眼看着指在胸口的危险解除,原本表情僵硬的副经理王霖,顿时换上了另外一幅面孔。

    “我真弄不懂你们的逻辑?!备本硗趿馗呃涞拇涌诖锾统霰竟ぷ髦?,啪嗒甩在了之前那位拿枪指着他的特警身上:“看看清楚,我们是干什么的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个、那个,对不起…”翻看过工作证,这位特警顿时闹了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“章队~章队,现场已经稳定了,一场误会?!贝幽俏惶鼐诙越不锊煌:暗?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一辆本田越野车直接冲进沙滩,绕过一堆乱石,停在了壕沟旁边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章之潼嘴里咬着皮筋,几下把散着的头发扎成短马尾:“夏队长,现场什么情况?这里靠近巨兽重工工厂,怎么会有人在附近打枪?”

    由于视角关系,章之潼下了车后,并没有发现对面有条壕沟,里面还站在了一圈,躲流弹的技术员和叶青。

    带队的特警队长简单说了下现场情况,然后叶青也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~对不起~”章之潼也闹了个大红脸,赶紧解释道:“二十分钟前,我们接到一位货车司机报警,他说听到海边有连续不断的枪声?!?br />
    “这位司机原先当过兵,说枪声很像八一杠,还有子弹打在金属上的噼啪声?!?br />
    “叶青,你知道的。那伙盗窃珠宝公司的歹徒还没有抓到,而且……”章之潼看了一眼四周,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既然带枪过来测试,怎么不来公安这边报备,我们也好提供警力来维护一下?!闭轮涯抗庾蛄烁本硗趿?。

    “漂亮的警察同志,谁能想到在这偏僻地方,还有人能分辨出来是枪声,并非常警觉的报警呢?”

    副经理王霖毫不在意地挥挥手:“报备的程序太麻烦,行了,既然你们警察都来了,那就留几个特警去马路上站岗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们这边测试继续,记得帮我留两百发子弹,我也试一试警戒机器人打枪的感觉?!币肚嗾泻粢簧?,然后把章之潼拉到一边:“来都来了,走我办公室,我请你喝茶?!?br />
    章之潼点点头,说正好有几个问题要请教叶青。

    等叶青和章之潼坐上车离开,留下的特警们立马忍不住好奇心。一个个凑上来,腆着脸问这些技术员,那台警戒机器人是什么东西,怎么还能自己拿枪搂火?

    “这种高科技你们没见过吧,想玩不是不可以?!备本硗趿靥袅颂裘济?,教唆道:“找你们领导打审批写条子,开些子弹,用你们手里的枪挨个测试?!?br />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人是老同学,这会儿章之潼又到了他的工厂附近,叶青当然要招呼一下。

    办公室内,叶青亲自给章之潼煮了一壶雨前龙井。自从知道了云诗煮的一手好茶后,耳濡目染之下,叶青煮茶功夫也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紫砂壶刚把上好的茶叶过了一遍,就有袅袅清香,从杯口间溢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章之潼这会儿,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,刚刚在荒滩上,我就看你欲言又止,还说有问题要向我请教?”叶青沏好了一杯香茗推给她,自己也捧了一杯,在那儿轻轻吹掉蒸腾的热气。

    “叶青,你还记得偷了你们公司上百万产品的那个员工嘛?”

    “记得,那家伙叫吕封,我怎么会忘记?!币惶崞鹫饧一?,叶青就恨的牙痒痒。

    这家伙,才华都用在了歪门邪道上。

    当着所有人,和公司严密监控的面儿,他能带走价值百万的公司产品。

    而且警方还捞不到这家伙的踪迹,他老家叶青倒是知道,但总不能带人去迁怒他的父母吧。

    现在警方发了网络通缉令,直系亲属的电话也都挂上了号,只要这家伙联系家人亲属,警方就能顺藤摸瓜找到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只是一连过去了十几天,这家伙硬是没露出一点线索。

    “怎么,找到吕封的踪迹了?”叶青有些奇怪了,按理说找到吕封的踪迹,章之潼应该高兴才对,为何这会儿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一些证据,怀疑这个吕封,加入了戴梦珠宝盗窃大案的团伙?!闭轮研闫淖仙氨幼醋ィ骸爸ぞ葑蛱觳鸥崭照莆??!?br />
    “当初你帮我们检验物证,我们警局上上下下,都被那些专业的让人发指地手法给吓到了?!?br />
    “后来我们排查周边县市的高校老师,实验室技术人员,终于排查到一位有嫌疑的人员?!?br />
    “然而这人和你们那位叫吕封的员工一样,干着急找不到人?!?br />
    说完,章之潼神情一下子凝重了,压低声音对叶青道:“就在昨天,在四百多公里外,我们江南省与皖省交界处的一个县城里,又发生了一起重大盗窃案?!?br />
    “又一起?”

    叶青闻言也放下了茶杯,从章之潼透露的消息来看。毫无疑问,昨天那起案件,一定和戴梦珠宝盗窃大案的作案手法类似。

    而且警方也是从这个案子里,找到了那位叫吕封员工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失窃是的贵金属中的一种,和七百万现金?!闭轮绦氐溃骸翱旃炅?,这家工厂准备了一千两百万现金,留发给工人当年终奖?!?br />
    “没想到那伙大盗连锅端了不说,仓库里的四十一点三公斤的金属铑(lǎo),也被人洗劫一空?!?br />
    “不同于上次,这次警方连夜抽调大批警力,翻阅周边监控录像,终于找到了拍摄到这伙人画面的录像?!?br />
    “画面只有两秒钟,里一共有四个人,他们都把面部遮挡的很好,其中一位,从身材,和走路姿势判断,很像你们原来那位叫吕封的员工?!?br />
    “我靠,这伙人还真识货?!币肚嗾娴呐宸懒耍骸敖苯鹩孟纸鸱⒖梢员芩?,这下好,工厂老板税是避了,可钱也没了,还损失了昂贵的金属铑?!?br />
    金属铑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这是金属家族里,八种贵金属之一的存在。

    能打它的主意,这说明那帮大盗不是一般两般的识货。

    铑在加工行业里,又亲切的被称呼为铑金。

    这种银白色,看起来非常像金属锡,和金属铬的东西。哪怕是位搞加工的老工人看见了,也很难辨出它真正的价值。

    因为在传统机械加工中,这种金属很难用到,又非常容易跟好几种不值钱的银白色金属混淆。

    但人家都被亲切的称呼为铑金,身价能低么?

    它的价格随着纯度而拔高,原料价格一直与黄金不相上下。因为质地坚硬,熔点高,且不溶于多数酸的特性,哪怕王水也很难溶解它。它加工起来,成本要比黄金贵多了?!?br />
    “能一下储存几十公斤的铑,看来这家工厂规模不低?!币肚嘤行┻裥甑溃骸罢饧矣Ω檬亲龉庋б瞧骰虿饬恳瞧鞯某Ъ?,因为金属铑在工业中主要都用在了仪器上?!?br />
    “没错,你连这个都懂?!闭轮宸肚嗟闹?。

    “略懂一些?!币肚嗫嘈Γ骸白蛱斓陌缸?,那新闻马上就要传出。估计许多准备现金留发年终奖的公司,就要拼命往银行存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尽管问,有能帮上忙的地方,我一定帮?!?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