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所长,您怎么亲自来了?”

    “哼!”头发花白的老所长,绷着脸道:“我来看看你,中了什么邪?!?br />
    说完,老所长背着双手,阔步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还有一队表情严肃,看样子临行前,应该被反复嘱咐过什么的技术人员。他们抬着器材箱,从刘方宇教授面前不吭不响走过,让他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副经理王霖那边就顺利多了,同样的大箱小箱,但是这些技术员,明显以他马首是瞻。

    测试分两个步骤,第一个步骤对结构和电子元器件检测,第二个步骤,则是实弹测试。

    检测地点选在工厂里,实弹测试选在了龙溪滩工厂的西边。

    往西走上几里地,就有大片的沙滩和乱石,别说测试枪械,发射火箭筒都别想伤及无辜。

    等机场这两拨人马赶到龙溪滩工厂时候,叶青已经让怪兽们布置好了测试场地。

    怪兽们腾出一间不怎么使用的仓库,来给远道而来的技术员们使用。两辆中巴车开进来时候,叶青带着一名精巧大师,在内部核心厂区的门口迎接。

    结果第一辆车,率先走下一位头发花白,但精神蛮矍铄的小老头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叶总?!钡诙幌吕吹氖橇醴接罱淌?,他下了车后就赶紧赔笑着介绍道:“叶总,这位是我们机械自动化研究所的许所长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许所长,对自动狙击系统非常重视。听说叶总这边,一天时间就做出了重要的支架成品。我们所长特意和技术小组一起前来这儿,参观一下?!?br />
    叶青不由自主地,重新打量了这位所长一眼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脸上,很明显地写满了那种技术型人才,特有的执着,或者说是固执。大多数情况下,这种老一辈技术人才,都是带着批判眼神,来看待年轻地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认为,现代的年轻人太过养尊处优,躺在老一辈人辛苦奋斗出的优渥基础上,挑三拣四。

    如果和他们聊起天,多半会听到满腹的抱怨。

    现在年轻人又怎么怎么地,不踏踏实实搞研究,整天就知道虚度光阴。去追星,去玩游戏。我们当年,又怎么怎么样。

    现在,他看待叶青的眼神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您好,许所长。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,抽出时间来光临这里?!彼淙凰枷肷洗嬖诖?,但是叶青对这些搞研究的老一辈,还是非常尊敬的。

    结果叶青伸出手去,那位老所长却头也不回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年亲人呀,总是认为自己可以驾驭一切?!?br />
    “呃……”这是什么情况,叶青不明就已的望着刘方宇教授,对方苦笑,很抱歉地对叶青摇摇头,示意他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好在这时,副经理王霖也迎了上来,为叶青介绍他身后的技术团队。

    相比冷若冰霜的老所长,和他所带的团队。

    副经理王霖这边算得上如沐春风,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寒暄完毕前往测试仓库,叶青一路走,一路给大家介绍巨兽重工里的各种车间。

    当叶青指着远处,探索者和守护者机器人生产车间,介绍道这两款机器人的流水线,每天可以量产一千台机器人时。副经理王霖笑的嘴角都要撇开了,产量越高,以后他们合作起来,货源越充足。

    后面的技术团队也是赞誉声连连,他们都明白,探索者机器人是一款非常成熟的产品,说是检测验收,其实也就走个过场。

    “一千台?”走在前面的老所长,再次拉下了脸,用教训的口气道:“你们就这一座厂房,能摆下多少设备?”

    “生产机器人,就能每日量产一千台?”

    “叶总,一台机器人,光机械零部件就高达上万个。你觉得,你说这话符合科学嘛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所长,我没得罪过你吧?

    叶青心里郁闷极了,怎么这个小老头,从下车那一刻,就处处针对自己?

    这芥蒂种子,也没机会种下啊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年时间,叶青养足了城府。不会因为一点挪俞或者风凉话,就去急忙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可三番五次的被人说风凉话,换泥人来了,也得有火气呀。

    冷静,叶青不停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“喂~科学是靠语言定论的么?”

    就在叶青在心里安慰自己的空档,现场忽然想起了一句,比老所长还要严肃苛刻的声音。

    声音的源头,在叶青旁边的精巧大师身上。叶青客气,精巧大师可学不会。他的个性就这么简单,别尊重他,他就尊重别人。反之……

    一地下巴跌落的声音,行走的人群忽然停顿,他们全用活见鬼的眼神看住了精巧大师。

    结果精巧大师毫不在乎地,来了一句:“说几句台词就能定论科学,那还开什么工厂?”

    真的活见鬼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叶总身边这位其貌不扬,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工人,竟然有如此火爆脾气,一点面子也不给老所长留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!”许老所长闻言,气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,他用手指住精巧大师,身体不停抖动。

    好几道凉冰冰的目光,电筒一样打在了精巧大师身上,这些目光来源于老所长身后的团队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,怎么和我们所长说话呢?”

    “快给我们所长道歉?!?br />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们所长,在机械自动化领域里的技术水平嘛?”

    “快道歉?!?br />
    “那让你们所长,来跟我比比技术咯?!本纱笫β巢辉诤醯?,耸了耸肩膀道:“冶金、车床、钣金,随你们来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老板心地善良,不计较这些,我们这些耿直的工人可忍不了?!?br />
    “不服气,你们一起上来比试?!?br />
    等你们输了,再来跟我讨论,机器人一天能不能生产一千台的问题?!?br />
    目瞪口呆,不止老所长这边的团队。连副经理王霖这边的团队,也一个个嘴巴张大。

    这位搞技术的……

    怎么脾气比子弹还火爆。

    眼见精巧大师,要被那帮目光愤怒的技术员给围起来,叶青和许老所长同时发声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少说几句?!?br />
    “够了?!毙砝纤び行┓吲?,喝了一声后,足足过了好几秒,才把心情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既然都是搞机械的,当然要凭技术说话?!?br />
    “那就让我们机械自动化研究所的成员,先检验一下,你们的自动瞄准支架技术吧?!?br />
    “对对~我们检验的标准,可是严格按军级标准来的?!奔际踉崩?,传来硬邦邦的声音,严格二字,咬的格外重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