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一家在全球享有盛誉,历经百年不衰的军火公司,不得已要敞开大门,给一家造民用机械的公司去参观。

    而民用机械公司这边,还一副不领情,不感冒的态度,那这家军火公司会怎么样?

    造军火的,脾气本来就有些火爆。

    他们不觉得自己摆出高傲架势,有什么不妥。但人家用同样态度对他们,那等于脸上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如果说是一家老美的公司过来参观,雷神公司这边保证热情接待??刹恢?,一换了华夏企业,他们就不知不觉变得很傲慢,打心底想分出个高下。

    虚头巴脑,那是政客,不是搞技术开公司的。

    叶青这边,其实也差不离。

    一张图纸甩出去,这帮老外绝对要歇菜!

    一张机械图纸而已,副总裁伯索尔觉得赢的太没有技术含量。等按图做出来,就是他以老师的口吻,出题给巨兽重工的时刻。

    出于谨慎,雷神公司这边特意用一台不联网的手提电脑,去预览U盘里的图纸。

    结果图纸一打开,全程陪伴叶青一行,参观的雷神公司机械工程师布里斯科,和副总裁伯索尔顿时迷糊了。

    一个飞碟陀螺?

    巨兽重工做一个飞碟陀螺,送给总统先生当礼物?

    乍一看图纸,雷神公司这边,觉得巨兽重工的想法真他妈奇妙。总统先生要有那么好打发,他们愿意送一百个陀螺过去,还是纯金的那种。

    但是!

    有但是,就代表事情发生了转折。

    当雷神公司这边,将这份3D图纸,按照结构分解,剥鸡蛋一样剥开陀螺的飞碟型外壳时候,陀螺的内部机械结构,让他们顿时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上帝!

    他们看见了什么,飞碟外壳的内部,竟然拥有比陀螺仪还要复杂十倍的机械结构。有摆锤、有自转轴、有擒纵轮,有转子。继续放大,他们发现这些零件上,还标注了对应的摩擦系数,和尺寸精度要求。

    这伙人脑袋有点懵,总尺寸上显示这枚陀螺的直径,只有硬币大小,高度和普通陀螺一样。

    “很棒的设计,当陀螺旋转后,里面陀飞轮一样的结构,可以依靠重力旋转,来增加陀螺的稳定性。四个摆锤在转擒纵平衡机构的协调下,转速始终保持内部转速,高于陀螺转速,让陀螺产生更多的衡效果?!?br />
    雷神公司的机械工程师布里斯科不停赞道:“设计这份图纸的人,值得我去学习。他对机械动力学的理解,远在我之上?!?br />
    “设计这份图纸,怎么也要一星期时间?!备弊懿貌鞫彩歉瞿谛腥?,当然他打破头也想不到,叶青设计这份图纸只用了几小时时间。

    因为叶青越来越擅长设计图纸,并且有特别的设计技巧。

    “等等~那个年轻人什么意思?”副总裁伯索尔忽然想到了问题关键:“他让我们按照图纸,把这个陀螺生产出来?”

    “他疯了,还是觉得我们雷神公司,真是漫威里雷神托尔创建的公司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他空有想法,没有本领。想借我们之手,制造出这个陀螺,然后转送给总统先生?!被倒こ淌Σ祭锼箍企贫ǖ溃骸罢饫锩嫠姹阋桓隽慵?,哪怕是摆锤,他们都别想制造出来?!?br />
    “当然我们也不行,所以我们都被骗了?!?br />
    “可恶,这些东西魔鬼都搞不出来。里面最小的齿轮,只有一毫米直径,上面却要加工出二十四个小齿?!备弊懿貌鞫闹弊Ш樱骸澳Ч砜醇贾缴隙猿萋志纫?,肯定会直接杀了他?!?br />
    “别顾着发呆,我们走找他算账?!?br />
    副总裁伯索尔抱着手提电脑,绷着你在逗我玩的严肃表情,重新找到了叶青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叶青伸展了个懒腰,打了个莫名其妙的哈气。

    “你能把一台布加迪威龙跑车的发动机,做成拳头大么?”

    叶青刚想点点头,说可以。副总裁伯索尔就举起手提电脑,咆哮道:“瞧瞧图纸上都写了什么,一毫米直径,二级齿轮精度。上帝,这个齿轮还得是空心结构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生产的5毫米陀螺仪齿轮,才6级齿轮精度,他们敢标2级齿轮精度?”

    “还有轴承,你打算用头发丝去加工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……”叶青用余光看住他,嘴角露出一丝奇怪的笑容:“你们、造不出这个陀螺?”

    “废话,别说我们雷神公司造不出,就算波音,就算洛克希德,就算魔鬼,也休想造出它?!?br />
    “叶先生,我有一句俗语送给你,威士忌喝多了的牛仔,总以为自己可以用左轮打下飞机?!?br />
    叶青做了个嘘声手势,随后给身边的金属专家递了个眼神。后者冷酷地打开随身公文包,从里面取出一个巴掌大的木盒。

    普通的木盒上,镶嵌了一块在阳光下璀璨发光的怪兽LOGO。副总裁伯索尔一帮人,眼睁睁看着木盒被打开,随后龇牙咧嘴,互相对望。

    因为木盒中,静静摆了一块银色的底座,和一枚搁置在木槽中,与硬币相仿的飞碟形陀螺。

    “伯索尔先生,你猜一猜,我手中这个陀螺,是魔鬼制造,还是巨兽重工制造?!?br />
    “不…不可能,这绝对只是个实心的陀螺?!?br />
    “你转一下,不就知道了?”叶青眼里带着你可以试一试的不良鼓励。

    “他不敢?!币恢泵挥兴祷暗慕鹗糇?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场面足足僵持了超过十秒,伯索尔才鼓起勇气,一把接过木盒,放在桌子上,柠动核按钮般紧张地,柠动这个陀螺。

    “嗡~”

    黑色陀螺仿佛被施了魔法,与底座接触之前,就在半空调整成最笔直姿态。

    落入底座之上,一眨眼就转到了底座最中心位置,随后定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一分钟过去了,黑色陀螺纹丝不动,也没有声音,只有表面因为高速旋转而产生的模糊画面,在示意着它仍然旋转。

    两分钟过去了,黑色陀螺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三分钟!

    四分钟!

    五分钟!

    伯索尔一行人,也木头桩样,动也不动的站立了五分钟。

    六分钟……

    木头人伯索尔,忽然打了个机灵,狠狠掐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肌肉。伯索尔疼的龇牙咧嘴,再重新看住那个黑色陀螺,随后继续掐自己。

    机械工程师布里斯科也动了,他在不停猛揉眼睛,很快就把眼睛揉的通红,可陀螺依旧不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