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频里,这位员工抱着木盒继续走着。

    正当记者们猜测他在做什么时候,这位员工拐了道弯,随后一座颇具现代化风格的工厂出现在画面中。

    【亿合机床工厂】,六个用金属制成的大字,在厂房门口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找谁?”一名带着皮帽,上了年纪的保安从值班室里探出头。

    “大爷,新年好。我叫陶可新,我找这里的厂长,我是巨兽重工的业务员,和厂长约好了?!币滴裨贝佣道锾统鲆话谢?,熟络的抽出两根。

    “哦哦~快进去吧,厂长在车间等着你们呢?!?br />
    打完招呼,业务员陶可新抱着木盒走进工厂。一帮媒体记者,和张羽天就这样满头雾水地,看着他走进工厂,再走进一座占地颇广的厂房。

    “张总,请问您觉得,巨兽重工在关键时刻,发布这样一个视频直播的用意是什么?”

    嘉宾席上,有记者好奇发问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给业务伙伴送礼吧?!闭庞鹛煳⑽⒁恍Γ骸耙诤匣补こ矣械阌∠?,这是一家位于两江市工业园区,专门从事木材雕刻机床生产的工厂。收购费森尤斯公司后,我在审查他们业务记录时,发现这家工厂,一直都用的费森尤斯公司出品的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张羽天有些一愣。

    事情似乎找到了联系点,巨兽重工开直播,让业务员去拜访,和费森尤斯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工厂。

    这怎么看,都像是冲着他来的。只是不知盒子里,装的是什么……

    厂房内,一名有些秃顶的厂长,和业务员陶可新握手问好。这位厂长用有些抱怨的语气,问陶可新为何要选在今天上门推销产品,这大过年的,工厂都放了假,他还得多出一笔加班费,才能叫来几位本地工人过来负责测试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优惠嘛,我们总裁说了。凡是今天签订芯片合同的厂家,一律给八折?!?br />
    “那赶紧的吧,你们巨兽重工名气那么大,我还真好奇你们能做出什么芯片?!?br />
    厂长给请来加班的工人发了一圈烟,又递给业务员陶可新一根:“我们工厂生产的木材雕刻机床,一直用地是费森尤斯公司,出品的伺服电机控制芯片?!?br />
    “费森尤斯公司和你们是对手,这事儿我知道?!?br />
    厂长拍了拍陶可新的肩膀:“没的说,巨兽重工是咱们华夏企业。只要你们的芯片,能达到使用要求,价格又和费森尤斯公司的差不多,那我以后就用你们的?!?br />
    “许厂长,您这是对我们巨兽重工的不了解。当您了解之后,会发现费森尤斯公司的产品,根本不值一提?!币滴裨碧湛尚碌弊啪低返拿娑?,打开了他一直抱着的木盒。

    发布会现场,张羽天和一帮记者们,瞳孔和摄影机的焦距一样扩大。

    镜头特写的木盒打开后,露出整齐摆放在其中,仿佛黑宝石一样的漂亮芯片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张羽天瞳孔瞬间扩大到极限。

    这些漂亮芯片上,全用激光雕刻出,巨兽重工那抢眼无比的怪兽徽标。

    这就尴尬了,张羽天前脚刚在媒体面前大吹特吹了一番,巨兽重工不可能造出芯片。转眼人家已经开始视频直播,业务员找上他们客户的老家,去挖墙脚的经过。

    没关系,造芯片不是选美,光外表漂亮有什么用?

    最终还是要看芯片的技术!

    这位厂长应该抱着同样想法,漂亮的芯片并未让他很高兴,而是一挥手,召来工人们进行芯片测试。

    这帮工人的测试方法……

    简单极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专业生产木材雕刻机的厂家,直接把厂房里几台崭新的雕刻机拆掉控制盒,把原来的芯片给拆掉,换上巨兽重工的芯片,导入芯片的驱动程序。

    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负责摄像的那位员工,特意把镜头对准了那块被替换下来的芯片。

