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嗡嗡~”主轴带动的钻头旋转摩擦声音,就像一头在低沉嘶吼的巨兽。

    降温用的切削液,更是不要钱似地被调到最大。

    直播间里的学生们,再次屏气凝神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流逝,过了一分钟后。小林井有些站不住了,连忙到到五轴加工中心跟前,伸头隔着观察窗往里望。

    因为足足过了一分钟,主轴竟然还没有移动。

    五轴加工中心,厉害之处就在于主轴可以多角度随意移动。这比传统机床移动被加工材料,要更容易保持精度。

    可一分钟过去了,主轴没有移动只能说明一件事情,主轴上的钻头,还没有把那块材料削切好。

    “转速加到两千?!毙×志那牡厮档?。

    “呼嗡~”

    这台高速加工中心,转速被加大后,钻头在铁尺上的摩擦声,连直播间里的学生们,听了都忍不住汗毛竖起。

    袅袅的青烟,从五轴加工中心的观察窗内,徐徐升起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们回过神,青烟就打了鸡血一样孙迅速变为黑烟。

    “烧刀了~烧刀了~”旁边中云大学的学生焦急的提醒:“快?;?,别弄坏了咱们设备?!?br />
    日理工的学生赶紧把加工中心停了,自动舱门开启,用来降温的切削液与金属被高温加热发出的烟雾,呛的人直咳嗽。

    好在循环的切削液很快把钻头冷却,日理工的学生们取下钻头一看,脸颊顿时变成了火烧云。

    钻头的顶部,已经因为高温,而烧出了彩虹一样的五颜六色痕迹。这种通常发生在作坊级加工厂的事情,竟然发生在了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摩擦会引起高温,正常情况下,有削切液和削切出的金属丝散热,钻头不会出现烧刀情况。但如果主轴给刀,而材料又纹丝不动,那摩擦力就会继续上升,随着转速加快,连切削液也带不走全部热量,继而出现烧刀情况。

    那根铁尺也被从夹具上取了下来,然后所有人都看见,铁尺的背面,竟然没有一点儿痕迹。

    也不是完好无损,凑近用放大镜观察,还是能看见之前钻头加工的地方,有一些毛糙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是想在上面刻字的话,再烧毁一千个刀头,也别想刻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可能!”负责操控五轴中心的天中同学,用防护手套握住铁尺大叫:“怎么会连一个坑都钻不出来?”

    小林井之前还当着镜头面儿,说要给大家展示一下,我们国家在金属材料学上的水平。

    现在刀头都被他们玩烧了,与完好无损的铁尺前后对比之下,直播间内的观众们,都快把一口水笑喷在屏幕上。

    “量不出准确精度就算了,现在连字也刻不出来。请允许我同情他们0.1秒钟?!?br />
    “平心而论,他们在材料学上确实甩我们一节,不过谁让我们有巨兽重工呢?”

    “我决定了,毕业就去巨兽重工上班,太有荣誉感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个要去巨兽重工上班的,快醒醒?!?br />
    半小时后,经过日理工这边的紧张准备,铁尺被移到了等离子电弧切割机床上。

    小林井已经决定无论如何,也要把这个字给刻出来。

    电弧切割虽然适合对付高硬合金,但它的切割,丝毫没有精度可言。就算最后能切出那几个字,别说达到水平角看不出字迹的惊人效果,哪怕连稍讲究点的观赏水平都满足不了。

    耀眼蓝色电弧,在铁尺背面肆虐,电弧击穿空气的巨大噪音,更是鞭笞着附近学生们的耳膜。

    很可惜,发生在五轴加工中心上的一幕,再次发生在了等离子电弧切割机上。电弧肆掠了无数道,可下面的双轴移动工作台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铁尺再次被取下,表面只有一片不明显的颜色改变。

    小林井看铁尺的眼神都直了,寻常难以用机床加工的材料,比如不锈钢,到电弧切割面前,会变得比奶油还要乖顺。

    可是遇到了铁尺,竟然连一层皮都撼动不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~很烫手?!毙×志鋈缓芸湔诺乃λκ?,故意把铁尺仍了出去。

    铁尺叮叮当当弹跳了老远,然后弹幕里,全是在讨伐他无耻的消息。

    过强则易折的道理,连古人都明白。硬度越高的金属物体,往往也越脆。举个简单例子,普通家庭里的玻璃窗,其硬度要比百分之九十的金属还高,可一拳头就碎。

    拿金属中极为坚硬的钨钢来说,长条状的钨钢跌落地面,百分之一万要碎裂开来?;灿玫奈俑肿晖?,平日不用都要收纳在专门的工具盒中,防止磕碰。

    这根铁尺那么硬,说不准也非常脆……

    铁尺弹跳了几下,正好落在叶青不远处。

    捡起完好无损的铁尺,重新递给小林井,叶青眉毛一挑:“小林教授,怎么我摸这根铁尺,一点儿也不烫?”

    “有…有大功率激光切割机么?”小林井既羞愧又震惊,还有满脸无法掩饰的尴尬。

    一台西门子4500W激光切割机被调校完毕,?;ふ纸迪潞?,过了五分钟才缓缓开启。

    这次开启,除了表面被灼烧出一层积炭的铁尺,还有日理工大学一张张难看的猪肝脸。

    只要用液体洗下那层积炭,铁尺表面一定会和刚拿过来时候,没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还刻什么字,现在小林井感觉能在铁尺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痕迹,就已经是巨大满足。

    “能……不能……再把实验室,多借给我们使用一晚上?”无地自容的小林井,捂着脸对旁边的蔡教授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继续的必要么?”蔡晨宁教授摊了摊手:“当然如果你们还想继续的话,我没有意见?!?br />
    能试的已经都试完了,结果大家也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蔡晨宁教授打了个哈气,让负责实验室的老师陪在这里。叶青也冲小林井他们挥挥手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怎么办,直播小哥你可别走啊,我想看他们到底能不能在铁尺上,留下痕迹呢?!?br />
    “哪位机械工程系的大哥,能给我科普一下,这根铁尺是什么材料做的?”

    “一零界的机械系研究生告诉你,那根铁尺是艾德曼合金打造,美国队长的盾牌里就有这种成份?!?br />
    “我给你刷礼物,直播那位同学你不要走?!?br />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不走?!敝辈セ嬷?,传来让人心旷神怡的声音。

    出了机械实验室的大门,叶青心情也变得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“叶总,真不知怎么感谢你?!备懦隼吹牟坛磕淌?,紧紧握住叶青双手,语气激动:“没有你,咱们学校这次可就真的成了笑柄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~还有那根铁尺,他们要刻百世之师,快把我憋坏了,我硬掐着大腿让自己忍住笑?!?br />
    “老师~不用客气,举手之劳而已?!币肚嘧旖锹冻鲇淇斓奈⑿?,这件事确实很爽,还有那些学弟学妹们看自己的眼神,全是崇拜。

    “那根铁尺,叶总您是怎么做到的,它似乎已经达到了无法可控被破坏的程度?!?br />
    叶青正准备说一下铁尺的大概制作步骤,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下面的话。

    电话是销售经理孔涛打来的,电话一接通,他便连忙道:“老板~您快看新闻,就是微信里面推送的新闻?!?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