尚海市漕河泾开发区,是尚??萍疾底蠲芗目⑶?。

    这里拥有微电子、光电子、计算机机器软件,和新材料四大产业。

    【蓝拓电子科技公司】,就落座在这个开发区之内。

    蓝拓电子成立于十九年前,那时候的华夏,还处于电子科技产品,全线落后欧美的时代。谁要在腰里别个摩托摩拉,或者诺基亚,都能被人盯着看半天。

    从最早生产学习机开始,蓝拓电子快步紧跟华夏电子科技产业的腾飞道路。到了零四年,公司正式进军手机制造业。

    那时候国内手机市场百家齐放,夏新、波导、首信、科健,熊猫。这些国产品牌,曾经一度击败诺基亚与摩托摩拉,占据国内手机销量的榜首。

    波导手机,手机中的战斗机。

    那个年代被人认为,是国产手机彻底爆发,叫板国外品牌的黄金年代。

    蓝拓公司算是第二代进入手机市场的公司,他们凭借一款模仿诺基亚1100,加了彩屏,但价格更低的蓝拓手机,最高创下过单月销量五万台的辉煌战绩。

    可惜零五年之后,国外品牌手机进入了翻天覆地的发展阶段,各种新技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。

    夏新倒下了,全国销量第一的波导,断崖式地下跌。

    蓝拓公司因为主打低端品牌,并且在手机上增加了摄像头,和多种漂亮外壳,到也很受学生群体喜欢。

    同时老板陶建主攻东南亚,避开血雨腥风的国内市场,竟在国内自主品牌哀鸿遍野时候,还能保持大幅盈利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陶建风光无限,印度和泰国那边创造了更辉煌的销量成绩。

    好景不长,从零九年开始,智能手机开始慢慢普及。HTC第一台安卓机,到一零年苹果公司推出逆天的苹果4。这下别说国产手机品牌,就连国外那些手机巨头,都得抱着床单嗷嗷大哭。

    他们单纯的认为,智能手机只会占据半壁江山,结果现在连扫地阿姨都人手一部,抢红包抢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拼搏了快二十年,到最后背水一战,将设备升级成智能手机流水线。

    结果智能手机的更新换代速度更快,快到让陶建根本把握不住市场脉络。

    “爸~如果工厂卖了,这些工人怎么办?”一名带着眼镜,看起来文彬彬的青年,站在整洁的电子生产车间内,冲陶建焦急问道:“再说这工厂是你一辈子的心血,当初我你送我去美国留学,不就是为了学习先进技术么,我刚研究出了一项新技术,拿到学位证书,你就告诉我要卖工厂?”

    “工人都有遣散费,愿意去中市继续工作的,那边也招。他们有手艺在身上,不愁找不到工作?!?br />
    “我把工厂要卖的消息告诉那帮老伙计,他们竟然说我走狗屎运,连愿意接盘的公司都能找到?!?br />
    难得换上一身西装的陶建,拍了拍儿子的肩膀:“时代变了,当初我立志要振兴华夏制造业的梦想,已经被别人实现了?!?br />
    “现在我们华夏虽然在电子科技这块还落后很多,但该有的也都有了。不像二十年前,连个手机屏幕都造不了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现在手机行业已经固化,哪家公司愿意买我们?”

    陶良推了推眼镜,疑惑不解道:“连HTC都倒了,到底哪家可以公司,愿意收购我们这种有设备没技术的工厂?!?br />
    “不是科技公司,是一家传统的重型工业公司?!碧战ㄑ凵袼拇ι笫幼派肀叩墓こВ骸笆蔷奘拗毓?,八点他们就要过来最后一次检查工厂,和法律文件?!?br />
    “那块玻璃还没擦干净,我去擦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巨兽重工?我在美国都听过他们的大名。他们生产的电离净化器,在美国有钱都买不到。但做机械设备的公司,买手机工厂,他们想翻新生产线卖给别人?”

