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青办公室内,巴兹有些拘谨地坐在椅子上,用流利的汉语问好。

    坐在他对面,是一位年轻到超乎想象,眼神锐利,带着温和笑容的英俊青年。

    远渡重洋,巴兹终于见到了巨兽重工的总裁。

    如此年轻的总裁,掌握着富可敌国的财富。巴兹感慨万分的同时,也更加佩服他的胆量与魄力。

    来华夏的次数越多,巴兹就越对这个日益强盛的国家,抱有佩服之心。

    国强则民安,华夏商人出国做生意,大多都是和气生财,以躲避战乱为第一安全因素。敢像这位年轻总裁,派遣公司团队一路横扫,闯进战乱的最根源之地,去做生意的强人,巴兹听都没听过。

    不止华夏,哪怕欧美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珠宝商,也没有这个胆量与魄力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莫普将军不能亲自前来拜访您。他还要坐镇阿奴特区,扫荡那些流窜的势力?!卑妥茸隽烁銮敢獾睦褚?,将黑色旅行包拎到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商贩推销土特产似地,将拉链拉开向叶青介绍。

    “这是莫普将军为您准备的一点礼品,都是我们非洲的特产??赡苷庑┒髟谕饨缑挥刑嗝?,但在懂得非洲文化的专家眼中,这些东西,是黄金都换不来的珍惜特产?!?br />
    叶青早就对他那两个包裹里的东西好奇不停,叶青顺手帮莫普将军扫平了好几股势力,这次他派人专门来拜访,怎么能不带好东西呢。

    只是碍于面子,叶青不好发问罢了。

    随着拉链拉开,叶青也站起来,一边瞄里面装的什么,一边说些客气的话。

    一个没有任何装饰的简陋木盒,被巴兹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褐色的木盒打开,里面装地是十二个小巧精致的玻璃瓶。巴兹抽出其中一个瓶子,大约二百毫升的瓶中,盛地是剔透暗金色的液体。

    轻轻一晃,暗金色液体在瓶中旋起海浪一样的波纹。

    “这是被称为液体黄金的橄榄油?!卑妥刃α耍骸安还侵皇切稳萜胀ǖ拈祥?。这十二个瓶子中,是尼西亚最古老的一片鲁祖鲁橄榄树林,精选出母果,榨出的全非洲最珍贵的橄榄油?!?br />
    “这种果子的出油率非常非常低,通常一棵树的母果,才能制出这么一小瓶?!?br />
    “它在我们尼加亚,又被称为王后的宝瓶。因为在十九世纪前,只有国王的妻子,才可以有资格使用这种橄榄油?!?br />
    “叶总可以送给女朋友,这是最珍贵的天然护肤品?!?br />
    没想到这个不起眼木盒中的特产,来头还不小。叶青对这个礼物满意极了,这可是有钱都没门路买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第二个木盒被打开,里面是许多类似筷子样,棕红色长条木头。木头表面有着粗糙的纹理,看起来有些像树皮。

    “这是非洲西南部特产的喀麦隆草药,只是华夏人喜欢叫它们卡宾达树皮。我们往华夏出售的天然植物产品中,这种卡宾达树皮就占不少?!?br />
    说到这儿,巴兹不好意思笑了笑:“当地人喜欢磨粉泡茶,华夏喜欢泡酒。只是出口到华夏这边,一百斤里,一百斤都是人工种植在平原上的假货,不仅没有效果,还会伤身体?!?br />
    “真正的喀麦隆草药中,也只有一种生长在高原上的棕红色低矮小树,才有强壮那方面的效果?!?br />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个盒子中的棕红色木条,才是最正宗的卡宾达树皮。

    这个礼物让叶青不知说什么才好,唯有收下。

    当然~它的产地并不在卡宾达,而在喀麦隆。

    另一件礼物,是雕刻成粗狂雄狮的石雕。这块石头极轻,呈灰白颜色。巴兹刚从木盒里拿出来,一股清淡好闻的淡香,就慢慢在办公室弥散开来。

    好似雨后的淡淡花香,又好似少女沐浴后的天然体香。

    若有若无,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“这是渔民从海边捡到的“灰琥珀”,以灰白色最为珍贵?!卑妥瓤醋乓肚嘣嚼丛铰獾哪抗?,从包里取出另外一件礼物。

