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科特港是个典型港口城市,叶青在当地时间凌晨一点到达,此时道路上不时有装载矿物的货车跑过,路边的招牌也清一色是英文,其中又以餐馆、酒吧,旅馆居多。

    在车上憋了快十小时,终于再次见到现代文明的叶青,让金属专家靠边停车。

    然后下来甩手踢腿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,把关节抻出了“毕剥毕剥”的声响。

    巨力苦工也跟着下车,带了瞄准镜的AUG突击步枪横在手中,牢牢守卫着叶青安全。

    叶青打了个大大的哈气:“一路走来似乎也没什么问题,看来尼加亚也没有新闻上说的那么夸张?!?br />
    “哒哒哒~”

    叶青话音刚落,对面的一栋酒店后面,就陡然响清脆震耳的枪声。

    伴随着枪响,还有很明显地金属被击穿声音。

    “上车上车~”叶青被吓了一大跳,刚夸了不到三秒钟,哈科特港就迫不及待地在叶青面前,展示一把什么叫狂野。

    与领主战舰汇合地点,被选在了郊区一处无人沙滩上。

    奔驰G65打着探照灯行驶到沙滩,波光粼粼的海面,忽然沸腾起来,似乎有巨兽要破海而出。

    这是一艘任何人见了都要发出惊叹的钢铁巨兽,破出水面后,它硬是依靠四扇宽大的全动推进垂尾,一起一落的爬行到沙滩。

    舱门吭哧打开,露出货舱内的重甲一号。

    两名金属专家,和两名巨力苦工也跟着跳了下来,他们神情依旧,没有任何舟车劳顿的疲惫感。

    重甲一号被开了出来,换奔驰G65进去,叶青也钻进驾驶舱。

    五分钟后,沙滩上独留一辆破旧到,没有任何人有兴趣看它第二眼的中巴车。

    这辆中巴车一动不动,到了早上五点,阳光已经露出海平面,为哈科特港带来金色的曙光时候,破旧的中巴车启动了。

    低沉强劲的发动机声,似乎从一辆主战坦克中传来,而不是一辆报废了不知多少年的中巴车。

    “前面沿着公路走十公里,有一个大型港口,在港口外面有一辆白色面包车。你冲它闪两下灯,它要闪三下回应那就是了,里面有我们需要的武器装备?!?br />
    叶青坐镇在领主战舰内,通过卫星网络,来观察指挥这次行动。

    用的是卫普卫星网络公司设备,它可以连接最新一代的网络通讯卫星,进行15MB每秒的数据交换。

    曾经有个不太好笑的笑话,来形容卫星网络的昂贵流量费。

    今年上旬,有个反盗猎组织在非洲大草原巡逻,谁想他们一台W7系统的手提电脑,通过卫星网络,自动升级到W10系统。结果这个依靠社会捐助生存的反盗猎组织,被扣了一万多美元的流量费。

    卫星流量,把他们的活动资金都扣光了,因为欠费,还无法联络到其他在巡逻的志愿者。

    速度越快,资费越贵。

    叶青通过显示器观看实时画面,对流量费自然不心疼。谁想这辆破旧的中巴车,刚驶出沙滩没多久,就发生了意外情况。

    前方公路上,有两辆皮卡一左一右的横在路边,把道路堵的只留下一个可供车辆行走的缺口。

    车厢内站着身穿迷彩,手持AK的军人。道路缺口处同样站着军人,他们拦下每一辆过往的货车。

    “不妙?!币肚嘈脑嗫┼庖幌驴焖偬鹄?。

    这辆破旧的中巴车,不仅没有任何年检标志,就连牌照都没有。玻璃也全贴的不透光黑色玻璃膜,从外面看不见任何的情况。

    中巴车是假的,金属专家也没有驾照,让瞎子来检查都能查出问题。

    眼看着中巴车慢慢前进,前面拦路检查的军人,正翻上一辆货车中仔细检查,地面有另一名军人,对中巴车挥手示意靠边。

    “注意注意,准备冲卡?!币肚嗤ü佬峭废麓锩睿骸俺蹇ê蟛蝗ジ劭?,直接绕道返回,朝阿努特区前进,武器我来想办法?!?br />
    “他们要追着不放,直接撞翻他们,不要给他们持续攻击的时间?!?br />
    “明白?!奔莩档慕鹗糇矣锲胶?,准备执行冲卡命令。

