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喂~失败者,你应该履行你的诺言,给我们道歉?!?br />
    日理工大学这边,还沉浸在五色圆盘带来的视觉与技术冲击中难以自拔,对大一新生云天杰的话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云天杰又重复了一遍,当初放了话的田中学生,才满头是汗的望过来。

    之前大话都放了出去,现在道歉,不是等于自己打自己脸?

    一抬头,他发现除了日理工大学外的所有人,都虎视眈眈的看着他,眼神中,流露出你可以不道歉试一试的不良鼓励。

    如果叶青只是做出了类似的双金属烧结,田中同学还能从技术方面找一找借口。

    但是在巨大的技术差距下,田中找不出任何借口,来反驳叶青的作品。

    “对…对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田中的嗓子此时严重卡壳,一段道歉的话,跟复读机一样。日理工这边,则集体的陷入万分尴尬境地。

    中云大学这边一点也不急,田中同学拖延的越久,他们越觉得有趣。

    晚上十点,给那帮同学简要讲解一遍,这种多材料粉末冶金技术的叶青,凯旋而归。

    那个被日理工大学视为最尖端工业作品的螺母,则被叶青随手丢给了精巧大师,让他去制作螺丝。

    休息前,叶青联系了一次几家国际顶级机床公司,在华夏分公司的经理,询问他们最后一批机床的具体到货日期。

    时间确定在两天后的下午,叶青看了下怪兽工厂的制造业排行榜,距离第十名的中太钢铁集团,只有十五万的得分差距。

    “第五阶段,有会哪些地方的升级呢?”叶青忍不住期待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第四阶段怪兽工厂,已经在传统的机械领域里独孤求败。

    哪怕一台全球超精密加工领域中,精度最高的自捷太科特的自由曲面工业母机,摆在怪兽面前。

    怪兽们也能将这台母机拆了个七零八落,然后根据测量得出的数据,完美地复制出这台工业母机的所有部件。

    甚至~还可以将它的精度再提高一个等级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复制出来的工业母机,只是一个半成品。现代工业中,机械自动化只是最基础的一环。除此之外,还有非常重要的电子科技。

    就像没有配套程序支持的工业母机,就无法实现自动化加工。

    没有电子科技,就无法制造出二十一世纪,最赚钱的电子科技产品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想了想,又被叶青给按了回去。似乎电离净化器的销量,比苹果手机还好。这种纯工业产品,能达到这种成就,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随着另外五台全动组装平台的上线,现在电离净化器的日产量,可以达到惊人的四十万台。

    现在日销售量非常稳定,每天都在三十万台左右??鄣舫杀居胗赡傻乃笆?,光电离净化器一项,叶青就能获利十五亿。

    每天生产的电离净化器数量,也是三十万。毕竟里面的两个核心部件,磁发生器与感应原件的数量只能供应这么多。

    叶青要是一个普通人,把生意做成这样,哪怕十分之一,估计做梦都能笑醒。

    但是有了怪兽工厂,叶青觉得这些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钱到了一定数量,比如一个亿,和十个亿,花起来是没有太大区别的。如何利用怪兽工厂,把国外那些科技技术产业,一个个变成国产,比且做的更好,无疑比如何赚钱更有乐趣。

    想要达到这点,只靠传统的机械工业自然是不够的。

    叶青很期待第五阶段的怪兽工厂,最好能出什么电子类的黑科技,或者能源方面也行。

    一通电话,打断了叶青的猜想。

    电话是蔡晨宁教授打来的,电话一接通,蔡晨宁教授就在那边乐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叶总,日理工大学那边学生,和带队的小林井教授,跟我们申请了粉末冶金实验室的使用权,嚷嚷着今夜不睡觉,也要把您的那件产品给复制出来呢?!?br />
    “听实验室那边的老师说,日理工的学生们都用掉了足足一桶的高纯酒精,可还是烧结不出一块完整的五色圆盘?!?br />
    “没有正确配方,他们琢磨再久,也无法复制出来?!彼低?,叶青静静等待蔡晨宁教授的下文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蔡晨宁教授有些不好意思,吞吐问道:“叶总,那颗螺母的技术公关,您那边大概要几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明天就能搞定?!?br />
    得到肯定答复,蔡晨宁教授也放下来心。日理工大学的这次交流会,要进行一星期。从明天算,他们还有三天就会返回自己的国家。

    既然时间上来得急,蔡晨宁教授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只要螺丝能造出来,让他们精心准备的尖端工业技术,加工出的螺母折戟沉沙。

    那些学生与老师之间的比试,输的再多也不算难看。再说现在这边也扳回了两局,晚上叶青那一局,直接给日理工那边造成的严重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礼尚往来,中云大学这边,自然也要给日理工大学赠送一份回礼。

    造出螺丝钉,可不是回礼,这只是人家日理工大学,在礼物中出的一道题目。

    做出螺丝钉后,螺丝钉连同螺母一道,都是会摆在中云大学的展览馆内,给学生们参观。

    不能让日理工大学空手回去,也得送一个礼物,出一道题目让他们带回去。

    原先中云大学这边准备了一部,同样很考验精密加工技术的空气钟做为回礼。只是所有的计划,都被那颗措不及防的螺母给打翻。

    空气钟是一种非常玄乎,可以不依靠任何能源,就平稳运行十几年的神奇钟表。

    它根据温度变化来获得动力,温度每上升或者下降一度,机芯内发条盒的弹簧,就能积蓄足够运行大约两天的动力源。

    奥秘来源于钟内的温差膨胀室,理论上金属材料与弹簧的韧性合格,空气钟甚至可以运行一个世纪之久。

    因为价格和走时精度不高的原因,空气钟一直没有普及开来。中云大学精心制作了一台高精度的空气钟当礼物,原本以为会很有面子。

    结果日理工的一颗螺母,让原本中云大学引以为傲的精度,变成了可笑的作坊级产品。

    毕竟空气钟,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出现了,一些总裁董事长,就喜欢在办公室里摆上一台当装饰。

    日理工大学想做,完全可以做出精度比这高好几个量级的空气钟。

    可中云大学却做不出这颗螺母,最关键没有办法靠空气钟,来给对方也出一个题目。

    回礼被推翻,蔡晨宁教授想了好久,也没想出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。

    或者说拿不出,可以给对方一个类似螺母这样下马威的礼物。

    实在想不出,蔡晨宁教授只好又来请教叶青。

    “那我试着来想一想,有什么样的题目……”听到蔡晨宁教授的求助,叶青略微思考一番,答应可以帮忙试一试。(未完待续。)