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四点半,叶青正在龙溪滩办公室,处理一些技术上的问题。

    给公司的手机研发部确定好目标后,这些高薪聘请来的技术人员们,就立刻一往无前的朝着目标冲刺。

    当然冲刺期间也要工厂这边配合,比如技术员们设计出更薄的主板,巨兽重工先要确定是否有能力制造出来。

    制造出来,还要考虑到成本,和大规模量产方面。

    “咄咄~咄咄~”

    办公室外传来敲门的声音,叶青喊了声进来。

    “老板,工厂外面,有几位警察想要见工厂负责人?!本纱笫惚ǖ?。

    “警察?”叶青奇怪极了,他们来干什么?

    奇怪归奇怪,叶青总不会让怪兽将他们赶走:“把他们领过来吧?!?br />
    两分钟后,三名夹着公文包的民警,探头探脑的走进办公室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三位民警已经体验到了太多的震撼。尤其是停车场那边,上百台的巨大机械手在那里装载货物。但他们没有想到,走进办公室,这种震撼瞬间变得更大。

    整洁的办公室内,坐着一位气宇轩昂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这位年轻人身上有种说不出的上位者气质,当然三为民警不是被他给震撼了。越是优秀的男性,他们越是觉得这家伙好拽。在他的背后,那两扇窗户才是他们震撼的源泉。

    按照地理位置来讲,这两扇窗外的景色应该是碧蓝的大海??墒撬侨纯醇巴?,是一望无垠的沙漠。

    大风卷起了黄沙,一道道沙丘在大地上蜿蜒起伏,低矮的灌木丛在炙热阳光下,变得燥热无比,似乎一个火苗就能让它瞬间燃烧。

    几座严重风化了的土笋,似乎在无声倾述着时光远去地沧桑和悲凉。明明是寒风吹拂的冬天,窗外也没有任何温度传来,三位民警也感觉跟走到了沙漠一样,浑身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窗外的位置应该是大海啊,三名民警这会儿脑海里全是问号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些科技的小手段?!币肚嗟靡獾男α诵?,在手机上轻轻点了两下。结果窗外景色陡然一变,变成了白雪皑皑的喜马拉雅山。

    雪花飞的跟刀子一样,三位民警看的一愣一愣。

    “请问……是叶总么?”年龄较大的一位民警使劲揉了揉眼。

    叶青点点头,邀请他们到沙发上落座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今天凌晨戴梦珠宝的工厂,发生了一起失窃案?!泵窬桥庑ψ沤馐偷溃骸耙蹲苣恢?,那伙贼人的作案手法太专业了。两堵厚厚的水泥墙,和几个保险箱,一小时的时间就全破开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怀疑这是一起由熟练掌握工业加工技能的老练工人们,制造的一起盗窃案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上头安排我们,来调查一下中云市的各个工厂?!泵窬煌0谑?,拼命解释道:“叶总您是我们中云市的制造业龙头,咱们就走个过场,保证不打扰您的生产工作?!?br />
    原来如此……

    电子使者的加入,让龙溪滩工厂的人员结构,变得更多元化起来。强壮的巨力苦工、小老头精巧大师、冷酷男人经金属专家,以及年轻斯文的电子使者。

    他们身高体重相仿,但是外貌不一样。除了巨力苦工有些扎眼,龙溪滩的工厂人员,和普通工厂并没有太大区别。

    真有检查参观什么的。再把公司那边的工人拉过来凑数,没谁会去怀疑。

    听他们描述,这伙贼人确实像是专业搞工业加工的技术人员。叶青就问他们怎么调查,需要把工人们叫过来么?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工人们叫过来,叶总您工厂里的流水线不就要停工了么?”

    “案件发生在昨天,您把技术工人们的值班表,给我们复印一份就好。如果等下了班后,叶总能让下面负责人,问一问最近一个月内,有没有个别的技术工人们,有异常行为情况,那就更好了?!?br />
    这事儿简单,叶青把公司那边的技术工人值班表交出去就行了。工厂的怪兽们,自然不可能去偷金子珠宝。

    打个电话,嘱咐人事部经理,问问技术工人们的最近情况,再让他把值班表格传过来,打印好交给几位民警。

    他们连番道谢,说耽误了叶总宝贵时间。

    叶青没当回事儿,就权当配合警察工作,反正这事儿跟自己没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戴梦公司发生的事情,给叶青敲响了警钟。觉得非常有必要,来增强一下公司的安全措施。

    为了三千万的珠宝,有人愿意铤而走险。但三千万,在巨兽重工这里算的了什么?

    巨兽重工光电离净化器一项,就要每天出货三十万件。这些货物的总价值二十四亿,平均每辆货车装运八千件电离净化器。那么在公路上,这辆车就是装了六千四百万的移动金库。

    抢运钞车哪有抢这个划算?

    如果有门路把电离净化器运到国外出售,保证价格还能翻一倍。不算不知道,一算吓一大跳。

    工厂到公司路上,每天竟然来往几十辆大金库,关键到现在,这些“大金库”竟没出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叶青真要好好感谢一下华夏的治安情况,和那帮歹徒的有眼无珠。

    可能这也和货车的路线固定,距离短暂有关系。出了工厂就是环海大道,再过一会就进入市区,一路上全是道路监控。

    这可不像黄金珠宝,一口袋就能装走。八千件电离净化器,堆满了整整一个小型集装箱,带着这些东西跑,很难躲过警方的追捕。

    道理是这道理,叶青可不想去挑战一下。

    心有余悸的叶青,立刻叫来精巧大师,让他马上用特种合金钢,打造一百件电离净化器专用运输集装箱。

    还要装置可靠的安全措施,比如自主设计的机械锁,内部卫星定位。

    同时公司那边,也要加强道路运输的规章制度,制定更合理的运输人员搭配方案。

    快递公司那边,也要通知他们加强防范?;跷镌庥龅燎?,虽然是快递公司和保险公司的事情,可长那么大的金额,叶青估计光扯皮就要扯三五个月。

    叶青拿起电话通知人事部经理郁华立,准备让他以戴梦珠宝公司的案例为警钟,立刻着手公司的安全防范加强工作。

    电话打通,郁华立明显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正准备打电话给你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公司这边……发生了不好的事情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