    费森尤斯公司的英文缩写,赫然印在这块芯片的背面。

    芯片更换完毕,工人抬来一块厚木板搁在了机床上,上传雕刻图纸,设定刀具转速。

    雕刻图纸储存在U盘中,机器检测到图纸,会用芯片里自带的算法数据,把图纸全部转化成刀具需要移动的坐标点。

    “嗡~”地一声,机床三轴刀头顺利启动。刀头旋转,主轴跳舞般,在木板上方不规则移动。

    木屑纷飞中,一朵巨大的菊花,也随着剥离的木屑,慢慢出现在了所有人眼前。这是华夏最经典的富贵花开花纹,但凡是雕花木门和家具上,都能找到它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老板,芯片能用?!?br />
    “主轴移动起来很流畅呢?!?br />
    “这块芯片计算图纸坐标,似乎比原来的要快。老外那种芯片,上传图纸后,起码要半分钟才能把图纸计算出来。这块芯片,我感觉也就十来秒钟?!?br />
    “等等!”许厂长忽然一抬手,喊道:“快去把另一台机床开动,让这两台雕刻机床,一起比一比?!?br />
    “这…这…不能啊?!闭庞鹛於钔肺⑽⒓?,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他是内行人,自然能看出巨兽重工的这种芯片,不仅可以用,似乎还非常的好用。

    擂台很快搭建完毕,两台崭新雕刻机,一台搭载巨兽重工芯片,一台搭载费森尤斯公司的芯片。

    同时间插入图纸U盘,设定同样的刀具转速,再同时按下开始按钮。

    雕刻机的液晶显示器上,几乎同时出现载入中的进度条。然而当巨兽重工的芯片载入完毕,伺服电机带动刀具旋转,在木材上做加工时。费森尤斯公司的芯片,进度条才走到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三十三秒后,搭载费森尤斯公司芯片的那台,慢吞吞进入雕刻工序。

    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两台明明一家工厂出产的雕刻机。

    费森尤斯公司芯片那台,竟然随着时间推移,落后的时间差距越来越大。从最初的二十三秒,到雕刻完成,竟落后了三分五十三秒。

    不仅是时间上的差距,两块富贵花开图上也能看出差距。巨兽重工芯片控制的那台,要更清晰一些,立体感更强。

    “老板,为什么会这样?”有工人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们的芯片,在3D图形计算这块,更优秀?!币滴裨碧湛尚陆馐偷溃骸靶酒涸鸺扑阕?,驱动电机运转。不同的芯片,不同的计算方式,最终反映到刀具上的运动轨迹,当然也不一样?!?br />
    “没错?!毙沓Сぴ谝慌钥竦阃罚骸熬透颐侵安挥霉酒?,跑去买费森尤斯公司芯片一个道理,因为之前的国产芯片算法不行,雕出来的产品没国外芯片处理的好?!?br />
    “陶业务员,不知贵公司这种芯片的价格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总裁说了,比您用的这种,价格低百分之三十,现在下订单,还有八折优惠。并且两年之内,芯片出问题免费更换?!?br />
    “我相信巨兽重工的产品,以后我门亿合机床工厂,就一律用巨兽重工的芯片了?!?br />
    许厂长笑的眉飞色舞:“这真是新年最好的礼物,快块,把盒子里的芯片全换到雕刻机上。有了这些芯片,咱们的产品又能更上一层楼?!?br />
    “老板,那原来的芯片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哈哈~就当倒霉砸手里了呗,我马上联系费森尤斯公司,一七年,咱们跟他说再见?!?br />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野重工的新闻发布会现场,媒体记者们,很无辜很意外地,看住了发言台上的张羽天。

    似乎在期待张羽天,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张羽天的嘴里,就像被塞了一台卡了磁带的录音机,支支吾吾半天,也蹦不出一个完整词。

    张羽天没反应,他背后的大屏幕反应迅速。

    刚刚完成一笔大单的业务员陶可新,还没来得及庆祝,画面一闪,就变成了另外模样。

    一名高高瘦瘦,同样抱着木盒的巨兽重工业务员,出现在了另一家工厂的大门口。

    工厂门口,【埃马克精工华夏有限公司】几个银色大字,在阳下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这家公司来头可不小,因为这是正儿八经的德国老牌机床巨头埃马克精工,在华夏设立的分工厂,也是亚洲区唯一一家分厂。

    这会儿,直播画面里,还有老外在大门口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我天,巨兽重工这是想把产品卖给德国佬?”有记者忍不住指着大屏幕喊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