之一,澳大利亚政府代表的待遇,自然有所不同,薇兹马上转身去代表总统开门。

    打完招呼落座,薇兹自然也就退了下去准备记录重要的对话,等澳大利亚代表走了,再去收回礼物。

    盟友归盟友,既然双方代表了两个国家,那自然就有不同的利益追求。而且面对铁杆盟友,或者说铁杆小弟,总统先生的态度也随意很多。

    澳方希望总统先生,能把以往的矿石采购合同继续扩大。总统先生学着他第一位客人叶青那样,打起了太极。

    “瞧,这是巨兽重工送给我的礼物?!弊芡诚壬缸挪杓干夏竞?,笑着打岔道:“这是我收到最好笑的一份礼物,真不知一个陀螺,有什么好送的?!?br />
    说完,总统先生随意的打开木盒,又随意的捏起那枚做工精美的陀螺,在半空对着底座随意一旋。

    “嗡~”

    总统先生歪歪扭扭的旋动陀螺,可陀螺在半空中见鬼,立刻调整姿态,激光样笔直地落在了底座上。

    “?!钡囊簧?,陀螺接触底座一霎,就转到了底座的最中间位置,然后立在那里高速旋转。

    经过这一打岔,总统先生又有了新话题。

    一分钟过去了,总统先生发现陀螺还在旋转。

    两分钟过去了,澳大利亚代表,发现陀螺还在旋转。

    三分过去了,黑色陀螺依旧转成一圈模糊的身影。总统先生很疑惑地问了一句:“这个陀螺为什么不停下来?”

    “可能……马上就停下来了?!卑拇罄谴碚饣岫丫橇俗约阂凳裁?,他被这个陀螺给吸引了。总统先生也好不到哪去,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陀螺。

    它转的已经足够久,说不准下一刻就要停下来。

    坐在一侧,默默充当记录员的薇兹,不知不觉,也用余光看住了茶几上那枚陀螺。

    守护在门口的总统保镖,也悄悄往茶几上偷瞄。

    说不定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这枚陀螺就会晃晃当当的停下来。

    四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五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总统先生与澳大利亚的代表,互相对了对眼神。他们有点怀疑人生,眼前的陀螺难道是盗梦空间里的那个陀螺不成?

    总统心想明明刚才,我根本就没使劲去转这个陀螺。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晚餐的时间快…快要到了?!敝洲弊燃枘训陌涯抗獯油勇菀瓶?,飞快看了下时间,她怕错过陀螺倒下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这种类似强迫症的感觉,几乎每个人都有。因为这打破了人们脑海中根深蒂固的认知。

    陀螺不都是转一下,不到一分钟就停了么?有人旋转陀螺时候,都喜欢用尽全身力气,因为这样陀螺可以多转一段时间,特别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可是,六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事情反常,那就会引起人们的注意。更何况这个幺蛾子陀螺,已经反常到了让人震惊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等这个陀螺停的再去参加晚宴,应该…快停了?!弊芡诚壬行┗骋傻目戳税拇罄谴硪谎?,后者同样不敢确定的点点头附和总统。

    七分钟过去了,与规定的晚宴时间已经超出了一分钟,然而陀螺依旧在旋转。

    “啪嗒~”一声,总统先生一把碰倒了陀螺,总不能让这个陀螺,来耽搁他与各国代表共用晚餐的时间吧。

    然而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陀螺被碰倒后,并没有意料中打了几个回旋后停下来,而是倒下后,被施展了魔法样快速的立了起来继续旋转。

    看似神奇,其实是有科学道理的。陀螺内部拥有结构精密到让人发指,类似陀飞轮样的自稳部件。

    “???”助手薇兹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门口那位眼神好到可以充当飞行员的保镖,眼珠子顿时瞪大。

    “啊~这是什么陀螺?”总统先生有些慌乱的伸出手,将陀螺攥在手中。

    这下,陀螺彻底停了。让屋子里所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,否则他们会对自己的眼睛产生怀疑。

    重新将陀螺放回木盒的凹槽里,助手薇兹走过来,想收起整个木盒。

    “放在那儿,等我回来后好好研究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与各国代表的晚宴上,总统先生有些心不在焉,脑海里总在想那个陀螺。

    那绝对只是一个不含任何电池或者磁铁的陀螺,这点负责检验的安全人员们可以保证。

    那为什么,陀螺一转就停不下来?

    有点强迫症的总统先生,心想晚宴之后,自己就进入政务处理的时间,不需要与任何客人会见,可以好好观察一下,那个陀螺到底能转多久。

    一小时后,晚宴结束,总统先生乘坐专车返回白宫椭圆办公室。

    助手薇兹坐在他的对面,手里捧着个印有怪兽LOGO的木盒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总统先生立马要过木盒,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办公室。散发着历史沧桑感的坚毅桌上,已经堆了一堆的文件等待他去批复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他取出陀螺,再次旋转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柠的很认真,也很用力。陀螺在半空就是笔直状态,等落入底座上。总统先生决定先不管它,取过一份文件认真观看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,等到五分钟后。认为上一次可能出现某种巧合的总统先生,已经无法把注意力保持在文件上。

    而是频繁转头,看住一旁的陀螺。

    从数十秒看一次,到后面干脆一把丢掉钢笔,就那样直勾勾地把目光凝聚在陀螺身上。

    他不信了这个邪!

    陀螺没有道理不停不下来,那他就要亲眼看到陀螺倒下来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八分钟过去了,陀螺依旧在旋转。

    九分钟过去了,总统使劲揉了揉,因为全神贯注看着模糊身影的陀螺,已经有些酸痛的眼睛。

    十分钟过了,总统先生的眼睛已经不舒服了,就在他想放弃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陀螺,忽然出现了一丝晃动。

    这是要倒下的征兆啊啊??!

    “快倒下?!?br />
    “你快倒下??!”

    可是十一分钟过去,已经陷入了轻微抓狂的总统,发现陀螺颤颤巍巍地,就是不倒。

    你不倒,我怎么去阅读文件?

    这个陀螺有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