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案工具,是刑事案件的最重要物证,同时也是排查嫌疑人的手段之一。

    这起珠宝失窃案一出,整个中云市都轰动了,所有的警力也都被调动起来。

    越快破案,则越能提现中云市的行政效率,狠狠震慑其余的宵小之徒。

    瞧~连戴梦珠宝失窃案,这种闻所未闻的高科技犯罪都被破了。你们那些只知道拿榔头戴头盔的笨蛋,还指望去挑战一下中云警方的能力?

    如果案件拖了三五个月,不仅城市形象受损,恐怕整个中云市经营贵重商品的店铺,都要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以万博城为中心,方圆几公里的监控录像全被调取。

    动员所有力量,对录像进行细致排查。

    这伙胆大包天的贼人,能够准确的摸清库房,瘫痪所有安全装置,一定事先踩过点,或是存在熟人作案的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有事先踩点,那先前的录像一定会拍摄到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垮塌的洞口宽高各一米,章之潼弯腰从洞口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里面的情景,很难和以往那种,被十头蛮牛轮番冲撞过一样的犯罪现场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除了储存珠宝的库房,其余任何房间,都没有被翻动的迹象。

    戴梦珠宝加工厂是一栋独立的二层厂房,在戴梦珠宝进驻之前,这里就进行过细致的装修工作。

    门是甲级电子防盗门,从入口到各个储藏室,全是这种防盗门。所有窗户镶嵌了坚固的防盗网。到了晚上工人下班,震动报警装置就会开启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保安监守自盗,或是被贼人袭击的可能。戴梦珠宝的老板,把监控室放在了市区的公司,也就是说夜里工厂内没有任何人。

    下班前戴梦珠宝的老板,都会亲自去检查珠宝入库工作,昨晚远程监控室的画面,也一切正常,连个老鼠的影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个防守,其实已经做到了像他这个规模的珠宝公司极致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这伙贼人做的比他还要极致,从距离库房最近的一处外墙,破开缺口后。这伙贼人没有任何多余的探查,更没有那种不专业的蟊贼翻箱倒柜。

    他们直奔珠宝储存库房,用刑警们暂时无法理解的手段,在库房的一侧开了个大洞,洗劫里面所有的保险箱。

    章之潼走进珠宝库房时,几位技术刑侦警察,正在提取房间内的指纹和脚印??盏吹?,像房门一样敞开的向保险,昭示着这些安全防范工作是有多么的可笑。

    每个保险箱的正面,都有两个硬币大小的圆洞,圆洞周围有融化的痕迹。

    就是这些圆洞,让五个硕大的保险箱彻底失守。

    一名女警察站起来,压低声音对章之潼说道:“章科,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。现场没有提取到任何外人的指纹,都是珠宝公司老板自己的?!?br />
    “脚印也没有,嫌疑人很可能事先在鞋子上套了东西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准备的那么充分,那么在撤退和销赃的路线上,肯定也会缜密安排。我们想抓到他们,估计只能看运气了?!?br />
    章之潼没有说话,她拎着裤管蹲下身,仔细查看起保险箱上的两个圆洞。

    大概在半年前,银宫会所的库房大门,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印象。无论是火焰切割,还是等离子切割,都无法破坏那扇进口的防暴门。

    眼前这些保险箱,是带机械密码盘和钥匙锁的传统保险箱。根据厂家反馈来的资料看,他们这种保险箱同样拥有防火焰切割的能力。

    等离子切割到是能破开,可是一台等离子切割设备,比保险箱还要庞大,根本不可能从洞口挪进来。

    还有只凭两个硬币大圆洞,又是如何打开保险箱的?

    到了下午,章之潼回局里和其他部门,交换了下目前所掌握的线索。

    交通部门暂时没什么发现,监控录像也没发现异常人员。万博城里主要都是建材公司,凌晨三点多,连个鬼影子都没有。民警走访了里面的所有人,也没有获得一份有价值的目击报告。

    情报方面也没有收获,本地的牢油改子和线人,都摇头表示这伙人太专业了,咱们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混不到一块儿。

    网警察那边收获最大,他们找到了报警器和内部监控失灵了的原因。

    对外连接的线路被人剪了,疑犯还保险起见,用激光照射摄像头,防止工厂内有视频备份。

    如果说剪线算不上什么技术,那在市区的远程监控室,发生的事情,则给所有警察们上了一堂思想教育课。

    工厂的远程监控室,早在一个星期前就被人入侵。

    疑犯不仅可以随意观察到工厂里发生的一切,还在实施盗窃的当晚,让显示器放了昨天的画面回放。

    昨天没有盗窃案的发生,回放画面里自然一切如常。

    疑犯可以随意观看工厂监控,自然也就掌握了工厂内的所有布局,和监控的位置。那就有可能不是熟人作案,这顿时又让整个案件变得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看那些间谍神偷电影,我还笑话那些导演脑洞开的太大?!庇懈鲂叹藓薜赝鲁隽艘淮倘Γ骸八柘质当鹊缬盎估肫?,你看这吧,这个案件不破。保证用不了多久,他们还会再次作案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各大互联网的新闻都出来了,我们是头条,无数加媒体都打电话过来要采访咱们?!?br />
    “小章,你有什么看法?”市局的左局长重新点燃了一根香烟,咳嗽道:“省厅那边答复了,这个案子国内目前没有相似案例发生,基本可以确定这伙人是第一次作案?!?br />
    “根据现场取得的资料看,这伙嫌犯手段专业的令人发指。有头脑,有知识,有行动能力。所用的作案工具,也是我们从未接触过的东西?!?br />
    章之潼不停转着手中的记录笔:“我觉得我们应该转一下思路?!?br />
    “这伙人很可能不是传统意义上,那些目无法纪,心理扭曲的歹徒们?!?br />
    “而是一群在社会上有很强的谋生能力,和一定经济条件,掌握着和工业加工有关技能的人?!?br />
    章之潼的美目中,射出了两道坚定的光芒:“外行人,绝对无法在短时间内,破开两道坚固的混凝土墙,更不可能破开拥有防切割功能的保险箱?!?br />
    “而这里面用到的工具,肯定不普通?!?br />
    “我建议把目光,放在那些机械工厂上,对全市的机械工厂进行排查?!?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