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付出百倍努力,自然会发生奇迹。

    这句话,宛如一股清澈甘甜的鸡汤,除了叶青不信,很多人都信,因为巨兽重工做到了!

    一时间,许多关注巨兽重工官微的用户,都把个性签名换成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鸡汤哄人归哄人,巨兽重工做出的芯片,可一点儿不哄人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华夏所有使用费森尤斯公司芯片的厂家,除了天野重工外,全都致电巨兽重工,希望可以签订长期供货协议。就连日本那边,都有一半机床企业沦落。

    本来是个开开心心抢红包的欢乐年,因为巨兽重工的出击,天野重工管理层们一片哀鸿。

    从昨天开始,费森尤斯公司那边就开始电话接不停。

    往年这个时候,都是顾客们打电话过来,给这帮并不过春节的老外拜年,然后语气温柔地,商谈新的一年芯片采购合同。

    熟悉华夏国情的老外,也会抓住机会,把合同价格稍稍提一点。

    可是今年的电话,华夏这边客户语气,一个比一个强硬。

    “呵呵~不好意思啊,我们工厂倒闭了,以后没办法继续合作了?!?br />
    “伯尼先生,下星期我们合约到了之后,就不必再谈续约之事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不是降价就能解决的问题,我们总不能眼睁睁,在软件这块落后于同行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产品太落后,价格还死贵,服务态度差?!?br />
    “爱咋地咋地,我已经受够你们了,早点倒闭吧?!?br />
    面对订单疯狂丢失,刚把费森尤斯公司收购过来的天野重工,毫无办法。降价都不行,巨兽重工的芯片价格已经足够低。他们再降价,就得亏本甩卖。

    可就算亏本甩卖,也得有人愿意买才行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中午时候,叶青扯掉很不习惯的昂贵西装,换上了一件浅棕色皮夹克。

    换上这身适合年轻人的帅气装扮,叶青有些骚包的,对着镜子不停摆姿势。这件真皮夹克,是前几天和兜兜逛商场时候,兜兜帮他买的。价格到是不贵,三千多一点点,但穿身上显得非常有朝气,也非常帅气。

    今天是中云市企业家茶话会的日子,午餐政府招待,叶青特意穿的年轻一些,打算去刺激刺激那帮四五十岁的大老板们。

    打了个电话给父亲,让他在开发区大道路口等自己一起过去。

    结果拉贡达刚驶出地下停车场,就被一辆警车给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入眼是一名身穿着警察制服的女孩,她扎着短马尾,白皙皮肤中,透着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。

    女人穿上制服,会增添许多诱惑,漂亮的女孩子更是如此。曾有好事者在网络上对男性问卷调查;异性穿什么样的衣服,最能引发内心的冲动?

    最后得出的结论竟是军装和警服,因为这两种制服,都是为了维护和稳定国家秩序的存在。而男人骨子里渴望反叛,想通过挑战秩序来证明自己强大??上质抵姓庑┲刃蚓拖褡笊侥岩院扯?,让男人在面对这些秩序的时候,不禁气短。那挑翻身着制服的女人,就变成了最好的方式。能让男人从心里上和感官上,都获得极大满足。

    这位身着英姿飒爽制服的女孩,在叶青眼里,更多的是单纯欣赏,因为她是叶青的老同学章之潼。

    “叶青,你要去哪里,着急么?”章之潼冲叶青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去参加茶话会,不着急,你有事找我?”叶青也打开车门,示意她坐上车说话。

    “有个小忙,想麻烦你一下?!闭轮又品诖?,掏出一截很像玉扳指的银白色金属圆环,交到叶青手中:“捕鼠夹计划已经启动快一星期了,那帮歹徒真沉得住气,到现在还没有去与素察先生的公司联络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通过蛛丝马迹,拉网式搜索,终于在中云市,找到了一个被他们废弃的藏身窝点。我们通过微量痕迹检测,发现房间内有残留的纳米级铝粉,与纳米级三氧化二铁痕迹?!?br />
    “发现这点,可以断定这里百分百,是那伙歹徒的窝点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个金属圆环,也是从房间里发现的?”叶青在手上不停把玩着这枚金属圆环,入手沉重感,让叶青明白这枚圆环采用了硬质合金制成,圆环的口径刚刚好可以套入大拇指中。

