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业上的技术,最容易通过精度和材料方面来展示。

    不同于受传统技术思维局限的蔡晨宁教授,叶青和怪兽们合作越久,对机械工业方面越有独到的见解。

    结束通话后,叶青稍稍开动脑筋,就想出了好几种独特的展示方案。

    需要展示的只有一种,所以叶青必须挑选一种看似最简单,但也最无解的工业题目,来给日理工大学上一堂课。

    第二天,临去公司之前,叶青喊来一名精巧大师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一张简易手绘草图,放在了精巧大师面前。

    “按照上面的要求,你能制造出来么?”叶青难得用上了疑问的口气,由此可见,叶青所设计出的这个“礼物”,代表了怎样的工业高度。

    精巧大师仔细的看过后,点头道:“可以制造出来,但这需要时间?!?br />
    “两天时间?!?br />
    什么东西,需要精巧大师花费两天时间才能制造出来?

    那是一根铁尺,并且不是带了刻度的铁尺。就是一根看似平平无奇,和古代电影里,捕快腰里踹的铁尺差不多。

    甚至还要更简单一些,捕快的铁尺还有握柄,这个完完全全就是一根长条。

    在工厂中,这种类似边角料的铁尺随处可见。但是它们唯一的用途,只有被用来卖废铁回炉。

    现在叶青要制造一个这样的铁尺,当礼物送出去?

    没有错。

    日理工大学送的螺母,也同样如此。五金店和修车铺子里螺母一抓一大把,可它就能难住中云大学整整三天。

    这柄铁尺代表的意义一样,都是最最平凡的外表。但却拥有不平凡的细微之处。

    早上八点,刚刚结束的大雨,和冷风吹过的空气中,带了让人有些抗拒的寒意。叶青走进公司,发现有些女员工甚至带了件羽绒服来上班。

    “叶总好?!痹惫っ强醇肚嗦踝懦廖鹊牟椒プ呃?,立刻起身问好。

    点点头,叶青回到自己办公室。发现角落处,多了一张用花梨木打造的古色古香茶几。

    茶几上是琳琅满目,随随便便拿出一件,都能让人们,被它价格震的一惊一乍地顶级茶具。

    叶青打开茶几下方的抽屉,入眼是整齐摆放地一个个紫砂方罐,即使不打开茶罐,也能隐约闻见一股股飘渺地茶香。

    比起咖啡,品茶似乎更能体现生活品位。

    当然叶青不是太讲究的人,无论是咖啡还是品茶都不挑,或者两样一起喝也行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叶青直接打电话给云诗,让她来办公室一趟,再通知几位经理去会议室汇报一天的工作。

    工作汇报中,公司的事务一切都好。只是销售经理孔涛,汇报产品销售时告诉叶青,昨晚十二点后员工统计了机器人的两款销量,发现工业版的探索者机器人,比前一天下跌了一百多台。

    探索者机器人售价八十万,除了增加电池容量,和更有力量外,内部结构,和家庭版并无区别。

    价格主要贵在材料上,工业用途面对的是各种复杂危险情况,像剧毒、高腐蚀性、高温、高寒等等人类无法生存的环境下,就可以派遣机器人进入作业。

    恶劣的环境,自然需要强大的外壳来抵抗。

    工业版机器人的外壳,全部由金属专家用粉末冶金技术,烧结而成,光成本就要数十万。

    不比家庭版的机器人,推出后饱受怀疑。工业版机器人销量一直很稳定,并且良好的口碑不断累计。

    之前的日销售量都在五百台,非常稳定。怎么会昨日一下子跌了一百台?

    这等于销量陡然跌了百分之二十,可偏偏巨兽重工这边,却没有收到有类似于挠特7,那种严重的产品缺陷报告。

    市场饱和也不可能,工业版机器人上市拢共还不到一个月。

    “通常产品订单,都会在晚上九点之后就变得越来越少。到晚上九点我们再统计一下,如果销量还没有回升,那就说明有什么我们暂时还不了解的事情发生了?!?br />
    孔涛放下手中的销售统计表,有些担忧道:“工业机器人,与家庭型机器人其实一脉相连。如果工业机器人这边出了问题,那家庭型可能会出同样的问题?!?br />
    “等到今晚统计结果出来吧,如果继续下跌,那就要派员工去那些已经购买了工业机器人的企业,去回访调查一下情况?!币肚嗟阃啡贤滋蔚南敕?。

    两款机器人虽然销量还不到电离净化器的零头,但是他们的价格高,现在每天能为叶青带来五个亿的纯利润,叶青可不想它们出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不光钱的因素,还会影响公司口碑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办公室,云诗已经等候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可能是昨晚熬夜缘故,云诗白皙的皮肤上挂了俩黑眼圈,站在那儿等候的时候,还打了几个哈气。

    看见叶青似乎有心事子,云诗揉了揉眼,没敢主动问好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像是一夜没睡的,昨晚加班了?”叶青推开木门,邀请云诗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~没有,昨晚……我看几集夜韩剧?!痹剖乱馐侗喑隽烁隼碛?,她其实是昨晚忽然灵光一闪,想到了一个全新程序算法,然后在宿舍里,用手提电脑推敲了一夜。

    就像玩游戏一样,一旦投入进去,不知不觉天就亮了。云诗在编程上的兴趣爱好,比最强王者对待英雄联盟还要入迷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知道今天要上班?”

    叶青和蔼的表情,一下子严肃了,绷着脸:“你现在的状态,和旷工又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云诗三分紧张,七分不知所措地看着叶青。

    云诗万万没想到,自己的几个哈气,会遭受到这样的严肃批评。

    打……几个哈气,没什么吧?

    云诗在心里想到,有时候工作累了,员工们打几个哈气很正常呀,她都看到了很多次。

    “下次再发现你人在心不在,直接扣工资?!币肚嗟闪怂谎?,很有霸道总裁风范:“进来,你说的那些茶具和茶叶,采购部已经弄来了?!?br />
    云诗趁叶青进门时候,很委屈地瘪瘪嘴。

    偶像剧里那些年轻总裁,遇到这种情况,不应该都是很体贴下属,直接给批半天带薪假期去补觉么?

    亏的自己还拿他当朋友,原来也是个坏坏的资本家,只会压榨员工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