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轩尼诗干邑、路易十三、葛兰许干红,勒桦红酒,每样来三瓶。啤酒要嘉士伯,先每人两瓶的数量?!狈考淠?,孔涛对着有些战战兢兢的包厢公主笑道:“轩尼诗要用苏打水勾兑,红酒要先醒一遍?!?br />
    “水果你们看着人数上,保持新鲜就好。鲜奶和乌龙茶也要,上的干果,要先用烤箱烘培一下?!?br />
    “老板,您看还有要补充的么?”孔涛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坐在兜兜旁边的叶青点点头示意行了,来之前,叶青特意要跟兜兜那边AA制。房间他们负责,酒水叶青这边来。

    几十号人,在娱乐会所这种酒水翻几倍价格卖的地方,想要玩的好,最起码也要几万块钱。

    要想玩的尽兴,比如点一些上档次的酒水,那价格就更离谱了。让她们栏目组来,估计一个季度的经费都得砸里面去。

    “谢谢~麻烦尽快。点歌我们自己来就行,不要公主?!?br />
    “好…好的?!闭馕辉竞芑崂雌盏陌峁?,这会儿却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经理,被这里面一位看起来很酷的男人,一胳膊推的现在还躲休息室里敷冰袋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房间,是他们从小鹿哥手里抢的。

    不对~是小鹿哥从他们手里抢的,他们还放出了话,十分钟之内,小鹿哥必须来这里亲自给他们道歉。

    这帮客人,无论从哪个方面观察,都像是白领精英那层。按理说这种人是最理智,也最不愿意惹事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位公主内心殷殷期待,万一那个小鹿哥惹到了大人物,被狠狠被教训一顿呢。

    狂妄的人没人会喜欢,叶青这边除了推开经理那一下外,所有人都是彬彬有礼,更不存在动手动脚这种很没品的行为。

    还有他们点的酒水,包厢公主还是第一遇到有客人,连价格都不问,就点饮料一样点了那么多昂贵酒水。

    相互对比,包厢公主自然内心向着叶青他们。

    真不敢想象,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。

    中云电视台这边,不少女孩子,看叶青的眼神都变了。

    太帅了,简直比偶像剧里的男主角还帅。虽然他什么都没做,但一群风格不同,气质鲜明的男人以他为中心,更承托出叶青卓尔不凡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句,我只给你们十分钟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连面都没见过,就害怕要命的什么小鹿哥。在叶青那边,存在感似乎还没有一份果盘来的重。

    利保隆的马路边,一辆保时捷敞篷,和两辆牧马人,一辆宝马五系,轰着油门,冲向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一名黑色风衣装扮的年轻人下车,随后鱼贯走出十多名举止张扬,目光轻佻的男男女女。

    电梯口早有一名经理等候在前,看见这伙人后,立刻热络的迎了上来,叫一声小鹿哥。

    “对方是哪里蹦出来的鬼,竟然敢让我张鹿飞给他们道歉?”这位年轻人掏出纯金登喜路打火机,点燃一根香烟吞吐道:“连我的名头都没听过,看来混地层次也有限?!?br />
    张鹿飞身后跟着的一群男男女女,同样都是穿的耳熟能详名牌。

    这年头,早已经不兴什么草根英雄打天下那套。

    出来混,没钱你还混个鸟?

    别扯什么能打不能打,越能打进局子蹲的越快。有钱有关系,那些好勇斗狠的照样把你捧成大爷。

    “哈哈~今天我过生日,就不跟他们计较太多,每人扇一巴掌,加给我赔礼道歉完事儿?!?br />
    说完,张鹿飞大摇大摆走进电梯。

    六楼那边,包厢公主趁着送酒水功夫,悄悄把小鹿哥要来找麻烦的事情,告诉了叶青这边。

    叶青看了下时间,时间才过去了六分钟,看来这伙人来的蛮快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出去处理一下,不要打扰到房间里的兴致,她们女生估计不喜欢看这些?!币肚喽晕庠料韬驼藕佬疽饬讼卵凵?。

    两位保安队长立刻起身去门外,迎接那个什么小鹿哥。

    叶青显然低估了这帮女孩的好奇心,在叶青提供的巨大安全感下,她们一个个像好奇小猫似地,借口上洗手间,然后悄悄隔着房门上的玻璃,朝外观察。

    洗手间就在入口处,然后悄悄隔着玻璃朝外看的几位姑娘,看见走廊外,有十多个男男女女朝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他们走路螃蟹样横趟,目光阴鸷,一看就不像良善之辈。

    “还有四分钟,在这四分钟内,你们可以干任何能感觉能彰显出你们实力的事情?!蔽庠料枥裂笱蟮哪蟪黾父鱿熘福骸八姆种雍?,请你们用最发自内心的态度,去给里面的先生道歉?!?br />
    领头的张鹿飞咧大了嘴,见鬼一样瞪住了吴粤翔。

    “你们混哪的,我猜你们一定不知道我是谁?”张鹿飞鼻子都气歪了:“我叫张鹿飞,我给你们一分钟,去打听……”

    保安队长吴粤翔就一甩皮衣,把张鹿飞踹出了两米远。

    “靠你*!”人群中的雄性立刻炸了窝,女的满脸惊骇地去扶张鹿飞,男的则一个个在走廊上发起冲锋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吴粤翔和张豪轩,重新将两根精巧大师研发的高科技格斗电棍,收回腰间的尼龙套内,对地上死猪躺着一样的几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有三分钟?!?br />
    “吴哥,要不告诉他们,我们混哪的吧?”副队长张豪轩打了个哈气,懒洋洋道:“跟这帮蠢货玩,实在没有意思?!?br />
    “那你说,我先进去了?!蔽庠料枘幽油?,推开房门。

    门后藏着,在看热闹的几位小姑娘啊地一声跑回来了,随后得意洋洋,像身边的同伴描述刚刚门口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分钟后,脸色煞白的张鹿飞,被副队长张豪轩提着衣领拽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对…对不起~对不起,叶先生,您大人有大量?!闭怕狗晌孀哦亲?,鹌鹑样瑟瑟发抖,所有的张狂与盲目,彻底化为无边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行了,出去吧,不要打扰我们的兴致?!币肚啻蛄苛怂谎?。

    张鹿飞如临大赦,连滚带爬地跑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小鹿,听说今天是你生日?!闭怕狗膳艿矫趴谑焙?,身后传来那位叶先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生日快乐哟?!?br />
    “谢……谢……叶先生的祝福?!闭怕狗苫赝?,硬是憋出个了难看笑容。

    看见这幕,中云电视台里的姑娘们,一个个捂着嘴“咯咯~咯咯~”笑不停。

    仅有的两名男同事,看向叶青的眼神,是彻彻底底崇拜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