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客地点选在了叶青办公室,毫无意外,这一行人被办公室玻璃窗外的景色,给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冬天,叶青喜欢让梦幻显示器,播放一些看起来炎热的背景,这样会感觉很舒服。

    现在窗户上镶嵌着的透明显示器里,正播放原始狂野的非洲大草原。

    这会儿刚好有只猎豹,蛰伏在茂盛的草原里。

    几人进去吓了一跳,还以为叶青学那些沙漠土豪,在窗户外养了一只豹子。

    在解释与惊叹中,几位客人落座。

    “叶总,我们……能参观一下,守望者三号嘛?”北山机械自动化研究所的刘方宇教授,有些迫不及待,想见到这次吸引他来中云市的主角。

    北山机械自动化研究所,是北山轻兵工业集团下属的科研单位。

    这家工业集团同样以生产军用产品为主,不过宝佳主打出口,北山主打内销。

    据武薇凌在电话里说,刘方宇教授所在的研究所,正在开发一款远程自动狙击系统。

    就是类似【生死狙击】里,那种可以输入参数后,支架自动调整狙击枪位置,完成一击必杀的高科技产品。

    培养一名合格狙击手,通常需要几年时间,消耗掉几万发子弹,上千万的金钱。

    开发一款机械自动狙击产品,简直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哪怕价值百万的产品,随便往哪里一丢,干掉一个敌人回本,杀两个赚翻。如果被敌人炮火犁一遍,自动狙击设备被炸的稀巴烂,也稳赚不亏。

    因为炮弹要钱,炮管有击发寿命管着。

    说是高科技,其实电脑计算弹道的技术已经普及了很多年。只要数据采集的够全面,许多软件公司,都能根据计算公式做出来。

    真正有科技含量的,是自动调整支架。

    在一定平面范围内,取任意点,也就是枪口瞄准点??梢酝ü桓叫幸贫乃扛?,和一根垂直移动的丝杠做到。

    但只是理论上,因为高精丝杠适合机床刀头移动,并不适合狙击枪。

    一方面高精丝杠,对枪支后坐力的承受性很差。另一方面,高精丝杠移动太慢。

    狙击枪从待命状态,到大幅度移动至狙击点,如果依靠高精丝杠,恐怕只适合狙击乌龟,还是病秧子乌龟。

    哪怕是非洲那边的土著武装,也有皮卡代步。目标速度快,枪口跟着移动的速度就得快,否则会跟丢目标。狙掉一个目标,巨大后坐力改变枪口位置,重新调整后,还要飞快移动到下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枪口下讨生活的人,哪个不是鬼精鬼精?

    第一声枪响,剩下的人保证用不到两秒,就能兔子样分散隐藏在四面八方。

    所以必须寻找一款,移动速度既快,又能抵御冲击力,又能拥有高精度的机械移动方式。

    刘方宇教授和他的团队,原先设计了好几款方案,但每一种方案都有先天的不足。不是速度到了,精度却满足不了。就是打两枪,精度严重下降,故障百出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刘方宇教授,被他手下的学生,推荐了一部演唱会视频。

    “小许,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心思追星?你知道不知道,这款自动狙击系统,对我们的意义?”

    “教授,您就看一眼,就看一眼里面的神秘嘉宾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不看,我那么忙,我靠……等等~”

    “啊~小许你快把完整视频拿来给我看?!?br />
    视频看完,刘方宇教授丢掉了所有事情,到处托关系找人,要来巨兽重工拜访一下。

    这不刚进办公室,茶都还没来得及喝上一口。刘方宇教授就心里急成了猫抓,想近距离亲眼看看守望者三号。

    叶青有些无奈,离中午午餐时间还早,用不着那么急迫吧。

    想归想,叶青还是走到办公室一角,打开那个银白色金属柜门。

    柜门刚一打开,刘方宇教授便遇见阔别十年的情人一样,蹭地跑过去,给守望者三号,送上个热烈而长久的拥抱。

    “艺术品,世间独一无二的艺术品?!绷醴接罱淌谏斐霾蹲诺氖种?,轻轻在守望者冰冷的金属脸庞上摩挲。

    “叶总,叶总您…您可以把它的护甲打开么?”摩挲半天,刘方宇教授转过头,有些磕磕绊绊的激动说道:“我想亲眼……看一看里面的结构,就像它在演唱会上,把全身护甲都打开的那种?!?br />
    刘方宇教授的心情,和当初申报教授职称一样异常忐忑。

    守望者能在视频里展示,但内部细节近距离给他这个内行人观看,会得到同意吗?

    他想的有点多了,有些东西,哪怕看一百年,该模仿不出来,还是模仿不出来。

    比如王羲之的书法,再比如守望者三号!

    当守望者三号,开启全身肌肉护甲时候。叶青明显能看见,刘方宇教授眼珠子一下努直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这才是他心目中追求的,最完美机械运动系统。

    高精丝杠,精密齿轮,那是什么鬼东西?

    刘方宇教授自打第一眼,近距离看到里面结构,就把之前研究的好几种机械移动方式,给扫进了垃圾堆。

    平日里引以为傲的研究,变成一文不值的废物,刘方宇教授心里,却没有丝毫的难过。反而生出一种近乎癫狂的喜悦,那种困在黑暗中多年,一下子遇见亮光的喜悦。

    机械的魅力就是如此,在亲眼目睹了殿堂级的艺术品后,如果还能偏见地认为,自己的作品有价值,有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那简直是对机械艺术的亵渎,那个人根本不配被称为工程师。

    那种一叶障目的家伙,研究一辈子,又能研究个啥?

    “在你看不见的内部,是一个个,拥有三百六十个可动节点的机械关节。它的数量,和人类关节一样多?!币肚嘤行┙景恋刈呱锨?,给刘方宇教授讲述,属于守望者三号的机械传奇:“如果定位平面上的一个点,只需要三个机械关节配合?!?br />
    “精度超越人类,重要的是它定位时,可以彻底消除手抖的失误?!?br />
    “完美!完美!”刘方宇教授小鸡啄米一样点头:“虽然我们加工不出来,您说的那种节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过资料,您的公司还有一款探索者机器人?!?br />
    “这样想来,让它端着机枪,就能直接当固定警戒机器人,见到敌人就搂火?!?br />
    “理是这个理,当然目前只能欺负一下土著,它的连接方式太容易受到干扰了?!币肚嗟愕阃?,表示认可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哪怕不让探索者机器人上场,市面上也有一大堆??匚淦髡?,只是这些??匚淦髡?,只能打打机枪,步枪什么的,准头也不尽人意。

    “哈哈~老刘,你怎么抢我台词?”

    这时,一旁看热闹的宝佳工业集团,采购部副经理王霖爽朗的笑起来:“我来就是打算采购一大批探索者机器人,去让它们拿上机枪站岗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非洲和产油地区,一年比一年乱。我们好多在那里投资建厂的企业,都面临严峻的治安困扰?!?br />
    “到时候这些探索者机器人,驻守各个射击点,当地企业员工,在屋里动动手指头,就能消灭来犯之敌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不要精度,机枪一打一大片,哪像你们半天憋出一枪,太小家子气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