    “老爸,你不会把工厂贱卖了吧?咱们还欠银行一亿贷款,和生意伙伴几千万呢?!碧樟几辖糇飞先?。

    “所有技术资料和许可证明一起打包,他们当然是想做手机?!碧战ㄓ妹碜邢覆粮删徽饪樯璞覆A?,有些感慨道:“谈判价格是三点五亿,这价格不算贱卖?!?br />
    “等还了银行贷款和生意伙伴的钱,咱们还剩两亿这样。奋斗二十年,攒了两亿现金,我不失败?!?br />
    这或许是最好的结局,陶良望着这批刚刚保养过的崭新手机生产线,和年过半百的父亲。

    从鼎盛时期,家里近五亿的资产,缩水到现在的两个亿。陶良心里没有太大失落。只是工厂出售,父亲的目标没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梦想,好像一下子也没了。

    当初咬牙苦读,去美国留学,不就是为了能扛起工厂的技术大梁么?

    有些迷茫的陶良,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。就像他不明白巨兽重工为何会对制造手机感兴趣,现在工厂出售,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,两辆奔驰S600,一辆中巴车,行驶进蓝拓科技公司的工厂大门。

    老板陶建,和几位管理层一起,在门口迎接巨兽重工的到来。

    中云与尚海不远,陶建老早就听说过巨兽重工的大名。只是车门开启,陶建没想到下车的,竟全是一些和他儿子差不多大地年轻人。

    之前陶建也和他们打过几次交道,资产评估和初步会谈时候。但今天不一样,今天是签订合同的日子,巨兽重工那边派来了好几位负责人。

    没时间多想,陶建和他这边的管理层,赶紧走上前迎接,与相熟的经理打招。

    互相介绍一番后,陶建又把他儿子陶良拉了过来,介绍时候语气中满是自豪:“这是犬子,刚从美国留学回来?!?br />
    陶良顿时脸变红了,都什么年代了,还叫犬子……

    这种场合他又不好说什么,只能硬着头皮和这些年轻的经理们一一握手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几位年轻经理,露出有些同情和同感的表情。

    孔涛还拍拍他肩膀,小声道:“我爸介绍我时候,也这样说,习惯就好?!?br />
    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,就让陶良觉得自己和他们有共同语言。

    之后的过程,同样印证了陶良的看法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拖泥带水,也没有任何商场上老滑头的客套。喝了杯茶后,这些经理们就带着团队,开始检查流水线,审核工厂的所有文件,和财务状况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已经审核过一次工厂状况,这次主要审核财务方面。

    审核一直持续到了下午两点,陶良有些无所事事的陪在旁边。他大学毕业后,去美国留学深造了五年,前天听说父亲要卖掉工厂,这才火急火燎赶回来,所以对工厂近些年的财务状况并不了解。

    这也给了他充足的时间,去观察巨兽重工派来的团队。

    这家公司,陶良即使在美国,也听过它的大名。

    “能冒昧问一下,你们收购手机工厂,真的打算造手机么?”陶良忍不住心中疑惑,向这位说过几句话的经理发问。

    “一家机械重工企业要造手机,这事儿换了谁,都会非常奇怪?!笨滋涡α?,笑容中是隐藏地很好的自信:“我们给巨兽重工的定位,是科技工业公司?!?br />
    “机械和电子,这两者并不是平行的两条线?!?br />
    孔涛指向他的背后:“比如这座工厂里的设备,它是生产手机用的,而设备的技术含量,决定了手机质量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拥有机械加工技术的核心科技,就有把握造出别人造不出来的手机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公司……还招员工么?”并不想回美国,对前途迷茫的陶良,忽然产生一种加入他们,一起造手机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我毕业于清华大学,后留学麻省理工,获得电子工程博士学位?!碧樟寄幽油罚骸拔业牡际?,是华人教授皮铭成先生。本来我目标是振兴家里的公司,结果公司没了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孔涛忽然用直勾勾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