变色卡?

    立体光栅画?

    下面的学生们第一想到的是那种小时候,玩过一种可以在不同角度,看见不同画面的卡片玩具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这个猜想就被推翻了,那根铁尺上的字体,根本不是平面的。而是硬生生凿入铁尺之中,可以清楚看见凹陷下去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友…谊之久”小林井教授的眼神,就像烈火中无助燃烧的柴薪。

    正面看没有任何异常,换一个角度就能看见字体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说明那根铁尺上的四个字,一撇一捺刻画之间,是难以想象出的水平垂直。

    它的原理解释起来很简单,如果一张薄如蝉翼的纸,侧面水平垂直于目光之间,那么它就很容易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同样,铁尺上凹陷下去的字体底部,只要和表面保持同样的糙度。侧面加工出精确到让人恐怖的直线,就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解释起来简单,但是做起来非常难。

    直播间内,经过有懂行的机械达人科普后,学生们不约而同地在弹幕里狂刷六六六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~刚刚日理工那边,还一口咬定什么都没有,结果换个角度就被打脸?!?br />
    “太爽了,就冲这视觉效果,就能把那颗螺母给比下去。它们不是螺纹看不见么,可螺纹跟蚕丝一样细。而我们的这四个字,跟麻将一样大,难度自然也要高上许多?!?br />
    “只有这样么,这位同学?”小林井松了的一句话,让弹幕和下面的学生们陡然安静。

    “很棒的思路,让人敬佩的加工精度?!?br />
    “但是在我们看来,这见礼物,所代表的工业水平,距离最顶尖的制造技术还差了一点?!?br />
    不是自大,这根铁尺所展现出的技术,小林井教授,借用国内知名的高精仪器工厂,同样可以制造出来。

    难度当然有,花费时间会很多,可难不倒他。

    “完了完了,看这家伙自信的样子,好像他们也可以弄出这种神奇效果的刻字?!?br />
    “毕竟他们精密加工技术世界第一,难不住他们,也情有可原?!?br />
    “唉~虽然没有难住,但也不算输?!?br />
    直播间内,又恢复了讨论。

    “小林井教授,我想你们误会了我的意思?!币肚嘌锪搜钍种刑?,将另一面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当初贵方,赠送了一颗螺母,让我们加工出一颗螺丝?!?br />
    “那我们自然要投桃报李,赠送一件需要我们两校共同合作,才算完整的纪念礼物?!?br />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叶青很满意对面那帮家伙吃瘪的表情。

    将铁尺在不同角度展示一遍,确认铁尺的反面,没有任何汉字之后,叶青目光从容不迫:“友谊之久,是我们送给贵校的一句祝福?!?br />
    “我想请贵校,在这根铁尺的反面,用你们的语言,刻上另外一句话,来鉴证我们的友谊?!?br />
    “刻一句话?”小林井有些没反应过来:“刻一句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刻什么,答案已经写在了铁尺上,你们只需要解读出来,再用你们的文字,刻上即可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叶青将这根铁尺递给了小林井。

    摄像机,清晰地捕捉到了小林井脸上的疑神疑鬼,和他接过铁尺瞬间,右手明显往下一沉,露出为何么会这么沉重的表情。

    日理工的学生们哗啦一下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重头戏来了,原来这根铁尺不仅仅拥有让人惊叹的精密加工技术,还隐藏了一个谜题来给他们破解。

    好在日理工大学这边早有准备,中午蔡教授通知他们,要赠送一根铁尺当礼物时。他们就在不停猜测,这根铁尺会有什么猫腻。

    所以原本需要装入防震金属箱内,打包打走的许多镇场子仪器,也被他们带到了多媒体中心。

    铁尺也就三十多厘米长的样子,上面连刻度表都没有标注。小林井他们相信,即使存在谜底,他们也能轻松破解开来。

    这个自信,源于他们所携带的设备。

    一台尼康S1500工业电子数码显微镜,被日理工的学生们搬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尼康公司,是世界顶级的光学镜片工厂之一。他们拿出的这台显微镜,是目前光学显微镜中,有效放大倍数最高的显微镜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哼哼~任何猫腻,在这台最顶级的光学显微镜下,都无处所藏。

    然而当日理工大学的学生们,架好显微镜,把目光转向显微镜上的液晶显示器时。

    他们的反应,比引爆了一颗手雷还夸张。

    唰地一下,他们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!”小林井用母语大叫道:“为什么它的表面是平的?”