    沿海道路上,这辆破旧的中巴车,立刻引起了设卡军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因为这辆车没有牌照,他们在两百米外挥手示意靠边时候,中巴车似乎跟没看见一样,既不打转向灯,也不靠边行驶。

    针对这种异样的表现,两辆皮卡车周围的军人们,迅速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他们从车上跳下来,举起手中的突击步枪瞄准。一共八名军人,如果遭遇的是普通中巴车,这个火力足够将它撕裂成蜂窝。

    金属专家完全把他们当成空气,依旧我行我素的朝前开。

    “站??!”

    中间那位,肩挂上尉军衔的军人,如临大敌的喊着。

    “轰隆~”距离还有一百米时,中巴车猛然迸发出野兽般的发动机咆哮声。

    前面的八名军人哐啦一下,给手中AK突击步枪上膛,中间那位带贝雷帽的军人高举AK鸣枪示警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~”

    三枪示警后,这帮军人的黝黑面庞上,露出嗜血的笑容。

    距离还有五十米,这个距离,是突击步枪的最佳射击距离。

    已经转过头,不打算看这帮设卡的军人们被撞飞,或是皮卡车被撞飞的叶青,电光火石之间,忽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还有B计划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叶青透过耳麦喊道:“减速靠边,执行B计划?!?br />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那辆破旧的中巴车往下一沉,野兽般的发动机声音消失,转向灯闪烁,车身朝路边倾斜。

    再晚一秒,无情的子弹就会被这帮军人们射出。

    等到中巴车停稳,距离这帮军人只有十多米远。七杆突击步枪指着车窗位置,领头的上尉冲上前大喊:“立刻下车,给你们三秒钟考虑?!?br />
    “一?!?br />
    “二?!?br />
    吭哧一声,破旧的车门朝着一边滑开,竟然还是自动门,一名金属专家堵住了他们的全部视线。

    “亚洲人?”

    双手抱头,车内一共几人?”黑人上尉越看这辆中巴车越不对劲,它的体格远远要比普通中巴宽阔,高度也太高了一些。

    看见金属专家站在车门口一动不动,另外几位军人狠狠举起枪托,打算给金属专家的脑门开个瓢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黑人上尉的眼珠子瞬间瞪大了。

    随后他一把推开旁边躁动的同伴,劈头盖脸训斥道:“眼瞎了么,这是我们最尊贵的客人?!?br />
    一摞印有富兰克林头像的票子,被金属专家攥在了手上。

    随着这些花花绿绿的钞票抬高,八名军人不约而同地,发出“咕噜~”吞咽口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富兰克林的头像,只存在100美元上。

    一张100美元,在贫瘠的尼加亚,所代表的意义,是当地人均月收入的五倍。

    而一摞100美金……

    “尊贵的先生,尊贵的客人?!焙谌松衔咎纫话侔耸却笞?,换上自认为最和善的笑容,操着咕噜咕噜的英语道:“刚刚冒犯到了您,您千万别生气?!?br />
    说着,黑人上尉一脚踹开旁边的军人,用当地语言吼道:“去把车里的雪茄拿来?!?br />
    一盒可能也是别人孝敬的雪茄,被黑人上尉谄媚的捧着。

    至始至终,金属专家没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两辆皮卡忙不迭撤开了,八名军人排成一排,不停地给这辆缓缓前进的中巴车挥手致意,他们笑容真诚,嘴里喊着:“欢迎下次再来?!?br />
    B计划……

    出乎意料的成功!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中巴车行驶到港口,与那辆军火面包车顺利交接。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中巴车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那帮军人隔老远就扔掉烟头,将皮卡再次开到路边,然后站成一排,脸上挂着最真挚的笑容挥手送别。

    叶青有些无语的摇头,然后启动领主战舰,沿着海岸线,以半潜的航行方式,朝几百里外的阿努特区前进。

    破旧的中巴车,跑出了比奔驰G65还要狂野的速度,一路尘烟滚滚。

    中午时分,领主战舰,与中巴一起到达阿努特区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