    要不是指环另一边,有些切割痕迹没有打磨,叶青还真以为这是某位无聊人士,加工出来的金属扳指。

    “在一堆杂物中翻出来地,这是现场唯一遗留的金属零配件,应该是他们疏忽了,没有清理掉的漏网之鱼?!闭轮行┥四越畹厍昧饲枚钔罚骸拔蚁肜茨阏舛?,找找隐藏在这枚金属圆环上的答案?!?br />
    叶青点点头,从拇指上摘下指环,对着阳光仔细观看。阳光下,叶青可以观察到这枚圆环内部,拥有比外表更明亮的镜面金属光泽。

    “市场上的标准厚壁合金精密无缝管,外30毫米,内18点5毫米。圆环是从精密无缝管的一端,用车床车刀,一圈一圈车断的?!币肚嗲崆岣不方衔植诘囊槐吆峤孛妫骸罢庵治薹旃?,只有大型钢铁厂才能生产出来,主要用在高压流速管道上?!?br />
    “这也是我们痕迹检验室好奇的地方,按常理说,这种无缝管,不都是直接用切割机切割吗?”

    “我特意问过金属市场中,专做无缝管生意的商人。他告诉警方,所有店铺在按客户要求截断无缝管时,都拿专用切割机来加工?!?br />
    “歹徒们为何费时费力,用机床车断?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里面,有一位上了年纪的大师傅?!币肚嘧邢腹鄄煸不返慕孛?,发现内径表面,有一层0.2~0.3毫米厚,非常明亮的银色金属层,贴合在上。

    也正是这道金属层,让叶青手中的这枚圆环,内径变得比外表更明亮。

    “通常手艺越高的人,越有追求完美的强迫症,那些上了年纪,思想比较固化的人更是如此?!?br />
    “切割机切割无缝管,会产生大量地热,造成无缝管内径,有极其轻微,但不影响使用的热变形。这种热变形,在大师傅眼中,就是不可饶恕的误差,是侮辱手艺的废品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追求品质完美的他们,宁愿用机床,用切削液一点点车断这根无缝管?!?br />
    解释完,叶青又指引章之潼,看向内径截面处,那层明亮的金属层。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他们自己镀的一层铬,用来增加金属表面抗腐蚀性和耐磨性。在金属外表镀铬难度不大,但是在无缝管的内径里镀铬,就要很厉害技术了,尤其还镀的这么漂亮?!?br />
    接下来叶青的一句话,让章之潼立刻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“无缝管内部镀铬,他们一定在做枪,这枚圆环,是从枪管截下来多余的镀铬枪管?!?br />
    “没有膛线,口径又达到了18点5毫米,说明他们是在做霰弹枪?!彼档勒舛?,叶青语气变得很严肃:“对于这帮人来讲,别说加工膛线,就算是全自动突击步枪,都能轻而易举地加工出来?!?br />
    “并且枪支质量与精度,还是非常好的那种。至于子弹跟发射药,他们能调配出科学配比的铝热合剂,那做子弹更轻松,随便买点化学品就能捣鼓出发射药?!?br />
    章之潼郑重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巴素察那边公司,你们警方也协同一下,这伙歹徒真上钩,也尽量不要正面接触?!币肚嘟不分匦禄垢轮?,拍了拍她肩膀:“我再跟实验室那边打个招呼,让他们检测一下这里的金属成分,与市面上的同型号无缝管对比,找出是哪家钢厂生产的产品?!?br />
    “谢了,我的老同学?!闭轮睬崆崤牧伺囊肚?。

    与章之潼挥手告别时候,叶青嘱咐道:“我先去参加茶话会,你们在后面行动中,一定要注意安全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