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巧大师这话,哪怕搁五分钟之前,这帮技术员听了,也要卷起袖子,非跟他辨个高下不可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们连头都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不好意思说话,那就继续干活。他们拆开机盒,打算用高精仪器,挨个去测量里面的零件,和电子元器件。

    结果第一关就遇到了难题。

    他们拆不下来里面的机械移动装置,这是一种他们没见过的结构,由推杆和关节样的半球面,严丝合缝的结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”站在一旁的精巧大师,笑的一抽一抽:“我们,会严格测试!”

    “行了~你就别顾着打击人了?!币肚嗲那呐牧艘幌抡饧一铮骸叭グ锩Π牙锩娴牧慵鹂??!?br />
    拆卸这些零件,需要用到特殊工具,当然这些工具已经摆在了测试台上。

    到了精巧大师手中,这些原本让人看不懂头绪的内部结构。在他手中跟毫无防备的包装盒一样,三下五除二就被拆成了一堆零散。

    检测继续,他们没有规定内部零件的尺寸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妨碍他们,从机械零件上面的光洁度、材料硬度、耐磨度、重复零件的偏差度等等,来管中窥豹地,得出这些零件的不凡之处。

    还有内部电子元器件的检测,接触电阻,绝缘电阻,耐电压等等。

    记录员在表格里记录下,每一件零件的检测情况。

    除了数据,他还要根据检测结果,对零件评分。

    其实评分已经没有了意义,因为他们严格按照军级标准检测??墒茄矍罢馓撞返闹柿?,早就把这个标准甩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哪怕用市场上最为苛刻的航空级标准来衡量,眼前这套产品,也是航空级标准中的优秀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是怎么做到的?”老所长讪讪地走到叶青跟前,迷茫的眼神中带了些愧疚:“真的很抱歉,之前看你那么年轻?!?br />
    “我…我就片面的认为,你们工厂在一天之内,做不出这种全新的自动瞄准支架?!?br />
    “我还以为您会问,这种达到航空级标准的产品,值多少钱?”叶青险些没忍住笑:“一分价钱一分货这个道理,老所长您想必知道?!?br />
    “做到这点并不难,因为我们巨兽重工,拥有超过六百台的五轴加工中心?!?br />
    “啊,多…多少?”老所长猛揉耳朵,他怀疑自己年龄大,听力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超过六百台的五轴联动加工中心?!?br />
    叶青重复了一遍,这个不是真正原因的答案。

    五轴加工中心,在搞机械的人心中,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。尤其是老一辈技术人才的心中,西方国家没有解开禁运时候,五轴联动机床,就是所有人心目中最沉重的痛。

    即使搁现在,许多机械加工厂,能拥有一台用来加工核心零部件,就已经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超过六百台的数量,让老所长这边的人马,当场身形定格。

    即使是德玛吉,或山崎马扎克这种世界顶级生产机床的厂家,也无法拥有超过六百台的五轴加工中心。

    事先说明,五轴数控机床,与五轴联动加工中心,有着李鬼与李逵的本质区别。

    就像叶青之前买的国产五轴机床,虽然也号称加工中心,但那是3+2缺乏五轴联动功能,或是缺乏自动刀库系统的李鬼版。

    真正的五轴加工中心,是指加工一件零件,全包了所有工序,加工过程中,无需任何手工介入的顶级机床。

    做不到这点,加工过程中,需要人工换刀校准的,那只能五轴数控机床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一个个大吃一惊的表情,叶青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六百台五轴,在巨兽重工里只是最普通的加工设备,那些带了属性的精良品质,和稀有品质加工设备,那些怪兽,和金属熔炼中心,才是真正的核心。

    所以说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之前的互相较劲,说破天也不会让对方另一方服气。

    这一检验,叶青不用说任何好听话,对方自然而然,就会意识到巨兽重工的恐怖精加工能力。

    包括老所长在内,他们已经彻底服气了,只是有些拉不下脸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既然产品已经检验通过,那让我们进入实弹测试环节吧?!迸呐氖?,叶青主动找个台阶给他们下。

    “对~对~对~”这帮技术员如临大赦,赶紧把那些落后的检测设备装箱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两家公司的技术员,和叶青这边的人马,移步到龙溪滩工厂的西边。

    实弹测试场地,已经被怪兽们驾驶巨神I型清理完毕。

    巨神I型推出了一片平整的沙地,在沙地尽头,分别竖了两百米、四百米,六百米的木头靶子。

    靶子的后头是一座矮小的荒山,子弹透靶而过也只会打在荒山上。

    环海大道在北边,距离这儿有几百米远,因为地形起伏原因,从公路上也根本看不见临时靶场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来,老所长,我们先来?!笨醇谐?,副经理王霖不由分说,从武器保管员那里,接过一件印有突击步枪字样的金属保管箱。

    “哈哈~两百米实弹测试准备,测试员摆靶,无关人员赶紧找掩体!”副经理王霖高兴的眼睛都眯了起来,连忙催促武器保管员去取来子弹。

    掩体也早就搭建好了,巨神I型在这儿挖了一条壕沟,壕沟上方还围了一圈钢板,躲在壕沟里的人,可以透过钢板上的瞭望孔观看。

    那些木头靶子,是给自动瞄准支架测试用的。

    副经理王霖这边的靶子则要高级无数倍,它是警戒机器人。

    技术员把沉重的警戒机器人,固定在两百米木靶旁。随后小跑回来,藏进掩体中。

    “测试靶准备完毕!”

    “靶场人员清空,可以测试!”

    “记录员就绪,可以枪支上膛?!?br />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躲在射击位的副经理王霖,“哐当~”一声把手中的AK突击步枪,合上了弹匣。

    他手中这把AK,可是伊热夫斯克军工厂生产出的正版产品,子弹也是原装进口货??杉?,为了测试警戒机器人在国外可能遭遇的危险,做了多充足准备。

    再一拉枪栓,子弹上膛。

    副经理王霖迫不及待的,平举枪口,瞄准两百米开外的警戒机器人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~”

    一阵清脆急促的三发点射声,两百米外的警戒机器人身上,立刻爆出两朵耀眼的火花。

    看来这家伙的枪法不错,只有一发子弹脱靶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