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面只有叶青一人可以前往,所以临行之前,叶青已经把要送给总统先生的小礼物给带着。

    手机之类的重要物品,也早交给会场外的金属专家保管。

    叶青起身离开的那一刻,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安琦重工的掌门人也在其中,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,有些浑浊的眼神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他早就认识了叶青,虽然只是通过网络上的照片。但做为安琦重工最大的竞争对手,这位老者比在场所有人,都要关心叶青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很可惜,他视叶青为最大对手。

    而叶青昂首阔步,从他附近迈着步伐经过时,看都不看他一眼,完全当成了空气。

    嗯~

    一个快要入土的老人,叶青怕自己这双骄傲飞扬的眼睛,刺激到他。

    九个国家,上百位赫赫有名的大佬,即使有个别人不认识叶青,但他们总认得邀请叶青的这位女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她叫薇兹,新任总统身边的助手之一。由她出面邀请的客人,自然也是前往总统所在的房间,与总统举行私人会谈。

    就像学生会里选拔出了会长,叶青身后被一帮妒忌目光,烤炙地火辣辣的。人人都在心里愤愤不平,这小子要发达了,为何总统邀请会面的人不是我。

    手里拿着木盒,叶青跟随薇兹穿过长长的洁白大理石走廊,来到一扇相当古朴的厚重红杉木门前面。

    木门应声打开,里面竟然间布满现代化检测仪器的房间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会见总统之前,还请原谅,我们需要进行一次安全检查?!鞭弊韧溲Φ?。

    叶青自然不会说什么,并且参加峰会前已经将手机交给怪兽保管,走了一遍安检通道。当然,哪怕想说什么也没用,安检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两位西装革履的工作人员,用探测仪量了叶青一遍。而叶青要赠送给总统先生的小礼物,则被放置在一个用厚实铅壳打造的检测仪中,两名坐在电脑前的工作人员,对这件礼物进行射线扫描,与电磁信号检测。

    这些人轻车熟路惯了,不到两分钟就确认礼物安全,随后重新交还给叶青,说了声抱歉,并打开了里面的一扇现代化玻璃门。

    又是一道走廊,走廊尽头是一扇印刻了白头鹰徽章的木门。薇兹引领叶青来到木门前,轻轻敲了敲。

    随后薇兹对叶青补充了一句:“您有十分钟的时间?!?br />
    “咯吱~”一声,木门被一位人高马大的白人男子打开,露出里面厚如绿茵的地毯,和棕红色漂亮的书柜,与两张跟环境很不搭调的机械工学椅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对本不该出现在这间充满历史厚重感房间的机械工学椅,是专为叶青到来而准备的。

    两张机械工学椅间,摆了一张椭圆形水晶台面茶几,茶几上放了一本杂志。而在右边机械工学椅上,坐着位金色头发,面庞带了点点微红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是老美第45任总统,同时也是地球上,最有权势的男人之一。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我是叶青,我代表巨兽重工,向您真诚的问好?!闭庖豢?,叶青真的有点紧张了,以至于说话时候,不自由舔了舔发麻的嘴唇。

    总统的目光很温和,同时也很随意。他坐在椅子上,随手摆了个请坐姿势,爽朗笑道:“叶先生,欢迎前来美国?;⒍僖恍?,让你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感觉像是走进了大自然,这里的空气很清新,绿化做的非常好,同时也非常有历史底蕴?!币肚嗦踝沤粽挪椒?,坐到另一张机械工学椅上,手放在大腿上时候,悄悄使了点劲,压住有些想抖动的大腿。

    见面前,叶青觉得自己沉着如山,能与总统谈笑风生。见了面后,才发现心里扑通扑通跳,以至于说客套话时候,都没说好。

    华盛顿有历史底蕴的话,那让华夏一大票历史名城叫什么?

    薇兹给叶青端了一杯红茶,叶青说了声谢谢,随后才想起手中的木盒。

    “总统先生,这是我们巨兽重工,为您准备的一份小礼物?!币肚嘟馇读司奘拗毓OGO的木盒放到茶几上,再把木盒打开。

    总统看了一眼礼物,发现竟是一个银白色底座,和一枚黑色陀螺。这让他微微一愣,不过很快换上笑容:“很别致的礼物,当然叶先生远道而来,我也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?!?br />
    他的助手薇兹,很快取过一只细小的长方形木盒,木盒打开,里面是一只黑色的钢笔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上任之后,第一天签署总统令,使用过的十二只钢笔之一?!?br />
    “很有纪念意义的礼物,我会细心保管,并用它来签署我们公司的文件?!币肚嗑醯谜夥堇裎?,和自己的陀螺一样有意思。

    “对了叶先生?!弊芡趁蛄艘豢谧约旱暮觳?,语气很是随意问道:“昨天参观的雷神公司,还另你满意么?”

    当然满意,雷神公司的脸都被我打肿了。

    不过叶青估摸总统先生,并不知道自己在那里狠狠蹂躏了他们。想来也是,这种涨他人威风的小事,哪个会无聊去向总统汇报?

    “非常满意,雷神公司很多地方,都值得我去学习?!贝耸币肚嘁丫荒敲唇粽?,有些放松下来,并且在心里估摸,从进来到现在,应该有两分钟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他助手说这次会面,只有十分钟时间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客气了,雷神公司可造不出如此让人着迷的椅子?!弊芡诚壬俅温冻鲂θ?,却是话锋一转:“叶先生,你有兴趣,来我们美国发展么?”

    正题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叶青吐出一口气.散淡的目光看向他身后的书橱,那里摆放了许多羊皮纸封面书籍。

    “美国是世界唯一超级发达国家,这里是全球最优秀的市场之一。我们巨兽重工,当然有兴趣来这里发展?!?br />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叶青感慨说道:“我们还没有做好准备,如果要在今年实现这一计划,我想有一定的难度?!?br />
    坐在座位上的总统,眼角笑容慢慢消失了。

    因为叶青委婉拒绝了他的邀请。

    当然他并没有生气,或者说,眼前这位年亲人,并不理解他真正的意图。

    即使巨兽重工答应他,前来这里设立分厂,为老美解决了几千位就业指标,拉动了当地十几亿的经济发展。在他眼中,也只是沧海一粟,没有任何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在我还未成为总统之前。我的一位朋友,向我推荐了机械工学椅?!?br />
    “随后如你所见,我爱上了这款神奇的椅子?!?br />
    “这款神奇的椅子,也让我对巨兽重工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,让我迫切想知道,这家公司,除了机械工学椅,还有没有另外的产品可以让我享受”

    总统先生看了叶青一眼,片刻后说出了电离净化器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这款产品同样神奇,我特意督促了我们的医疗器械审核部门,让他们加快对电离净化器的审核?!?br />
    “当然~叶先生的另一款产品,更让我感兴趣?!?br />
    一张照片,被总统先生从搁在茶几上的杂志中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照片上,赫然照着一台拥有厚重装甲,可以抵御12.7毫米机枪子弹,在中远距离射击的警戒机器人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我从这张照片上,看见了巨兽重工,在军事产品上的强大实力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叶先生,能来美国投资一家,生产类似项目产品的公司?!?br />
    “我保证,巨兽重工的所有民用产品,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,畅通无阻?!?br />
    他以总统身份,说出此言,必然金口玉言,坠地有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