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湖湿地、水韵四共!”

    伯纳德正沉浸在不可能与不相信当中,耳边忽然响起柔美的音乐。

    一转头,才发现其他人都仰着脑袋咧着嘴,目瞪口呆地看着屏幕。

    伯纳德赶紧抬头。

    然后伯纳德发现,自己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超大的屏幕盖住了他的全部视野,碧绿的芦苇在他身边飘荡,清澈的湖水中,回响着“吱诶”、“吱诶”地艄浆声。

    伯纳德感觉自己坐在了画舫地船头,目光散淡地投向远方,尽是浩瀚无尽地碧波荡漾。

    一只白鹭,从他的眼前飞过。

    情不自禁地伸出手,结果白鹭从他指缝里溜过。

    接着画面一转,一位青衣长发美女,坐在画舫前拨着扣人心弦的古筝。

    湖面渐渐起了风,清风吹开了这位女孩的青色罗裳,一阵阵沾衣欲湿地细雨,从天空零乱地飘落。

    画舫划破长波碧水,载着伯纳德,飘向了白鸟翱翔,垂柳摇曳地远方。

    除了精巧大师,所有人,都陶醉在了诗意无限地秀美风光中。

    屏幕已经从他们的眼中消失,唯一能让他们意识到这只是虚幻地,只有体育场刀子般掠过的寒风。

    五分钟的宣传片,似乎弹指而过。

    当人们从这块屏幕营造出的秀美风景中清醒过来时候,伯纳德忽然捂着脸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怎么做到的,明明它连全息投影器都没有?!?br />
    “看你这德行,就知道你们的全息画面,离我们这差一大截?!苯鹗糇易呱锨?,拍了拍这位自信心受到极大打击的家伙:“技术上的东西,我怎么会告诉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只能告诉你,这种透明屏幕,并不是最终极的画面效果。如果把主动式矩阵背板换成黑色的,画面效果还会更好?!?br />
    “回去慢慢琢磨吧?!?br />
    “巧……师傅?!备本殖ふ饣岫沧吡斯?,不知什么原因,佟轩强的脸色复杂极了,就像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网瘾少年。

    “嗯?”精巧大师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副局长佟轩强悄悄把精巧大师拉到了一旁,故作神秘的小声道:“巧师傅,你知道这部宣传片,是谁拍摄的么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我老板朋友,那位著名导演?!?br />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副局长佟轩强忽然叹了口气:“这部宣传片,并不是最新的那部。这是我们四共市电视台两年前,自己组织人手拍的,并且拍地只是普通二维画面?!?br />
    “丁导演拍摄的那部,是立体拍摄技术,画面比这震撼不知多少倍?!?br />
    “您没看见,这部宣传片里都没有飞天仙女嘛?!?br />
    “哦~确实没有?!本纱笫芷降幕赜σ簧?。

    “为了防止片源意外流出,丁导演拍的那部,还储存在我们的机房里呢,不允许任何人拷贝?!备本殖べ⌒窟裥甑溃骸拔叶疾桓蚁胂?,到时候丁导演的那部,用您这台全息透明屏幕播放出来,会有什么效果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先把那帮外国佬打发走啊,他们不是要履行不可抗拒条款么,让他们履行?!?br />
    “有他们在这,肯定会干扰我们安装屏幕?!?br />
    完成巧师傅的要求并没有任何难度,伯纳德和另外几位工程师都没怎么劝,就火烧屁股一样跑了??此茄?,多半是想赶紧回公司汇报,巨兽重工要来抢他们饭碗了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,这块尺寸更大,效果更强的全息屏幕被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工人们和副局长佟轩强,神奇地发现,屏幕竖起后,无论从哪个角度观察,都很难注意到半空中有一块透明屏幕的存在。

    佟轩强把这个好消息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市长,电话里他还把这块屏幕的震撼效果,用自己能组织出地最华丽的语言,狠狠描述了一通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“屏幕结冰问题解决了?”电话里,许市长惊喜地问道。

    佟轩强这才猛拍脑袋,光顾着激动,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赶紧找到巧师傅,把屏幕会不会因为夜间低温,而一层厚厚冰壳地担忧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我们产品的原理和外国佬的不一样?!本纱笫φ谥富庸と嗣?,把所有的探索者机器人从金属箱中取出来,头也不回道:“他们的产品是外部光源,屏幕本身只充当投影幕布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是自发光,玻璃内部有多层的纳米发光体涂层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自发光,那屏幕就会产生热量。有热量,还怕什么结冰?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放心,就把屏幕一直开着?!?br />
    副局长佟轩强不停点头,随后找到客串技术员的电子使者,让他把屏幕打开。

    五分钟的宣传片当然没什么看头,佟轩强干脆登录自己的爱奇艺会员帐号,随便找了一部连续剧播放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佟轩强小心不带小心,踩着梯子爬上支撑架,用手去摸了摸这块高科技透明屏幕。

    果然是温热的,仿佛少女的体温一样,摸起来温润暖手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六点,四共市的天空早已陷入无边黑暗。

    体育场内,所有的灯光全亮。

    高高架起的透明显示器,也从一开始的播放电视剧,变成了让人根本不想多看几眼的四共市,2016第五届苏商代表大会的会议内容。

    没办法,副局长佟轩强也不想这样??伤梅诺缡泳缡焙?,舞台下方那上千位,从各个机关和事业单位抽调过来的年轻人,不听巨兽重工的技术员培训,而集体抬头去看电视剧呢。

    现在放了大会会议内容,还只有画面没声音,果然没任何人愿意看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培训探索者机器人的操作要领。

    培训教官,由鲁峰,谢文林这两位年轻的员工担任。

    一辆黑色奥迪A6L,悄然无息地行驶进体育场。

    司机打开车门,一位身穿长款羊绒风衣,带着金丝眼睛地男人走下车。

    他叫许长德,现任四共市市长一职。

    这边发生的情况,早就详细地汇报到了许市长耳中。

    机器人,顶级全息显示器……

    这些内容,对任何人来说都足够新奇,何况这些还关系到即将举办的四共市重大节日?

    所以许市长下班后,连饭局都推了,赶紧让司机载着自己过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没有让他失望,璀璨灯光下,体育场舞台前,一排排造型威武的机器人,整齐排列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咳咳~”站在舞台上的技术员谢文林,清了清嗓子对着话筒大声道:“既然大家已经理解了机器人的操作原理,那就让我们从最简单的动作开始,一步步学习?!?br />
    “下面听我口令?!?br />
    “全体都有,敬礼!”

    舞台上,身穿操作设备的鲁峰,率先抬起手臂。

    上千位工作人员学着鲁峰的动作抬手,然后彻彻底底的震撼一幕,出现了。

    战士般整齐排列,站立如劲松的机器人,电子眼瞬时亮起红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啪~啪~啪~啪~”

    所有机器人齐齐抬手敬礼,气势如虹,体育场上空回荡着绵绵不绝的机械运动声音。

    默默在一旁观看的许市长,顿觉一股如山的磅礴钢铁气息,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许市长觉得自己的肾上腺素,就像丢进高压锅的温度计节节拔高。震撼的场面,和难以抑制地狂喜。让许市长的肺腑中,有一句话在急速酝酿发酵。

    他想放声大喊,放声宣泄,用那句最经典的台词,来释放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同志们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