    其他学生,大抵也是活见鬼表情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刚刚把放大倍率,调到一千两百倍的最佳观察倍数时候,竟然看见这根铁尺的表面,依旧平滑。虽然没有镜子那么平,可是和肉眼直接靠近普通钢铁,观察它的表面差不多。

    想要研究金属,第一步就是研究它的表征。

    放大一千两百倍,可以直接看见金属表面的显微结构,比如金属上面,宛若雪花一样的马氏体与奥氏体。

    同样,他们肉眼观察这根铁尺,没有发现猫腻,自然认为被隐藏在了肉眼不可见的显微机构下。

    结果他们看见了什么?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的刻字,对他们来说,堪称困难级加工技术。那这块铁尺的平滑表征,就相当于恐惧级加工技术。

    费了老大力气,他们才压抑住心中的恐惧,继续研究起这根铁尺。

    时间在一点一点过去,日理工大学这边,之前得意早就飞到了西伯利亚,换上凝重,抓狂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什么都找不到,无论用什么方式观察。这根铁尺的表面,全部一马平川,别说猫腻谜题,连一个不是黑色的色斑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哈哈~你们看他们纠结的样子?!?br />
    “被难住了,再让他们小瞧我们试一试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……他们需要名侦探柯南来救??!”

    时间一直过去了半小时,小林井艰难的抬起头,脸上全是汗珠:“经……经过我们一致研究,这根铁尺上,似乎没有奥秘?!?br />
    “有?!币肚嗖唤舨宦幕卮?,让日理工那帮学生都快痛不欲生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测量过,这根铁尺的长度么?”

    “有……有测过?!毙×志贸鲆惶ㄊ殖植饩嘁牵骸罢馐俏颐悄峥倒旧牟饩嘁?,不仅长度,连宽高我们也测过?!?br />
    “它的长度是0.32569米?!?br />
    “尺能量长,答案就在它的长度上?!币肚嗾玖似鹄?,摇摇头:“测距仪的精度不够,你们换更先进的仪器,来重新测量一下它的长度?!?br />
    “可是我们已经精确到了丝米,它的长度太长,千分尺无法测出来。想要更精确,那就要用激光干涉仪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的激光干涉仪,可以精确到哪个级别?”

    “纳米级?!毙×志纳糁写艘凰颗叵骸拔颐强梢跃返?纳米,但是测量这根铁尺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“十亿分之二米的精度,现阶段根本没有机床加工出来。哪怕我们的工业母机,也只能把金属材料的精度,确定在五十纳米?!?br />
    “0.32569米?”叶青目光严肃地说出一段数字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这个长度,是我们测出来的?!?br />
    “后面还有734?!币肚嗫醋潘?,报出了一段数字。

    小林井有些不相信地道:“你们把精度精确到了0.1丝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们的激光干扰仪,也达不到精度标准,那我就告诉你准确答案?!?br />
    叶青平静的说道:“我们把精度,定格在了二分之一纳米上,也就是一百亿分之五米的精度?!?br />
    “尺能量长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你们在真空箱里,用更先进的干扰仪,去测这根铁尺的长度?!?br />
    “会得出这样一组数字0.32569734830,很简单的一组十进制数字,只要把这组数字,用十进制换成你们的文字,就能得出你们要在上面刻的字?!?br />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时光老人在多媒体中心内,丢下了时光炸弹,让他们的神情瞬时定格。

    把尺子的长度,转换成他们的文字?

    得出……

    他们要刻的字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