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一落地,公司随行员工,立刻紧张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叶青则坐进了贵宾休息厅,等待湾流G750的降临。

    叶青这次来的相当低调,这几天老有媒体打电话到公司,想要给自己做个新闻采访。

    毕竟巨兽重工已经是华夏五百强企业之一,叶青又是这些总裁里面最年轻的一个,现在又要买全球最顶级的私人商务飞机,这本身就是一条绝佳的新闻。

    叶青让员工都把这些采访给推了,这些采访,叶青觉得浪费时间不说,对巨兽重工也没什么的宣传上好处。

    因为人家不是冲着巨兽重工产品来的,而是娱乐类新闻。

    比如有没有女朋友,买飞机是面子工程么,对如今的社会有什么看法,等等等等~

    平时还好,现在新闻界,基本都知道了叶青今天要来接收私人飞机。坐在贵宾室内,叶青竟然看见有一辆神通广大的新闻采访车,就蹲守在窗户外头,两名摄像,正在把摄像机对准天空,调试设备。

    叶青估摸这是拍飞机的,好在贵宾休息厅的安保措施严格,一般记者混不进来。不连叶青在内,只有两位旅客坐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落下,贵宾厅的玻璃门被机场工作人员推开了,弯腰请进了一名目光骄傲的男人。

    绣着金边的黑色风衣,和腰间的限量款爱马仕腰带,将这位男人衬托地特别神采飞扬,让人特别容易忽略掉他身后的两名随行。

    叶青下意识瞄了他一眼,结果四目相对,叶青不由地一楞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叶青翘着二郎腿,嘴角微微翘起:“张总,没想到在这碰上了你?!?br />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在华夏同样名闻遐迩的天野重工总裁张羽天,探索者机器人大幅度下滑的销量,就拜他们所赐。

    好像他是副总,但根据网络上传播的消息,天野重工的掌舵人,是张羽天的父亲……

    这种网络消息多半很靠谱,公司名称叫天野,而这家伙叫羽天。

    “哟~这不是叶总嘛?”张羽竟没有意外的表情,开怀大笑道:“没想到能在首都机场碰见叶总,我想起来了,网上都在传叶总要买全球最豪华的私人飞机?!?br />
    张羽天毫不意外的德行,让叶青明白,他已经知道了自己在这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在这没什么,现在应该有不少媒体都知道这个消息,只是他们进不来而已。

    但张羽天的大本营并不在首都燕京,天野重工在浅岛市。叶青不知他是凑巧要从首都机场登机,还是专程跑来见自己。

    “叶总您阔气,像我出门,都只能坐民航公司的航班?!闭庞鹛炖阶呃?,大马金刀地坐在了叶青对面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~不在家里埋头研究机械关节的节点,跑来首都机场,去想出国寻求技术援助么?”

    叶青懒得搭理这个家伙,直接用话揶揄他。

    他们模仿巨兽重工机器人产品,核心机械关节技术,但因为加工技术不达标,无法造出二百四十个节点的机械关节,只能制造出九十六个。叶青本以为这种揶揄,会让他脸红或是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没想到张羽天却满脸的不以为然,略带着得意道:“商场如战场,为了取得胜利,任何手段都值得使用?!?br />
    “专利法的存在,就是给人钻空子用的。你们技术先进,我们自然要埋头追赶?!?br />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张羽天耸耸肩膀:“我这次出国,到不是寻求技术援助。而是前往欧洲,与欧洲自由贸易联盟的联合工会,签订一份危险职业替代培训合作计划?!?br />
    “简单点来说,就是我们负责出口全能型工业机器人过去。帮助哪些工业上的高危职业,培训全能机器人的使用方法,让他们用机器人替代人工?!?br />
    “光第一批合作,就有上万个工人岗位,可以用机器人替代?!?br />
    “叶总~您上次在两江市,不是抢了我们订单嘛?!闭庞鹛煅鲈谏撤⑸?,老神自在地道:“叶总您的公司技术强,要不把这单也给抢了?”

    这是赤果果的炫耀,也是昭然若揭的表态。

    天野重工背靠国内国外两大巨头,国外入股方,是有着上百年工业历史,在国际工业机器人领域里,执掌牛耳的安琦重工。

    巨兽重工的国外市场开拓一项不行,这不是产品不够好,而是发达国家的工业体系,因为竞争关系,在天然地排斥巨兽重工。

    天野重工不同,他们的业务能力,跟他们的名字一样野。

    好在国内市场足够庞大,巨兽重工目前光占领国内市场,就已经足够涉取壮大的资本。

    “以后会有机会的?!币肚喔彼柿怂始绨?,不为所动道:“其实你比谁都明白,巨兽重工在日后,会崛起成为什么样的寡头企业?!?br />
    “哪怕把你们天野重工,还是背后的两大母公司全部捆绑在一起,也不及巨兽重工的一半?!?br />
    “但事实就这么残酷,差距就像我乘坐私人飞机出行,而你顶多坐个头等舱?!?br />
    张羽天的脸色终于变了,变成了猪肝脸,毫无进门时的飞扬,他硬邦邦地道:“叶总,如果你愿意与我们合作。我可以保证,欧洲的机器人大单,有你的产品一半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的新产品电离净化器,在欧美国家不是拿不到出口批文么。只要合作,这些批文也全都不是问题?!?br />
    “你天真的让我觉得可笑?!币肚嗪呛橇缴?。

    “当国内市场饱和,而国外市场又重重受阻时候,我想你会同意的?!闭庞鹛炫Φ厝米约罕砬楸涞闷骄玻骸耙蛭忝堑牟?,已经动摇了国外化妆品巨头的基本盘?!?br />
    “胜利一方,从来都不是平静的登上宝座,而是伴随着战争与鲜血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拭目以待?!币肚嘟抗庖屏斯?,平静的语气下,是坚定与骄傲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拭目以待?!闭庞鹛煺酒鹄?,冷哼着离开贵宾休息室。

    张羽天走了,一旁从头到尾,静静旁观的金属专家,冷峻的面庞上露出冷笑:“战争与鲜血?不自量力的人类?!?br />
    “哈~我也是人类好不好?!币肚嘈ψ乓×艘⊥罚汗闼档囊裁淮?,看来天野重工是铁了心与我们为敌。以后找准机会,我们主动出击,让他们也为之前的行为付出代价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叶青拿出手机,来看新闻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了多久,看新闻打发时间的,叶青隐约听见窗户外,有人高喊:“来了~来了~快对准拍摄?!钡纳?。

    抬头望窗,只见天空外,一架通体黝黑,外形炫酷的飞机,从云端飞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