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四点,叶青坐上专车前往签字仪式的会场。

    会场设立在证大喜马拉雅中心,场地谈不上多高级。但是前来参与仪式的嘉宾们和记者们,一个比一个有来头。

    这其中,有宝佳集团的老总戴先民,副总魏旭,总装部下属的部门领导,以及对警戒机器人感兴趣的,在非发达国家,拥有分公司或驻地的公司老总们。

    宝佳集团邀请如此多的嘉宾,自然是想一炮打响警戒机器人,这款全新产品的名头。

    这不,连华夏新闻频道的记者,都被神通广大的宝佳集团,给请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分钟!

    今天晚上七点,华夏新闻频道,会安排出一分钟的播放时间,来给本次签字仪式搞宣传。

    能做到这点,何止神通广大。当初天野重工,在欧洲斩获二十亿的大单,也只换来一段文字,和几个镜头的宣传。

    当宝佳集团的专用接待车,载着叶青到达会场时候。

    铺设了红地毯的会场外,已经有各路记者架好了长枪短炮,

    签名墙下,一位面色红润,眉毛很弯的中年男人站在中间,正被各路记者用话筒包围。

    他是宝佳集团的老总戴先民,哈工大——工学博士学位,拥有多年装备制造从业经验,和超过二十年的管理经验。

    当叶青的专车稳稳停在红毯前,五十多岁的戴先民也看见了准备下车的叶青,马上冲叶青挥手致意。

    这一挥手,围了一圈的记者,立马跟着雷达样扭转视野。

    叶青是这次签字仪式的主角,同时也是近期新闻热点中的话题人物。所以记者们看见叶青下车,马上跟戴先民道谢,拎着话筒把叶青给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请问叶总,巨兽重工这次与宝佳集团合作,推出军事用途的警戒机器人。那是否代表了贵公司,以后会有涉足军工业的打算呢?”

    这是网易新闻的记者,叶青记得这个网站特别喜当标题党。

    嗯~回答他们的问题得谨慎些。

    “在我眼里,只有工业,没有军民之分。如果硬要详细区分开来,那只有产品的质量标准区分?!币肚嘈α诵?,给了个万金油的回答。

    网易记者还想继续问,别的网站记者不干了。另一家网站挤走他,举着话筒飞快道:“叶总,请问贵公司的手机发布会,什么时候举行?”

    “会在年后举行,等我们确定了具体日期,会提前通知各位媒体?!?br />
    “叶总叶总~能问一下,巨兽重工即将发布的手机,叫什么名字吗?”一位被挤在中间的女记者,终于找准机会插问:“网上关于新手机名字的猜测,获得投票最高的是【金刚】,网友们认为这名字最符合巨兽重工的形象?!?br />
    “金刚?”叶青有些哑然笑道:“这名字,我觉得适合九十年代初,那种砖头手机的称呼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要推出的手机,是集合了多项突破性科技技术的高端手机。它的名字,会在发布会上与大家见面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目光能咬人,叶青一定被这帮记者咬的体无完肤。新手机是大家最期待的产品,可叶青老藏着掖着,不公布任何有用的信息出来。

    记者们还想继续发问,会场保安,和宝佳集团的老总戴先民走了过来,告诉记者们访谈时间结束。

    “叶总真是年轻有为?!?br />
    “您好~戴总,您是我们年轻人奋斗的目标?!?br />
    叶青与戴先民互相握手,这一刻,红毯旁的闪光灯,闪成了夜晚的星空。

    问好后,两人一起步入会场。

    叶青扫了一眼,发现在座的嘉宾,有几位看着比较眼熟,都是那些知名度较高的大公司老总。

    “叶总?”

    “久闻叶总大名,今日得以一见?!?br />
    “叶总比我想象的还要年轻??!”

    看见戴先民陪同一位年轻人入场,这些老总们跟着起身,微笑着走过来与叶青握手。

    巨兽重工现在在工业领域里的成就,简直如雷贯耳。这些老总门还多都是同行,他们亲自前来,主要就是为了能和叶青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签字仪式正式举行。

    偌大的商务会场内,叶青代表巨兽重工,戴先民代表宝佳集团,两人在红色烫金封面的合同书上签字,随后握手互换合同书。

    握手时候,戴先民笑道:“叶总,还请留步呀。这次能请到多位公司老总参加仪式,其实多亏了叶总的面子?!?br />
    “大家伙都想和叶总聚一聚,畅谈一番工业上的心得?!?br />
    叶青轻轻拍了拍戴先民的手背,点头道:“没问题,我一定相陪。戴总,正好我还要等一位客人?!?br />
    “哦~叶总的客人,那就是我们大家的客人,这位客人是谁,待会儿我得好好迎接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天野重工的副总,张羽天?!?br />
    “他?”戴先民表情微微变化一下,不过马上就消失不见:“张总同样年轻有为,我当然要热烈欢迎嘛?!?br />
    这个表情变化,被叶青细致的观察到了。

    戴先民……

    对张羽天,似乎有些嫌弃的感觉?

    不过叶青不关心这些,他和张羽天的事情,也不需要别人插手帮忙。

    将合同文书交给一旁的公司员工,叶青和戴先民一道儿,在工作人员指引下,前往贵宾休息厅,与那些到场的老总们一起交流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休息厅内在座的每一位人,在一年以前,叶青哪怕连仰望他们的资格都没有。

    现在叶青与他们同坐一堂,成为他们话题中的焦点。叶青内心却没有多少紧张,包括在门口接受一群记者访谈时候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种心态上的转变,让叶青自己都佩服自己。

    “咳咳~”戴先民给叶青介绍完在座的身份后,压了压手,爽朗道:“叶总还请了一位朋友过来,他是天野重工的副总张羽天。到时候我们大家一起欢迎一下?!?br />
    戴先民话音刚落,这些老总们,还没来得及说客套话。

    休息室的大门,就被两位工作人员一左一右的推开,恭敬地请进了一位,身穿做工精美得体的西装,目光中七分骄傲,三分欣喜的年轻男士。

    “哟~说曹操,曹操就到?!贝飨让衤氏扔恿松先?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