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使是鬣狗,也有强弱之分。

    游荡在阿努特区边缘的武装力量,充其量只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散兵游勇。

    真正有资格争夺这颗宝石的势力,这会儿都围在了阿努特区首府城市,也就是莫普将军府邸所在地。

    城市四个方向,分别驻守着四股强大的势力。他们每人把手一个方向,严禁任何人出入。

    恩苏卡区的巴布鲁将军,驻守在南方。

    这里有两条道路可以连通大海,在没有飞机可以进来的情况下,敌人只需要穿过这一百多公里的封锁线,就能把钻石带到茫茫大海上,让陆地上所有的势力干瞪眼。

    所以巴布鲁将军分析,敌人如果要运钻石出去,走海上的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之前的钻石矿争夺战,让巴布鲁将军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现在他的老对手莫普将军,被多股势力逼的不得不退缩城内。巴布鲁将军觉得扬眉吐气的同时,更暗暗发誓,一定要将这颗世界罕见的钻石夺到手。

    这些天,巴布鲁将军派人将南边区域,彻底监控了起来。

    夜里更是上百辆皮卡打着探照灯在游荡,光是夜里击毙的倒霉鬼,就有几十人居多。

    用帐篷搭起来的临时指挥室内,一名身材高大,剃着光头,脖子里与手上,带着拇指粗金链的男人,正在不停的对电话大喊。

    “没有时间在犹豫?!?br />
    “只要我们四方力量联手,莫普那个家伙必死无疑?!?br />
    “钻石怎么分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卖了美金,我们四人平分?!贝虻缁暗牟皇潜鹑?,正是吃了大亏的巴布鲁将军。

    “时间拖延越久,对我们越不利,将莫普打垮,不仅可以获得那颗价值数亿美金的钻石,还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喂?”

    电话被人挂断,巴布鲁将军吼道:“全是一帮胆小的鬣狗?!?br />
    一名身穿迷彩服,脸上有道从眼角一直延伸到颈脖处狰狞疤痕的男人,匆忙地从外面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将军,将军。我刚接到消息,徘徊在外围地秃鹰部落里的战士,半小时前被一伙神秘势力,给全部消灭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伙神秘势力,好像正朝我们的方向赶来?!?br />
    “秃鹰部落我记得有几十名战士,武器装备也不差,竟然被人给消灭了?”巴布鲁将军扯了扯脖子上的粗大金链:“一定也冲着钻石来,对方什么势力,打听清楚了么?!?br />
    “根据手下汇报,他们赶到事发点时候。秃鹰部落的十多辆战车已经全被打成了碎片,不过只有一条新的车轮印记离开,朝着我们的方向前来?!?br />
    “一条车轮???”巴布鲁将军险些将大金链子扯断:“那不是说对方只有一辆车?”

    “走,我到要看看这是谁吃了雄狮的心脏,敢一辆车来我巴布鲁将军巡逻的地盘?!?br />
    半小时后,前方城内的唯一道路上。

    来自巴布鲁将军手下的军人,乘坐着几十辆皮卡车,数十辆焊接了厚重钢板的卡车,和两辆早已停产的俄式装甲越野车,将这条道路围地死死。

    巴布鲁将军戴着墨镜,咬着一支大雪茄,从装甲越野车的顶部武器台露出半个身子,前呼后拥,王者气派十足。

    AK突击步枪、火箭筒、高平两用机炮,63毫米迫击炮……

    穿着迷彩军装的人群如乌云一般啸聚,他们牢牢盯着道路的尽头,随时准备用各种重火力,消灭任何来犯的敌人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巴布鲁将军一半的家底,另一半,在之前争夺钻石矿的战斗中打光了。

    忽然间,人群躁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视线的尽头,一道卷起的尘土烟,慢慢朝着他们靠近。

    巴布鲁将军居高临下,伸长了脖子看了半天,然后见鬼一样看着前方,连咬在嘴里的雪茄掉了都不知。

    前面行驶过来的,是什么鬼东西?

    日了狒狒的红屁股,他手底下最寒酸的部落中,也不至于能把这种东西开进战场吧?

    不慌不忙行驶来的中巴车,是他这辈子看过最破烂的车。巴布鲁将军甚至怀疑现在车厢内,正藏着一头犀牛,再扛着这个中巴车的壳子到处跑。

    因为这辆中巴车,前挡风玻璃已经碎裂成了无数块,就像没有信号的电视机,上面全是雪花。

    因为不是直角,巴布鲁将军才可以更清楚看见,这辆中巴车的凄惨无比一侧。

    挡风玻璃全没了,车皮像是炮弹轰过一样夸张地扭曲着,数不清的弹孔,已经彻底撕裂了那侧车体,甚至在前进途中,还有碎片朝下掉落。

    就是这辆车,消灭了秃鹰部落的战士?

    这帮军人们也一个个见了鬣狗睡母狮子样的惊讶表情,这辆浑身冒烟的中巴车,就是他们要准备战斗的对象?

    巴布鲁将军有些意兴阑珊的挥挥手,让手下赶紧结束这个闹剧。

    一发火箭弹笔直的朝中巴车飞了过去,下一秒,中巴车一个S型走位,潇洒地躲过了这枚火箭弹。

    巴布鲁将军惊愕的眼珠子,差点顶穿墨镜。

    “去,把那这辆破车撞成碎片?!?br />
    两辆焊接了钢板的卡车轰鸣着冲向前方,它们一左一右,打算把这辆破车撞成夹心饼干。

    计划很容易被实现,两辆武装卡车特意绕了一圈,绕到这辆破车的后面,随后加速靠拢。

    发动机在轰鸣,两辆武装卡车轰隆一声靠在了破车上。他们露出残忍的笑容,猛打方向盘。

    “哐~”

    “哐~”

    每一次撞击,都会爆起明显的火花。持续的猛烈撞击中,那辆残破不堪的中巴车,外壳像破碎的饼干一样纷纷掉落。

    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两辆武装卡车不停夹击碰撞,竟然都没有让这辆中巴车发生任何的偏离。

    又是一次撞击,中巴车早已千疮百孔的一侧外壳彻底脱落。

    当武装卡车打算再来一次撞击时候,这辆中巴车猛地主动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轰~”

    武装卡车仿佛变成了被大象踢飞的鬣狗,整个车身脱离地面,翻滚着摔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武装卡车,同样被中巴车主动靠过去,卡车翻滚着飞出去的同时,这巴车的残破外壳,也在剧烈撞击下彻底破碎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