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么快?”叶青满是惊讶:“我在公司,你先在机场等一会儿,我派司机去接你?!?br />
    “不劳烦叶总,华夏这地儿我非常熟,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?!?br />
    撂了电话,叶青不禁摸了摸下巴。这位巴素察,还真是热情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听声音似乎不大,而且普通话说的很顺溜,叶青有些期待,接下来的见面,巴素察会带什么礼物过来拜会自己。

    拜访客户,哪有不带礼物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叶青打了个电话给工厂,让那边送一部,换了梦幻显示器的苹果手机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梦幻显示器正处于备货状态,每天都有五万块标准手机屏幕的显示器被生产出来。当初为了测试显示器,叶青让公司采收了十几部苹果7P。

    这会儿用来送礼,既实惠又有科技感。

    金属专家把手机送来没多久,公司接待员就敲门进来,向叶青汇报,有位叫巴素察的客户,想会见叶青。

    “咳咳~请进来?!?br />
    半分钟不到,敞开着的办公室外,传来皮鞋快步踩在地板上的踢嗒声。

    一名肤色古铜,梳着雪亮的大背头,身穿黑色貂皮大衣,系着金扣腰带,踩着鳄鱼皮皮鞋。手上,脖子上都挂了大串檀珠的男人,被接待领进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这位长地有些像演员肖央的家伙身上,似乎天生带了喜剧因素。

    叶青看见他,有些莫名想笑。

    巴素察身后,还跟了位身穿西装的精瘦男人。这位男人的眼神中,流露着一股,只有在擂台上常年生死搏杀,才能养出的冷漠狠劲。

    不过叶青第一眼注意到的不是眼神,而是他手里捧着的一个檀木箱子。

    “我的最尊贵合作伙伴~叶总!”巴素察双手合十,热呵呵对叶青做了个溙国问好的礼仪,接着伸出手和叶青握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好,巴素察?;队憷吹交?,来到我们中云市?!币肚嗯牧伺恼馕灰簿腿此?,完全可以赞一句年轻有为的客户:“快请坐,小张,去把云诗叫过来泡茶?!?br />
    这边刚刚落座,巴素察就冲站在角落的跟班使了个眼神,后者立刻将檀木盒子,恭敬地捧了过来,随后退出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来就来,还带什么礼物?!币肚嗄谛暮苁鞘苡?,这种被人奉承的感觉,非常美妙。

    巴素察笑容连连地,打开做工精密的长方形檀木盒子。

    盒子一打开,叶青在心里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因为长方形盒子里,竟然躺了一团看起来水滑水滑,颜色介于黑与蓝之间的皮草。

    巴素察很温柔地拿出这件皮草,叶青更疑惑了。

    他带着的长方形盒子看起来很大,叶青还以为里面装了件,款式和他身上差不多的黑貂皮大衣。结果这件皮草拿出来,只有一条围巾那么大。

    真的是一条围巾。

    深蓝色的围巾,递到叶青手里后,叶青心里更惊讶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条围巾仿佛没有重量,摸在手中,似乎……

    叶青真不太好形容,这种柔滑温软的感觉,就像摸在了现实里根本不存在的妖精尾巴上。

    “叶总,我们溙国盛产皮草。而您手中这件,是我们手工皮草中,最顶级的杰作?!卑退夭斓靡饨樯艿溃骸叭澜绲纳莩奁放?,都从我们溙国拿货?!?br />
    “但他们永远都买不到您手上的这种,因为这种水貂,只有他彼河的雨林深处,才能找到踪迹?!?br />
    “它太稀有了,两年的功夫,当地渔民才冒险捉到了三条,连一件马甲都做不成,只能弄成三条围巾?!彼档勒舛?,巴素察有些不好意思:“叶总,这条围巾您一辈子都不用洗。因为无论是灰尘还是污渍,根本沾不上去?!?br />
    “您可以丢水里试一试,拿出来保证一滴水珠都挂不住?!?br />
    好夸张的围巾,这正好适合送给兜兜。等他走了,叶青肯定要泡水里试一试。

    只是巴素察这样夸赞这件礼物,叶青感觉自己的手机礼物,实在有些送不出手。

    那就再送他一台六十寸的梦幻电视吧!

    收下了礼物,叶青也把话题转向了正事。

    巴素察在泰国有贵金属公司,同时在华夏也有家分公司,主要负责倒腾华夏的电子产品回去。

    叶青把不久前发生的那两起大案介绍了一遍,并且强调,现在这里面的歹徒中,有一人是他公司原来员工,还从公司内盗了一笔财产出去。

    “他是吃了豹子胆,在我们溙国,这种吃里扒外的叛徒,抓到后直接丢湄公河喂鳄鱼?!?br />
    听完前因后果,巴素察比叶青还激动,脖子里的珠串,被他拽地咯咯响:“叶总您放心,您是我最尊贵的合作伙伴。您的事情,就是我巴素察的事?!?br />
    “敢盗窃您的财产,那比偷我巴素察的金子还要严重?!?br />
    “我的分公司在珠江那边,我这就打电话,让他们过来?!?br />
    “不用着急,我的朋友?!币肚嗯牧伺恼馕患庇诒碇倚牡纳饣锇?,和声道:“让你们公司的人马过来,反而会打草惊蛇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已经有了预案?!?br />
    “林普精密仪器公司的四十一点三公斤金属铑被盗,那他们总不能从此一蹶不振,把工厂剩下的设备盘点盘点,申请破产倒闭吧?”

    “林普精密仪器公司,还是要继续开下去的。那丢掉的四十多公斤金属铑,必须再重新采购回来,才能继续生产不是?”

    “再过两天,当地政府会补偿性地,批给林普公司三千万低利贷款?!?br />
    “林普公司拿了这笔贷款,就会急于寻找贵金属公司,重新购买四十二公斤金属铑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之前的合作公司,在警方的授意下,会告知他们,一两的金属铑库存都没了?!?br />
    “而你们,就是那个出售金属铑的公司?!?br />
    “原来如此?!卑退夭焯旰?,大笑着猛锤大腿:“这个主意好,我们是毫无瓜葛的国外公司。在溙国那边,我的公司名声又不怎么好听。许多人以讹传讹,还给我起了个巴黑虎外号?!?br />
    “我这个外号,在溙国网上,一查就查到了。我还有银珠宝公司,他们之前又盗了大笔黄金珠宝。这伙歹徒只要想出手赃物,肯定会对我产生兴趣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~叶总您放心,这件事保证给您办的漂漂亮亮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巴素察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得意忘形,赶紧很无辜很憨厚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叶总,您千万别误会。巴黑虎这个外号,那都是竞争对手往我身上泼的脏水?!?br />
    “我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小商人,叶总您抬举我,给我批了电离净化器的独家代理权,让我跟着您赚大钱?!?br />
    “您叫我素察就好?!?br /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