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好的老师?!辈坛磕淌谂员叩囊晃谎玖似鹄?。

    这是一位12看起来颇为成熟的男性,他的皮肤有些黝黑,双手似乎还残留着油污长期浸泡出的黑渍,看起来更像一名工人。

    他是蔡晨宁教授带的唯一一名弟子,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谢彤涛。

    他今年二十八岁,博士已经是最后一年,在SCI上,发表过三篇专业论文。之前拿到那颗螺母,就是谢彤涛负责技术攻关。

    不同于法学或是工商管理之类的博士头衔,机械工程类博士,除了专业知识要过硬外,动手能力也要非常强悍。

    谢彤涛并未先接过螺母与螺丝,而是给自己带了一双防静电手套后,才接过这两件,代表了工业领域中最高难度之一的金属零件。

    或许大家都有过类似经历,在拧一根螺丝时候,刚开始似乎很难将螺丝对准螺母。越是小巧到螺丝越是如此,那是因为螺纹与螺纹之间的间距太小,很难找准正确的镶入位置。

    “咔嗒~”

    多媒体中心与直播间内,再次传来清晰的金属接触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有用的,这颗螺母我们从压铸胚件,到一体削切成型。再到伟大的工业母机,进行雕刻螺纹,和百级洁净车间内,用离子体气相沉积进行纳米级金刚石镀膜,一共用时十天?!?br />
    “这就是工业,这就是最尖端的加工技术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不可能制造出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~这怎么可能?”小林井原本得意的声音,顷刻间猛地提高了八个音度。连瞳孔似乎都扩大了八倍,牢牢看住了谢彤涛手中的那个螺母。

    “咝~咝~咝~”

    视频画面中,那颗螺丝似乎找到组织,又似乎辗转千百遍,终于成功找对了洞口。

    那颗螺丝再也不是之前的漫无目的乱动,而是笔直地,非常有节奏地,随着手指旋转,一圈圈朝着螺母内前进。

    五圈~十圈~二十圈~

    咝咝声,变成了非常有节奏感的沙沙声。

    大约两分钟后,螺丝全部拧入螺母内。谢彤涛将这颗连接好的螺丝与螺母丢给小林井,让他们检测一下,到底有没有拧紧?

    接过这件东西,小林井在仔细检查过程中,脸色越来越糟糕。

    完美无缺!

    螺丝与螺母牢牢镶嵌在一起,浑然一体。

    现场寂静了五秒钟,随后轰一声爆了,全体学生们站起来鼓掌。

    “??!”

    “成功了,你们看见没有,螺丝被成功拧进去了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~我就猜是教授年龄大,眼神不好使的原因。你们看,谢博士一出手,不到十秒就成功了?!?br />
    “那个小林井教授笑死哥哥了,还扯什么伟大的工业技术,要十天。大家看,巨兽重工的叶总多霸气,昨晚校长请他吃饭,他直接让蔡教授第二天去取螺丝?!?br />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校长请叶总吃饭,你们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在场啊,当时叶总看我们这十来位学生太辛苦,把我们也喊过去吃饭。结果饭桌上,蔡教授拿出那颗螺母时,叶看都不看就踹兜里,说明天搞定?!?br />
    “而且叶总还要来我们学校读研究生,所以这颗螺丝是我们学校学生做出来的,比日理工找外援厉害多了?!?br />
    “巨兽重工霸气!”

    原本安静宛若无人的直播间内,随着谢彤涛博士成功拧入螺丝后,瞬时炸了。

    两万多人,一起刷弹幕发表自己激动的心情。有鱼丸的同学,则不停刷小礼物。

    【钢铁之躯01】进去了直播间,“你们快醒一醒,那只是一颗螺丝,不是原子弹。刚刚弹幕的禁老子言,怎么现在你们一个个全在发弹幕?”

    【钢铁之躯01】已经被管理员禁言。

    “傻鸟~一万个你,一辈子也造不出那颗螺丝,好好看着我们为国争光?!?br />
    “小林井教授,您为何脸色那么差?”蔡晨宁教授眯着眼睛,似笑非笑地看住了他旁边的小林井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这不可能,没有道理,你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就造出一颗螺丝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都花了十天时间,才造出一颗螺母?!毙×志桓蔽椅薹ń邮艿淖タ?,一字一句顿道:“这、绝、对、不、可、能?!?br />
    蔡晨宁教授点点:“确实不可能造出一颗螺丝?!?br />
    小林井眼睛狂眨,接着他就看见蔡教授左手往演讲台上一拍。

    “我们确实没有造出一颗螺丝,而是造了五颗?!辈坛磕淌诨夯阂瓶笫?,露出装在塑料袋中的剩余四颗螺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林井,和身边的田中同学,嘴里像是被塞了一台坏掉的发报机,在支支吾吾乱响。

    镜头把这一切都捕捉了下来,负责摄像的那位同学拍完余下的四颗螺丝,立马就把镜头对准了日理工大学这边给了长时间特写。

    他们的脸色比丢了所有存款还难看,刚刚还洋洋自得地说,他们花了十天才造出一颗螺母,结果中云大学这边,一巴掌拍出了五颗螺丝。

    他们恨不能钻进地缝里,结果旁边的谢彤涛博士,依次拿起四颗螺丝,一颗颗朝着螺母中拧。

    日理工大学这边,一个个脸色红如染缸。

    中云大学这边,同学们重新安静下来。只有当谢彤涛将一颗螺丝拧入再拧出,更换下一颗时候,才跟着大吼报数。

    当四颗螺丝全部拧完,连宿舍的同学们都跟着站了起来,巴掌响彻不停。

    “小林井教授?!辈坛磕淌谒柿怂始绨颍骸八谆八道炊煌抢褚?,贵校远道而来,又大费苦心地送了我们这样一件礼物?!?br />
    “我们中云大学,自然也要送贵校一件礼物,来表示表示我们诚意?!?br />
    “后天~还是这个时候,还是这个地点,我们会送贵校一件礼物?!?br />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礼物?”小进井已经牙根打颤,蔡教授的胜券在握表情,让他嗅到了一种很危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一件让贵校难忘的礼物,具体是什么,还容我保密一下,提前透露,不是没有惊喜了嘛?!?br />
    观众席上的学生们,一个个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“给日理工大学一个惊喜!”

    “让日理工大学,见识见识咱们的厉害?!?br />
    “一定是我们的叶总出马,五颗螺丝一天时间就做出来了。不知道叶总那边,用了接近三天时间,才做出来的礼物,会强悍成什么样?

    “叶总威武,明天来拿螺丝,后天让日理工大学终生难忘?!?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