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对我的力量,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叶青叹了口气,如果说一开始只是对武薇凌的身份感觉好奇,或是猜测。

    那现在通过她的一段话,叶青已经可以模糊猜出大概。

    看着武薇凌再次陷入昏迷,叶青趁着她伤口止住血,用消毒棉轻轻地将她小腹附近血迹给擦拭掉。

    好在叶青没有晕血的毛病,之前看重甲一号的监控摄像画面,也练出了足够坚韧的神经。这会儿处理起从未见过的枪伤时候,到没有什么恐惧。

    擦拭掉血迹,叶青无暇欣赏武薇凌小腹上的马甲线,和她惊人的好身材。

    腾出另一只手,轻轻在她的口袋摸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拜托帮她带一件东西回国,叶青要找一下东西在不在她身上。万一是重要东西,待会儿上手术室,保不准这里的医生私藏起来。

    尼加亚很热,武薇凌只穿了件弹力短袖,和薄款冲锋衣。

    上衣和下边口袋里什么都没有,手机也没了,到是在她的右侧腰间摸到了快拔枪套。

    枪没了,只有一个备用弹匣。

    东西应该被她藏在了某个地方,命不丢就已经万幸,东西等她醒来再说吧。

    又闯了一个红灯,奔驰G65野蛮的停泊在一家当地技术水平最高,环境和价格也是最顶尖的医院里。

    带路的年轻小伙跑下车,很快喊来了两位推着担架的护士。叶青一把将武薇凌抱到担架上,然后拽住了再次想要开溜的带路小伙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要上班啊,快迟到了?!贝沸』锟嘈α?。

    “请假?!币肚嘁槐甙锩ν频<?,一边从兜里甩出一摞印着富兰克林头像的美金:“你是的本地人,办理医院手续需要你帮忙?!?br />
    “后面还有许多事情要你帮忙,想继续赚美金就留下来?!?br />
    “YES!”

    “先生你可以称呼我雷索,您的一切琐事由我为您效劳?!闭馕唤欣姿鞯囊灰』?,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一起帮忙推担架。

    手术室外,金属专家注视着每一位过往的医生与病人。

    叶青让雷索去市场买几套女装,自己在洗手间内,洗掉手上血迹,换了赶紧衣服后,打电话回国内公司。

    目前尽快的离开尼加亚才是重要地事情,原本定于下午飞机,赶不上无所谓。叶青想要知道,像武薇凌这种情况,能不能在手术后一两天之内乘坐飞机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那帮经理们过度担忧,叶青装作很随意地,说是一位同胞在这边受了工伤,由于担心尼加亚医疗条件,所以想提早回国治疗。

    经理们,很快从中云机场那边得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外伤病人脱离危险后,有医院证明就可以乘坐飞机。飞机拥有加压舱,起飞与降落的过载很小。只要飞机驾驶员,不要拿出毛熊那套的驾驶风格,就不会出现伤口崩裂情况。

    但飞往华夏的航班,并不是每天都有,也不是想买到票就能立刻买到,通常要提前一星期预定机票。

    没有直飞华夏的航班,都是从大西洋上空飞过的国际航班,经停尼加亚。

    “先帮我查询一下,明后两天能从尼加亚飞往亚洲的航班。我这边没赶上飞机,到时候和那位受伤的同胞一起回去?!?br />
    两小时后,武薇凌被推出了手术室,送入VIP病房中。

    这期间还发生了个小插曲,武薇凌需要输血。医生告知血型后,说需要从别的医院调用。

    没有伤及要害,调用也不会耽搁什么。问题在非洲这边输血,即使是输在别人身上,叶青也要捏一把冷汗。

    武薇凌的血型和叶青一样,叶青做了个匹配,随后咬牙献了四百毫升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武薇凌悠悠转醒,面色稍稍带了些红润。

    金属专家守在门外,巨力苦工守在室内。叶青则坐在沙发上,埋头消灭附近星级酒店送来的营养餐。听雷索说,这家酒店的厨子是个法国人,别出心裁地用煎牛排技术,煎出的小鹿肉,特别美味。

    还有营养价值颇高的金枪鱼片,调味的鱼子酱等等。

    黑人小伙雷索,也坐在另一张椅子上,吃地满嘴流油。

    “不用看了,你现在连水都不能喝?!背员ズ茸?,叶青献血后的眩晕感也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你运气好,子弹没有击中器官,止血也算及时,应该不会留下什么影响?!币肚嘧叩剿母?,帮她掖了掖被角:“只是会留下疤痕,完美的马甲线没有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武薇凌有些艰难的转过头,看向门外:“现在几点了?!?br />
    “当地时间六点?!币肚喟压碳虻サ乃盗艘幌?,还把自己献血的感人举动也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许久,武薇凌才张口,目光看像叶青时,有些别样的情绪,轻声道:“谢谢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请原谅,我暂时不能告诉你,我为何会受伤?!?br />
    “但你的恩情,我会永远记得?!?br />
    武薇凌眉头紧蹙:“我们快点出院吧,敌人发现我受伤,一定会对城市内的医院进行排查?!?br />
    “这不需要太长时间,城内的医院一共就那么几家。我们是华夏人,肤色很好辨识,几张美金就能打听到我们下落?!?br />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来安排,对了你的同伴呢?第一次见面时,我听你说还有同伴?!?br />
    “我的同伴有两人,本来预定在机场汇合。但是那天发生了一些情况,他们提前去往了另外一个国家?!蔽滢绷枰Я艘幌虏园椎淖齑剑骸安荒茉儆淘?,必须马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武薇凌的话还说完,VIP病房外,就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撞击,似乎是一头牛撞到了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接着房门被打开了,金属专家单手拖着一名其貌不扬的青年外国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痛苦的表情定格在他的脸上,在武薇凌和黑人小伙雷索,难以置信的目光中,这位倒霉的家伙,脸上迅速肿起一个大包。

    金属专家耸了耸肩膀,从他腰间抽出了一把装有消音器的手枪。

    “他拿着一束花,装作无意间从门口走过?!?br />
    “从我身边经过时,想突然袭击我。但速度没我快,被我一巴掌拍晕了?!?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