    这是唯一一个不是用木盒装的特产,而是一块绿宝石打磨出来的小盒子,里面放了一只,只有眼药水大小的水晶瓶。

    当所有的礼物介绍完毕,办公室内,原本拘谨的气氛也挥之一空。

    叶青对莫普将军准备的礼物非常满意,瞧不出这家伙颇懂自己胃口,知道叶青钱多到花不完,特意收集了一堆,有钱也买不到的珍稀特产送过来。

    礼物收下了,自然就要进行商业上的交流。

    一心迷在那种重甲战车身上的巴兹,迫不及待,再次向叶青提起,能否向莫普将军,出口那种可以抵御火箭弹袭击的装甲车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有钱,钻石卖了一亿美金。老对头的地盘也可以顺利吃下来,到时候就有丰富的矿产产出。

    如果有了这种战车,那整个西部的地盘,都会尽入莫普将军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巴兹先生,我们巨兽重工,并没有生产军用车辆的许可呀?!币肚嘤檬植煌5啬﹃旃郎?,那头灰白狮子新摆件,神情遗憾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们拿到军用车辆的生产许可,想要将它出口,也必须经过政府批准才行?!?br />
    拥有长期国际贸易经验的巴兹顿时急了,华夏有一句俗话深得他心。

    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

    既然不能出口,也没有生产许可资格。那前几日,单枪匹马冲进阿努特区买钻石的战车,是怎么蹦出来的?

    巴兹第一次来华夏,帮莫普将军采购皮卡车时候,就充分领略到了这句话的精髓。

    皮卡是他们这些穷大挫最欢的交通工具,越野性能好,跑的快,能拉货,维修还简单。不仅如此,只要找个电焊工人,就能把车厢改造成各种武器平台。

    只是改装货,有非常严重的缺点。

    拿他们最喜欢的三脚架搭配机枪来说,直接焊在车厢的的支架,一旦焊上了就无法拿下。

    皮卡在颠簸中,和机枪射击中,产生的共振非常容易把支架震的脱落。

    连着车厢皮一起撕裂的那种,所以莫普将军就委托巴兹来华夏,看还能找皮卡的生产厂家,定做那种直接在车体大梁上,预留出武器支架接口的皮卡。

    单纯的巴兹带着这个请求,到华夏找了一个皮卡经销商。结果人家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,说一整套流水线你想改就能改?

    再说那样改,就是军用车辆了,违法的你懂不懂?

    当巴兹说如果能改,可以订购八十辆时候,经销商悄悄地把他拉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说你这人怎么那么直心眼呢?

    来来来,你告诉我什么样的预留口,我找人画个农用机械的架子。

    嗯~这种三角式预留?

    那这是安装抽水机用的,你们非洲干旱,需要用抽水机固定在皮卡上到处抽水。每辆加两千,我直接找维修厂帮你改了,连抽水机都帮你们配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巴兹暗暗责备自己太冲动,自己为啥那么直心眼?

    “叶总~叶总~”冷静下来的巴兹,赶紧变换思路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要订购巨神I型,可以订购十量。另外我这边还带了一份,我们西部地区,现有的金属矿资料?!?br />
    “您看看,有哪些矿物您需要,我们可以和那些承包商们谈?!?br />
    十辆巨神I型的订单,没有让巴兹眼前的这位叶总有变化,倒是说起金属矿分布时,这位叶总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战车不能出售,我们也不生产这种军用车辆?!币肚嘣俅沃厣曜约旱牧⒊?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,既然你们那边要开矿,刚好巨兽重工这边,研发了一种新的特种合金钢,性能虽然比不上,那不知哪个国家产的重型战车,但也不会差太多?!?br />
    “巨神I型一次购买十辆,这个底盘也要订购个一两架,留作备用配件更换?!?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